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人民币汇率博弈空前紧张


提出针对中国货币政策议案的斯诺参议员

提出针对中国货币政策议案的斯诺参议员

美中经贸关系中最为纠缠不清的人民币汇率争议,在过去一年持续加温。时值美国国会中期大选年,这个问题自然而然地染上了更为浓厚的政治意味。另一方面,中国在汇率问题上仍未显现出退让的迹象,这或会为奥巴马政府未来是否仍会在汇率报告中将中国排除在货币操纵国之外平添变数。

美国国会中期选举虽已结束,但是看样子国会还没有打算把人民币汇率问题暂时搁置起来。

就在距离2010年结束仅有两个星期之际,参议院民主党人布朗(Sherrod Brown, D-Ohio)和共和党籍的斯诺(Olympia Snowe, R-Maine)试图在向中国就汇率问题施压上做出最后努力。

两位参议员希望说服其同僚,将他们提出的一个针对中国货币政策的议案挟带在一个与此无关的减税议案中进行表决。布朗参议员说:“解决中国对货币的操纵问题对我们的经济重回正轨至关重要。因此,参议院应当迅速采取行动。”

9月下旬,众议院通过了一项法案,旨在对低估本币汇率的国家实施特别关税。人民币被认为是那个法案针对的主要目标。

华盛顿智囊机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国际贸易专家加里•赫夫鲍尔说,在过去的一年里,人民币汇率问题已经变得更难应付,其中部分原因在于美国经济缓慢复苏过程中凸显出的失业和贸易失衡问题。赫夫鲍尔说:

“尽管贸易和GDP产出都呈现复苏迹象,但是美国的失业率却居高不下。另一方面,在2009年危机期间收窄的美国贸易逆差,在2010年的复苏过程中又再度扩大...而同时中国的仍然维持强大的贸易盈余,或许还会有些微扩大。这使得世界经济失衡再度成为关注焦点,尤其是美国与中国之间的贸易失衡。人民币与美元和其他货币之间的汇率也成为焦点问题。”

尽管美国商务部最近公布的进出口数据显示美国出口形势不错,但这对于美国削减巨大的贸易赤字而言,只能算是杯水车薪。当然,美国贸易赤字的最大贡献者还是中国。今年前10个月,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已经接近2290亿美元,比去年同期高出20%;而估计全年数字可能高达2700亿美元,超过2008年创纪录的2680亿美元。

美国希望在今年11月的首尔G20首脑会议上能够在对中国就人民币汇率问题施压方面得到其他国家,尤其是其他对中国货币政策有微辞的新兴经济体的支持。但是这次峰会未能在解决贸易和投资扭曲问题上达成一致。

峰会结束后,奥巴马总统公开批评了中国的货币政策,说中国耗巨资干预市场,使人民币币值处于被低估水平。

而此前,美国财政部曾两度在向国会递交的半年期汇率报告中拒绝给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签。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经济学家赫夫鲍尔说,奥巴马政府原本期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说服中国在货币问题上有所作为的举措看来并没有收到效果。他说:

“(它)希望通过不公布报告,或者在报告文字中将中国称之为货币操纵者,让中国在没有屈服于外国压力的情况下改变它在货币上的做法。但是这样的愿望落了空。那个希望,或者是期待,后来被证实是错误。”

中国则继续在维护其人民币汇率政策,并一直声称美国的失业问题并不是由中国的汇率问题造成的。在两位参议员提出针对人民币的挟带议案后 ,中国商务部发言人姚健回应说,美国的出口管制其实才是造成两国间贸易失衡的主要原因。

而许多人相信,中国不愿因人民币升值而摧垮沿海的加工出口部门,最终导致大量失业,影响社会稳定。

其实过去一年里,中国在汇率问题上并非全然按兵不动。在紧钉美元近两年之后,中国在今年6月中旬松动了它的汇率政策。从那时至今,人民币兑美元升值约2.4%。
经济学家黄育川博士

经济学家黄育川博士

卡内基和平基金会的经济学家、前世界银行中国局负责人黄育川(Yukon Huang)说,这个升值幅度显然低于美国人的期望值。而他说,对于中国人而言,他们也有自己的担忧。黄育川说:

“从中国的角度讲,我想他们想要强调的是灵活性比升值幅度更重要。他们这样看的原因是,全球环境相当不稳定:某一天欧元可能暴跌,而另一天日元又可能升值;美元则会升降不定。在所有其他对变化之中,他们无法清楚地判断人民币的真实价值。而当全球经济得以坚实复苏之时,我认为才是人民币大幅度升值之际。”

大西洋理事会的中国经济问题学者盖保德(Albert Keidel)认为,人民币汇率这个已经延续8年的争议性问题,已经成为一个政治问题。他说,随着中期选举结束,国会可能在这个问题上降低调门。盖保德说:

“我认为已经渡过了这个(争执阶段)。许多人都同意,改变人民币汇率其实并不能改变美国的经济,或者为美国创造就业机会。所以,这是个令许多人强烈关注的问题;两党也一致对此强烈批评。不过幸运的是还没有出现严重的保护行动。”

不过,贸易专家赫夫鲍尔说,人民币问题来年仍将会是两国战略经济对话的重要议题。他说,胡锦涛1月访问美国时在这个问题上如何表述令人关注。他认为,如果这个问题继续得以拖延,很可能导致奥巴马政府和美国国会采取相应的行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