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05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镇压异议人士余波未息


“天安门母亲”发 起人丁子霖

“天安门母亲”发 起人丁子霖

六四遇难着家属组织“天安门母亲”发表声明,抗议中国当局切断丁子霖夫妇与外界的联系。异议人士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前后,中国大陆的大批政治活动人士的人身自由受到不同程度的限制。

“天安们母亲”日前发表声明指出,两个多月来,六四遇难者家属组织的创始人丁子霖夫妇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一般,没有任何消息。声明表示对此感到“万分焦虑和不安,毕竟他们已是年过古稀的老人了。”

声明说,10月12号,丁子霖在无锡的家中用别人的手机告知友人,他们已向无锡市公安当局和北京国安部的代表提出抗议,抗议阻断他们与外界包括电话、手机和互联网在内的所有联络,对他们进行消息封锁。

*天安门母亲要求立即释放丁子霖*

“天安门母亲”发 起人丁子霖

“天安门母亲”发 起人丁子霖

声明透露,11号晚上丁子霖在与当局交涉的过程中非常愤慨导致情绪激动,突然晕倒,被送至医院抢救。无锡市公安局的答复是:切断通讯联络是上面的决定,他们无权恢复。

声明要求中国政府立即撤销对丁子霖夫妇的通讯管制,恢复其人身自由。声明同时敦促政府立即撤销对其他异议人士的违法管制和封锁,恢复其应享有的公民权利。

自从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两个多月时间里,多名中国民运、维权、异议人士被软禁、“被失踪”、“被关机”、“被度假”、“被断网”。

*陈子明:众多异议人士因和平奖受迫害*

北京的资深异议人士陈子明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刘晓波获奖让中国一大批人受到牵连,他本人当然不能幸免:“我这儿原来就有一个监控者。8号到现在这段时间又增加了一批人,连我的家人出门他们都要拦着,说这两天不让出。后来他们力争以后,他们出去了,而我这些天就没出门,因为我家人都出不了门,我就算了。”

陈子明说,现在他家门口每天都有一、两辆警车。他估计享受像他这种“被保护”待遇的全北京有数百人,仅他居住的这个院子里就另有2个人被监视居住。但是陈子明表示,比起丁子霖等“被失踪”的人,他们还算是幸运的。

他说:“丁老师的情况我一直关注着,像她这种情况也不止一个人,像李海啊,像不锈钢老鼠刘荻啊,他们都是音信全无。”

*余杰被软禁家中近两个月*

美国对华援助协会的傅希秋牧师在网上发布消息说,因诺贝尔和平奖而被软禁的人士都已陆续恢复自由。12月15号,与外界失去联系多日的北京异议作家余杰在推特上发出短信,表示他和他的妻子从13号起获得部分自由,可以外出,但需要警方批准,电话和网络也开始陆续接通。

目前余杰的手机仍处于关机状态,记者通过他家里的电话同他取得联系。他说警方目前还不准许他接受媒体采访,他只能概述一下被软禁的情况。他说:“从10月18号到12月13号,56天没有出过家门一步,也不能跟任何人接触。跟外界的联系被切断33天。”

*陈子明:“和谐社会”的不和谐现象

北京资深异议人士陈子明认为,一个诺贝尔和平奖就让当局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整肃异议人士,除了反映出政府的心虚之外,也暴露了所谓“和谐社会”的虚伪。

他说:“这种做法我觉得跟他所说的和谐社会的说法是截然相反的。和谐不是说把你关到一个笼子里去,和谐要像鸟儿到处能飞,那才叫和谐。如果说把人关在笼子里,动物园的动物和人类这种和谐是不值得羡慕的。”

到目前为止,中国官方对于近期限制异议人士人身自由的举措没有做出任何说明。

据人权团体提供的信息,目前除了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夫妇下落不明之外,还有一些人权和宗教人士被中国当局控制,包括王荔蕻、华泽、范亚峰等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