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2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欧洲在债务危机中度过艰难的一年


世界金融危机的大潮退却之后,欧洲的债务危机的风波又涌了上来。2010年对世界来说是走出衰退的一年,但是对于欧洲来说是却是大难之后再次经受债务危机考验的一年。

2010年世界大部分地区都开始走出全球经济衰退的阴影而进入复苏阶段。亚洲形势最为喜人,经济增速居全球之首。非洲、澳洲、拉美和北美的经济复苏态势也相当明显,尽管美国的长势还有些波动。

全球只有欧洲,尤其是欧元区,在这一年境况依然堪忧。金融危机的消退并没有让欧洲人感到解脱。加拿大BMO资本市场公司的高级欧洲经济师本·莱兹(Ben Reitzes)在回首发生在欧洲的这场主权债务危机的时候说,这场危机紧随金融危机,像一场传染病,逐步扩散开来。

*危机仍在恶化*

莱兹对美国之音说:“危机还在恶化。先是从希腊开始,然后是爱尔兰,现在是葡萄牙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西班牙也开始看到事情有些不妙。如果西班牙也陷入欧债危机的魔掌,那么问题就非常大了。”

希腊在2009年年底拉响了主权债务危机的警报。到今年四、五月份,危机开始恶化,希腊的主权评级下降到“垃圾级”,希腊政府向欧盟发出紧急救援呼号。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刚刚通过艰巨谈判解决了给希腊的纾困资金,爱尔兰政府就发出呼救信号,要求得到纾困资金,救助爱尔兰银行于破产危局。

正像欧洲经济专家莱兹所说,爱尔兰并不是这场危机的终点站。人们现在的关注目标已经不是希腊或者爱尔兰,而是继它们之后还会有哪些国家,或者还会有多少国家跟着陷落?

莱兹的看法是,最有可能陷落的是葡萄牙,西班牙受到的压力正在加大,明年还要筹集数量很大的资金来延续目前的债务。融资成本会上涨多少是问题的关键。再一个是比利时,它的债务负担很重,令人忧虑。意大利的债务已经接近危机水平。这些经济体规模要远大于希腊和爱尔兰,如果纷纷倒下,莱兹表示,欧盟将无力救助,后果堪忧。

*葡萄牙风险最大*

伦敦资本市场公司的欧洲经济学家珍尼弗·麦考文(Jennifer McKown)也认同葡萄牙和西班牙陷入危机的风险最大。

她对美国之音说:“是的,救助希腊和爱尔兰的行动对缓和市场恐惧似乎并没有起到预期的作用,局面也没有得到改善。风险在扩大。葡萄牙陷落的可能性最大。西班牙也有危险,如果债市情绪发生剧烈波动,西班牙政府也难以支撑下去。”

在12月21日,穆迪评级公司发出警告,由于经济增长前景不佳和借贷成本看涨,葡萄牙的信用级别在三个月内可能会下调一到两个级别。而与此同时,西班牙虽然已经完成了今年的债务发行,但借贷成本持续提高。12月的国债收益率(三月期)是1.8%,显然高于11月的1.74%。而六月期的国债收益率也从11月的2.111%提到了12月的2.597%。

*失控可能性减小?*

华府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雅格布·柯克加德(Jacob Kirkegaard)承认欧债危机的严重性,但是认为,在欧盟有关当局和相关国家政府的共同努力下,局面失控的可能性不是增加了,而是减小了。

柯克加德对美国之音说:“欧元区的债务危机是一个系统性危机。这就是说,如果问题得不到决策者的有力处置,危机就会导致一场经济灾难。这一点是没有疑问的。但是,实际上,许多问题正在得到决策者的果断应对。我的评估要比市场共识要乐观得多。”

柯克加德感到乐观的主要理由是,存在债务问题的国家都采取了大刀阔斧的措施,削减赤字,降低借贷规模。希腊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要求进行经济结构调整,爱尔兰也是这样。西班牙债务水平比较低,但也展开了改革,压缩退休金,提高退休年龄,给劳工市场送绑,并开始对一些国有企业的私有化。

柯克加德说,意大利的债务水平很高,在GDP中所占的比例达110%与希腊接近,但是它和日本相似,债务持有人是国内投资者,而不是外国投资机构。即便发生政府违约也不会引起大量资金突然撤离而导致国家经济瘫痪。所以,柯克加德认为,葡萄牙陷入危机的可能性是50对50,而西班牙、意大利等其它国家陷落的可能性很小。

*欧盟决策层的表现*

南欧国家普遍存在经济竞争力不足的问题,而这些国家的政府又没有货币政策管理权,所以,柯克加德认为,它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经济结构调整。在这方面,这位专家评价说,相关政府采取的措施已经触及到产生这场危机的根源。他对欧盟决策层的表现的评价是B减。虽然欧盟的决策还有明显的改进余地,但如果考虑它所受到的种种制约因素,欧盟迄今为止采取的应对措施可以说是“理性的”和“富有建设性的。”

虽然专家们对危机前景的评估各不相同,但大家都认为2011年上半年对这场危机将向哪个方向发展至为关键。那些面临融资压力的国家如果能够顺利达成融资任务,形势将开始好转。如果不能,危机就会迅速恶化,整个欧元区都会处于危险的境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