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芝加哥流派”建筑之旅


芝加哥

芝加哥

芝加哥在美国有“建筑之都”的美称。其气势宏大的城市建筑群在美国城市中独树一帜,而这种特有的商业建筑流派也被冠名以“芝加哥建筑流派”。威利斯大厦,约翰汗考克大厦等,都是这座城市著名的地标性建筑。

美国中部名城芝加哥是一座历史与现代交汇演变的城市。这种融汇贯通在其著名的建筑风格上得到了极好的体现。世界各地的游人们在想起芝加哥的建筑时,很多都会在脑海中浮现出威利斯大厦雄伟壮观的身形。芝加哥临湖的天际线更是坦荡绵延,令人赞叹。

芝加哥“建筑之都”的美誉每年吸引世界各地大批的游客前来参观,而“芝加哥建筑基金会”组织的“芝加哥建筑之旅”每年就会接待这其中二十五万名慕名而来的游人。在享用芝加哥同样闻名的美食之余,人们还可以近距离了解芝加哥这座城市在建筑上的傲人成就。

“芝加哥建筑基金会”在芝加哥市中心专门设有免费的芝加哥城市建筑模型展,游人们可以通过这座“模型城”看到芝加哥建筑风格的全貌。这座“模型城”在芝加哥的戴利市长倡议下得以成形。他在为芝加哥申请主办奥运会时,曾经专门去中国北京考察北京为奥运会所作的准备工作。戴利市长在北京看到了一座“袖珍”北京全景展,也决定在芝加哥建一个“迷你”的城市模型。

芝加哥建筑基金会讲解员比尔·派格:“这是市中心地区比例很精确的模型。我觉得它很不错,我喜欢仔细观摩它的准确度,并联想起这座城市的宝贵之处。”

芝加哥城区浓缩在人们的眼前,一千多个高低起伏的建筑尽收眼底:在这里,你可以找到西半球最高的建筑威利斯大厦,还有千禧公园里的“豌豆”- “云之门”。

女游人:“我喜欢大城市,尤其是芝加哥这种建筑多样的大城市。新的建筑和旧的建筑相互搭配,多姿多采。”

男游人(巴西):“芝加哥很有魅力。我喜欢拍摄街景,所以我专程来到这里。如果你去千禧公园的话,你会看到古典的芝加哥和时尚的芝加哥遥相呼应,棒极了!”

芝加哥建筑基金会讲解员比尔·派格:“我热爱这座城市。每次我来到市中心的时候,都会感到很兴奋。我的目标就是把这种兴奋传达给游客们。一边把知识传授给他们,一边给他们带去这座城市的快乐。”

在十九世纪末,作为美国河流和铁路运输枢纽,芝加哥成为当时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城市之一。在1893年芝加哥世界博览会召开之际,这座已经工业化的大都市想让自己的文化也同样引人注目,大批风格前卫的建筑相继涌现。伴随这股新建筑之风的是一些科技领域的创新,电梯的发明意味着建造摩天大楼不再是人们的空想,而是触手可及的现实。

伊利诺大学教授/建筑史学家罗伯特·布鲁格曼(Robert Bruegmann):“建筑不是一个呆滞内向的东西,它是城市的身份和象征。摩天大楼组合成都市的外表,让人们对城市、对自己都有一种认同和归属感。这一点是建筑所起到的重要作用。尽管摩天大楼不是芝加哥发明的,但如此多的高楼在短时期内拔地而起,使芝加哥成为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摩天大楼都市’。当你来到市中心卢普地区的克拉克大街,或者叠尔本大街时,你会看到一些巨大的,足足有16到20层高的石砌建筑高高地腑瞰下面的街道。这种建筑风格在当时非常稀有,吸引了很多人前来观赏。”

这种独特的建筑风格逐渐被称为“芝加哥流派建筑风格”,并进而影响到世界各地很多城市的设计理念和构想。

贯穿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初,“芝加哥流派”的建筑设计师们掀起了第一次“建筑新浪潮”。他们不但继续秉承了古典的罗马风格,还开创了无装饰的钢结构摩天大楼的时代。

在芝加哥,体验“芝加哥建筑流派”的最好办法之一是参加由“芝加哥建筑基金会”组织的“芝加哥建筑船游”。 乘做游艇,在水上感受芝加哥多姿多彩、风格对比强烈的城市建筑。

游船从密歇根大道桥出发,首先进入眼帘的,是瑞格利大楼和《芝加哥论坛报》大楼。两座大楼都建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

随后的“湖点大厦”由约翰·昂里克和乔治·施波雷特设计,他们是“芝加哥流派”“第二次新浪潮”的卓越代表路德维格·密斯·凡德罗的门生。。。

这座IBM大楼是凡德罗生前的最后一个作品。

凡德罗玻璃与钢铁组合的盒装设计影响深远,几乎成为建筑界“国际风格”的代名词。

罗伯特·布鲁格曼(Robert Bruegmann):“这些建筑在当时引起了轰动。他们看起来焕然一新,里外透明,似乎抹去了一切陈旧的蛛丝马迹。随后这种建筑风格在世界各地开花结果。”

凡德罗的座右铭--“少,即是多”--也随着他设计风格的流传而广为人知。

罗伯特·布鲁格曼:“这句名言一语中的。你看那些建筑,除了钢铁就是玻璃,好象只剩下皮包骨一样。”

乘船沿芝加哥河而上,各种外形奇特,对比鲜明的建筑迎面而来,让人目不瑕接。

百年前曾经独领风潮的楼群与二十世纪的标志性建筑交相呼应。

笔直的轮廓线不时被弯曲浑圆的建筑所打断,比如这座宛如玉米棒的玛丽娜城大楼。

而这座被称为AQUA (“水”)的崭新建筑则给人一种波光粼粼的视觉冲击。

沿着芝加哥河两岸,既有不高但适合居住的建筑结构,也耸立着一些高度排世界前列的摩天大楼,比如威利斯大厦。

罗伯特·布鲁格曼:“我认为从整体的设计与建筑质量来说,芝加哥的建筑在世界上是名列前茅的。倒不是说个别的建筑如何伟大,而是说它整体给人的感觉充满了戏剧性。”

古典给人以启迪,创新给人以兴奋。新旧交融的芝加哥,以其骄人的建筑,每天向人们展示着它的心胸与灵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