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4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万延海: 中共当局会如何对待刘晓波?


2010年12月10日,在庄严的奥斯陆市政厅,诺贝尔委员会举办盛大典礼,授予中国知识分子领袖刘晓波先生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刘晓波缺席颁奖典礼,典礼留一个空椅子等待刘晓波前来奥斯陆领奖。

中共当局会如何对待刘晓波呢?我分析有下列情况:

继续把一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关押在监狱里,无疑将强化国际社会的愤怒。中共当局多年的外交努力毁之一旦,中国的大国形象严重受损,而中国的经济发展也将面临巨大挑战,因为文明社会不希望专制中国的经济能力用于侵害本国人民权利,不希望中国支持其他专制国家,比如缅甸和北朝鲜。

持续监禁刘晓波,全人类社会将同情刘晓波,也会“神化”刘晓波民主运动领袖的地位,将进一步动摇中共的执政地位。刘晓波成为一个永远不会犯错误的民主运动领袖。

中共当局会以保外就医名义让刘晓波出国吗?这样对中共效果最好,既回应国际社会压力,又削弱了刘晓波在国内民主和维权运动中的道德感召力。同时在开放社会里,作为一个直言不讳的社会批评家,刘晓波说错话和做错事的机会增加了。但刘晓波可能不会愿意,他吃不惯西餐,语言也不是很流利。

中共当局会撤销对刘晓波的判决,完全释放刘晓波吗?除非中共准备面对和接受进一步的民主浪潮,在目前的政治环境下,这种情况可能性很小。

中共当局会以保外就医名义让刘晓波回到家里吗?在当前的政治现实中,这种情况可能对各方利益都是最好的。中共体现了人道,回应了国际社会压力,而刘晓波也得以和家人团聚,可以选择自己信任的医疗服务。刘晓波可以继续写文章,但是否能够发表,和形势发展有关。

但如果仅仅因为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就予以保外就医,而置其他良心犯和其他囚犯的医疗权于不顾,法理上不好说,刘晓波先生或许也不愿意享受此“特权”。

我给中共当局建议,在当前被动局面下,出台积极的政策和措施,改善中国所有监狱或羁押场所的医疗情况,保护囚犯的医疗权利,同时积极启用保外就医的机制,提前释放一些良心犯或其他健康面临挑战的囚犯。保外就医期间,政府提供医疗和经济援助,确保在押人员的健康安全。如果刘晓波先生在此情境下回到家里,各方的妥协或许大家可以和应该接受的,也对得起诺贝尔和平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