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万延海: 中国非友即敌的思维方式


很多国际上的人询问,为啥中共当局对刘晓波获诺奖做出如此强烈反应?进一步讲,为啥中共当局对刘晓波发起《零八宪章》要如此大动干戈,判处刘晓波11年徒刑?中共对刘晓波及相关诺奖的行动,已经严重伤害中共的国际形象。

我的理解是,中共信奉共产主义的阶级斗争学术,长期来形成“非友即敌”的思想方式,这是其政治不宽容、在遭遇威胁时做出极端反应的主要因素。

《共产党宣言》(马克思、恩格斯,1848年)宣称“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整个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的阵营,分裂为两大相互直接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共产党人的最近目的是:使无产阶级形成为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由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共产党人……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

经过30年改革开放,中国社会似乎多元化,人们享受自由的生活方式,并可以通过网络表达意见。人们似乎已经忘记中国是一个共产党统治的国家。尽管出现很多积极变化,包括签署联合国重要的人权公约,但除一党专制外,中共权力核心的一些基本特征依然在那里。

中国宣传部门如何定义正确与错误?中国安全部门如何定义朋友与敌人?似乎变化不大。中共依然进行意识形态宣传,对人民进行洗脑。中国依然动用强大的秘密警察来消灭政治上的敌人或假想的敌人。

我依然记得2006年底和2007年底两次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警察带到远郊区审讯、问话的情况。第一次,我被警告:万先生,你要做政府的朋友还是敌人?如果做敌人,我们就消灭你。第二次,我有机会和这些国保警察聊起朋友或敌人的问题。我被询问,万先生,你究竟要做政府的朋友还是敌人。我表示,不是敌人,愿意做朋友。国保警察表示,如果做朋友,就必须严格按照他们的要求办事,必须服从,不得三心二意。我于是表示,我无法按照这个要求做政府的朋友。国保警察再问,那你怎么做朋友呢?我惊讶于国保警察只提供了两个狭隘的朋友或敌人选项,表示这样的思维,很多人不仅无法做政府的朋友,而且会被当局看成敌人。这样的敌人实际上是被制造出来的。在一个开放多元的社会里,中共非白即黑、非友即敌的意识形态,中共当局面临越来越多的自己制造或想象出来的敌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