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国媒体评中国(2010年12月16日)


以下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华尔街日报*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12月15日发表该报“亚洲工商”专栏编辑约瑟夫·斯滕伯格的文章,题目是“中国自己维基揭密:网络空间犯罪的威胁或许最终导致人们期待已久的知识产权顿悟”。

文章说,“维基揭密公布出来的美国国务院去年的一份电文强调美国官方担忧中国互联网黑客行为对美国利益构成威胁。亚洲的很多私营公司也有同样的担心,今年1月谷歌公司遭到黑客攻击之后尤其如此。具有反讽意味的是,美国官方尽管有这些担心,但国务院的那份电文以及很多其他电文之所以曝光,并不是由于有人在武汉恶意地遥控电脑盗窃信息,而是一个心怀不满的美国局内人的所作所为。”

斯滕伯格的文章说,“很多公司,尤其是中国的公司由此可以得到一个有关信息安全的教训。据称是美国陆军一等兵布拉德利·曼宁泄露了这些内部文件。这一事件说明的不是黑客行为问题,而是一种盗窃问题。这种问题因互联网可以迅速传播信息而加重。一些公司对这两者之间的区别醒悟得比另一些公司要早。中国的公司在这方面适应得尤其慢,尽管一些中国公司现在开始迎头赶上。”

斯滕伯格的文章说,“从根本上来说,信息安全所面临的威胁在中国跟在世界各国没有多少差别。局内人一直是最大的问题。黑客可以捣乱,从而造成某种破坏。例如,跟维基揭密有联系的黑客团体让网上商店亚马逊以及信用卡公司Visa和万事达卡的网站瘫痪。但是,黑客假如知道要盗窃什么信息以及如何利用盗取的信息,就能造成显著的破坏。大部分局外人不会知道这样的信息。因此,局外人就只能盗窃一些可以容易识别和利用的信息,如在顾客和商家之间通过网络流通的信用卡号码。”

斯滕伯格的文章说,“中国公司有理由担心大批据说是中国政府训练的黑客。人们不完全知晓训练这些黑客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私营企业应当更担心像布拉德利·曼宁这样的雇员。这种局内人可以得到公司的信息,也可以大致知道公司信息到底是什么意思,有多大价值。”

斯滕伯格的文章说,“现在有一个问题是,中国的公司经理人员是否完全理解这种威胁。PricewaterhouseCoopers咨询公司今年早些时候进行了一次调查,要求接受调查的人指出信息泄密最可能的来源是什么。中国的公司经理人员说‘现在的和以前的雇员’的比例跟外国公司经理人员一样。但是,在中国,有62%的经理人员说‘黑客’是威胁,世界其他地方的公司经理只有31%持有这种看法。中国公司经理人员如此看重黑客威胁,跟安全专家的经验大相径庭。专家们常常发现在黑客众多的中国,数据盗窃事件中有局内人作案的成分。”

斯滕伯格的文章说,“中国经理人员的这种认识错位有可能导致预防措施出现偏差。试图加强信息安全的中国公司倾向于从网络保护这样的明显的地方开始,如要求用户在键入口令之后才能登入办公室中的无线上网网络。令人惊讶的是,这种最基本的预防措施依然被许多公司所忽视。但这种措施只能阻挡局外人,不能阻挡局内的窃贼。”

斯滕伯格的文章说,“中国对他人进行的信息战到头来也变成了打击自己的战争。中国公司多年来欣喜地盗窃了大量的知识财产,现在发现自己拥有的很多盗窃所得在引诱他人劫掠。中国协助海上巡逻打击索马里海盗,因为北京认识到货物在海洋中安全流通对其经济是至关重要的。中国的经济未来也取决对服务性经济中流通的知识货物达到类似的认识。”

斯滕伯格的文章最后说,“国外公司长久以来一直期望中国会有这种顿悟。他们以为,这种顿悟或许会表现为政府强化镇压行动,打击对西方公司的娱乐或软件之类的知识财产的盗窃行为。或许期待这种迹象出现是文不对题。最好是密切追踪中国公司为了保护自己不遭受其他公司的盗窃而在信息安全系统方面的投资。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
http://online.wsj.com/article/SB10001424052748704828104576020872317678298.html

以上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