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0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国媒体评中国(2010年12月21日)


以下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华尔街日报*

华尔街日报12月21日发表该报“全球纵观”专栏撰稿人布雷特·斯蒂芬斯的文章,题目是“中国和下一个美国世纪:中国最高领导层想不到马克·扎克伯格。”文章说,“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时代杂志推选马克·扎克伯格为本年度封面人物,应当算是2010年令人惊讶的事情。这俩个人选得都难得的好。这两个人也透露出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些信息。”

斯蒂芬斯的文章说,“‘我们这个时代’理应是中国不可阻挡地崛起和美国不可避免地衰落的时代。可千万不要相信这种说法。历史上尽是一些政权的残骸纪录,那些政权以为可以通过压制异议、盗窃他们自己不能产生的创新来创造‘共识’。中国现在做的就是这种事情,可以说是在政治错误上又加上了历史无知。”

斯蒂芬斯的文章说,“相比之下,2010年,美国做了自由社会总是最擅长做的事情,这就是犯了大错误,意识到错误的严重性,现在在努力修正错误。这就是美国的做法。这就是政治。......在一个试错摸索前进的体制中,自我纠正机制是内在的。”

斯蒂芬斯的文章说,“这不是一种偶然的论点。在自由与专制社会的竞赛中,自由社会通常声言自己有道德的根基:自由社会尊重普通人的尊严体面,不去为了追求效率和野心而动用残酷手段。确实是这样。但是,假如尊严的说法总是产生平庸的结果,这种说法也不会长久。同理,假如残酷体制的严酷作法不能产生出色的结果,严酷作法也不会长久。国家跟人一样,伟大有伟大的难处。”

斯蒂芬斯的文章说,“严酷的体制一般不会得出伟大,而是会得出愚蠢。那些赞美或害怕中国体制的左翼和右翼人士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把北京的统治者看作是哲人王,他们的眼光是放眼几十年,我们的则是只有几天。欧文·斯泰尔泽在这一期的《每周正论报》撰文说,‘中国人是国际象棋大师,美国人则是业余棋手,看不出两步之后的棋。’”

斯蒂芬斯的文章说,“说起国际象棋。当年的苏联很擅长。不过,这是一种无用的政治比喻,因为一个棋手无法赢得自己一开始就没有的棋子。在中国最高龄领导层制定上个五年计划的时候,脸谱网及其400亿美元的市值在哪里呢?”

斯蒂芬斯的文章说,“有一种有关中国缺乏创新者的说法。按照这种说法,中国没有马克·扎克伯格,没有获得诺贝尔科学奖的人,在基础研究方面投资很少,最有创意的政治思想家刘晓波在监狱里,这一切对中国的未来无关紧要,因为中国总是可以仿制它所需要的任何技术,禁止它所不需要的技术,让别人承担研究和开发的成本。因此,俄罗斯人对中国人仿制苏-27喷气式战斗机很恼火。日本人对中国仿制其高速列车很恼火。至于电脑软、汽车、手机和所有其他知识财产,外国公司要想在中国做生意就必须透露。”

斯蒂芬斯的文章说,“但是,一个人不能靠剽窃达到优秀。一个人也不能进行成功的创新,假如他身在其中的政治气氛要求他在思想和发展方向上要跟他人保持一致。1950年代后期,中国想在钢产量方面赶上英国。结果在追求跟中国最终的发展毫无干系的愚蠢目标的过程中,大约4千万中国人丧命。”

斯蒂芬斯的文章说,“就美国而言,美国人明白,创新具有其内在的偶然性。脸谱网是这样,苹果公司是这样,谷歌公司和微软公司都是这样。这三个公司相加的市值接近7000亿美元,是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2%。”

斯蒂芬斯的文章最后说,“就中国而言又如何呢?温斯顿·丘吉尔一度描述一个德国海军上将的话在这里也适当的,这就是‘他看上去像是花瓶里的切花;看上去漂亮看,但肯定要死,假如不是不断换水,很快就死。’”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

以上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