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1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中产阶级能否成为政经变革力量?


布鲁金斯学会的中国问题学者李成

布鲁金斯学会的中国问题学者李成

近些年,不断壮大的中国中产阶级能否在这个创造经济增长奇迹,但在政治改革方面严重滞后的国家形成强有力的变革力量成为一个令人关注的话题。一些学者在中国中产阶级的现状和发展方面还存在意见分歧,但是他们相信,不论对于未来中国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型,或者政治体制的变革,这个新兴的阶级在其中会成为不可忽视的力量。

美国华盛顿智囊机构布鲁金斯学会的中国问题学者李成便相信,迅速涌现并呈爆炸性增长的中国中产阶级将会对中国的发展产生显著的影响。

李成说,尽管从相对比例看,中国还没有成为一个“中产阶级国家”,但巨大的绝对数字使得他们成为一股新兴的社会经济势力。他在该学会举行的一个有关中国中产阶级对社会经济变革影响的讨论会上对美国之音说:

“(中国的中产阶级)根据不同的定义,至少是10%,有的说是40%。我个人和中国社科院的研究是相一致的,现在(中国中产阶级所占比例)是23%,也就是说有2亿4千家庭成员成为了中产阶级。从相对数字来讲,这还是非常小;但从绝对数字来讲,已经是非常大了。他们已经在中国的沿海城市,包括中国内陆城市,成为一个举足轻重的利益集团。”

在李成看来,中产阶级的出现根本上改变了中国的社会结构,使它从过去以工人阶级、农民阶级等定义的国家成为一个他认为与其他“正常国家”一样有合理的中产阶级结构的国家。

更重要的是,他认为这个主要呈现出经济影响力的新兴阶级将在未来成为中国政治民主变革的推动力量。他说:

“这个意义在目前来看只是在经济上,但是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会扮演政治上的角色,尤其是推动中国政治的进一步的发展。在国家的治理,甚至国家的民主化方面,它会起很大的作用。”

布鲁金斯学会近期出版了一部由李成主编的题为“中国的新兴中产阶级:超越经济的转型”(China's Emerging Middle Class: Beyond Economic Transformation)。该书汇集了多个学者从各个角度探讨中国中产阶级及其影响力量的论文。

该学会的高级研究员、前世界银行首席亚太经济学家霍米·卡拉斯(Homi Kharas)也为该书撰写了文章。他在讨论会上,从全球整体角度谈论了他对中国中产阶级的看法。

卡拉斯依据绝对定义,认为日消费能力在10到100美元的人群属于有消费推动力量的中产阶级。以此界定,他认为中国中产阶级在全球消费中所占份额仍然很小。卡拉斯说:

“当今中国中产阶级其实很小。虽然中国是个大国,但从全球角度看,中国的中产阶级在全球中产阶级消费中所占份额只有4%。全球中产阶级消费总量大约有21万亿到22万亿美元。这个数字是巨大的,也是推动世界经济的力量。世界经济规模大约有60万亿美元。”

卡拉斯认为,中国中产阶级消费比例过小的原因主要在于家庭收入偏低。他说,中国家庭收入目前仅占GDP的37%,而且中国家庭将收入的相当一部分用于储蓄,而非消费。

他说,中国和其他亚洲新兴经济体一样,面临着一个临界点,但是个人收入增长太慢难以推动处于临界点之下的人群成为具有消费力量的中产阶级。卡拉斯认为中国的中产阶级目前过小,还不足以成为经济增长的推动力量。

卡拉斯将中国中产阶级与经济增长的现状形容为“鸡与蛋”的问题,就是说如果经济增长乏力,中产阶级将不会增长,反之亦然。他认为,在外部需求和出口形势的变化会对中国经济增长造成压力,进而影响到中产阶级人群的增长。

在中产阶级能否在中国的政治和民主发展中成为一个积极的推动力量问题上,学者们的看法也具有分歧。不过,中国问题学者李成认为,尽管有人认为中产阶级是中共的盟友,但他认为这个阶层的人所扮演的角色是在不断变化的,其中甚至包括党政官员。他认为,他们与当局之间的关系看起来相当的复杂,而且不断处于互动状态,不过他对于这个阶层在未来中国政治变革中扮演积极的推动作用持乐观态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