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军撤出日期逼近 美伊均面临挑战


在伊拉克驻扎一年之久的美军官兵返美后在听取简报(资料照片)

在伊拉克驻扎一年之久的美军官兵返美后在听取简报(资料照片)

美国8月份宣布结束在伊拉克的战斗使命并将在2011年年底前撤离留守部队。但在美国领军进入伊拉克后,安全问题已经困扰了这个国家将近八年,而且没有即将结束的征兆。这使得外界不禁质疑,美国将会怎么做。

伊拉克和美国一向都不太擅长遵循截止日期办事。在外界欢呼雀跃美国结束在伊拉克的战斗使命之后,随之而来的却是以伊拉克部队命令为名义的美国持续的军事行动。

即便是在2009年6月以前从伊拉克各城市撤出美军战斗部队的计划也未能得以实施。在3月份伊拉克议会选举期间,美军扼守了各城市的关键位置。

*双方未谈判后续问题*

所以,当2011年底,所有美军按计划应该全部撤离的时候,又会发生什么呢?华盛顿中东研究所的学者邓恩说:

“很多事情将取决于美国和伊拉克接下来的防务关系。这里最大的问题是,2011年年后,美国将从伊拉克撤出多少部队?”

邓恩说,在美国结束在伊拉克驻军以及训练伊拉克军人全面掌控局面的安全协议问题上,双方一直没有就后续问题举行正式的会谈。

美军中的一些人认为,套用前总统布什最喜欢说的一句话,伊拉克人已经准备好在美军撤离后站出来了。

美军驻伊拉克发言人布坎南准将表示,伊拉克部队一直维持着国家安全,特别是在近几个月。

他说:“从选举的那一天到现在政府组建时期,已经有八个多月的时间,(伊拉克部队)一直为国家提供安全,扼守他们的岗位,从来没有动摇过,尽管他们的指挥体系全靠一个临时的政府。”

*不稳定因素*

邓恩认为,这并不能说明整个情况,特别是“伊拉克之子”发挥的作用。这个组织的成员属于逊尼派少数民族。逊尼族放弃了叛乱,转而帮助美国。

他说:“其中约有一半人已经被部署到了政府的安全职位上,但还有大约4万9千人被留在那里,没有获得任何永久性的工作,这些人可能会成为未来伊拉克的基地组织招募人手时的资源。”

这里还有库尔德人的问题,他们从种族上有别于占多数的阿拉伯人。在北部,库尔德人通过许多混乱享有了相对的自主权。

但近来自决权的谈判可能会成为一枚定时炸弹,特别是把库尔德斯坦和主要是阿拉伯人居住的伊拉克南部分开的土地存在争议,而盛产石油的城市基尔库克也一直都存在争议。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问题研究学院的瑟尔威尔认为,这是伊拉克稳定最大的威胁。

他说:“我想,我们需要担心的是,确保在2011年年底前,能有一个运作中的进程可以和平解决阿拉伯人和库尔德人的问题。”

但现在还远远不能肯定伊拉克政府能够解决这个以及其他的问题,至少无法马上解决。

伊拉克自选举以来在政治上的讨价还价让无论哪个即将上台的政府都将面临大量积压的问题。很多人建议说,最理想的情况是建立一个广泛的政府,但将对手们聚在一起可能会产生问题。

邓恩说:“如果你有一个混杂的每个人都有所代表的政府,人们就不得不选出工作最有成效,能够像技术专家那样行动的人。我认为这将是很难办到的。”

*萨德尔支持者构成另一挑战*

随着美国将其在伊拉克的使命从军事转向外交,它将面临其他的挑战。

受伊朗影响的反美教士穆克塔达·萨德尔的支持者们很可能会在新政府中发挥影响。萨德尔也不喜欢现任总理马利基。

一些分析人士说,处理与萨德尔支持者的关系,尽管不是令人愉快的事情,却是外交转型以及建立一个更稳定的伊拉克的关键。瑟尔威尔说:

“我认为,我们有机会让他们变成一股比现在更加温和的力量。坦率的说,我们需要让他们断掉对伊朗的依赖。这只能通过同他们进行对话来实现,而不是和他们保持距离。”

瑟尔威尔担心,随着军事使命即将结束,美国人已经开始淡忘伊拉克。

他说:“伊拉克本质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国家。它的重要性在于它的地理位置;它的重要性在于它在世界历史中发挥的作用;它的重要性在于它所拥有的石油资源,还有它的邻国。”

但瑟尔威尔说,美国可能不会在2011年底犯下忘记伊拉克的错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