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记者手记:中朝边境行之三


图们江公路桥,对岸为朝鲜(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图们江公路桥,对岸为朝鲜(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韩朝双方上个月在延平岛交火之后,朝鲜半岛波澜再起,紧张局势骤然升温,令比邻而居的中国深感不安。美国之音记者张楠最近走访了中朝边境,一些中国边民说,朝鲜屡遭灾害,人民生活困苦,逃到中国来的“脱北者”处境艰难。

*北韩饥民过境讨生活*

图们江对岸的朝鲜

图们江对岸的朝鲜

朝鲜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闹过饥荒,致使许多食不果腹的难民非法越境逃入中国。他们有的从中国转去韩国;有的定居下来,生活在语言和生活习惯相同的延边朝鲜族自治州;还有的为了躲避追捕,远去中国南方谋生。他们就是所谓的“脱北者”。

不过,有些人过境只是为了填饱肚子,吃完、喝完,擦擦嘴又潜回朝鲜。

鸭绿江河宽水急,冬天不封冻,偷渡有难度。图们江,河面窄多了,也比较浅,封冻后从冰面上过境并非难事。在陆地接壤的地方,偷渡那就更加容易了。

一位延边人士告诉记者,前些年,他在长白县工作时,成群的朝鲜饥民偷越国境线进入中国,白天躲在长白山里,晚上进村活动,要吃的、偷东西,甚至打家劫舍。每天都有五、六车难民被中国武警抓住遣送回去。

*朝鲜族同胞伸出援手*

朝鲜村庄

朝鲜村庄

住在边界附近的村民,不少人家都有朝鲜人晚上敲门要饭吃的经历。在一个边民家里,主人跟记者攀谈起来。

记者:“冬季结冰能走过来吗?”
边民:“现在不行,解放军出勤。他们以前晚间过来敲门要饭,不认识的也来。”
记者:“你们给吗?”
边民:“给,怎么也是一个民族。”
记者:“都是饿的?”
边民:“对,穿的也没有。男的也来、女的也来、老人也来、小孩子也来。今年冬天也是怕呀。”

这位大嫂的担心不无道理。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联合国报告指出,朝鲜今年粮食短缺近87万吨,20%的人吃不饱肚子。此外,韩联社说,朝鲜炮击延坪岛后,朝鲜民间对战争的担忧高涨,导致物价上涨,朝币贬值。

*中国边民逐渐不堪重负*

大嫂的小院收拾得干净利索,新盖的房子宽敞明亮,刚刚烧过的地铺散发着热气,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进屋里,暖暖的,使人感到温馨、舒适。虽说这些年中国边民的生活都有改善,但是偷渡者的到来还是给他们造成不小负担。

边民:“他们都要东西、要钱。他们活得累嘛!俺们中国人也是现在活得不容易呀!”
记者:“你那边有亲戚吗?”
边民:“有。”
记者:“能过去看吗?”
边民:“去过了。他们也是生活穷。带大米也好,副食品也都拿去,挺多呀。”

*“脱北者”回北韩凶多吉少*

“脱北者”最担心的就是被发现后送回北韩。一名商人告诉记者,四年前,他亲眼看见一个在中国已经结婚而且孩子都已9岁的朝鲜妇女,被警方抓住后,哭天呛地,不愿回去,在边防被朝方人员用铁丝穿透鼻子拉着走。

一位边民说,被抓以后,凶多吉少:“抓走的话,他们不行,活不了。他们随便过来,这里边防抓回去。他们说,回去的话,他们活不了,就是死嘛。”

*北韩特工悍然入境抓人*

在鸭绿江大桥附近的一家酒店,有位工作人员说,她曾看见一名朝鲜男子,被北韩特工抓走。

她说:“在中国这边儿有好多特工,中国话说得特别好。我们离这个(鸭绿江大)桥特别近嘛。有一次,有一个人从我这儿跳下来了,然后往里边跑。结果有几个人进来了问,‘有没有一个男的进来呀?’我说,‘没人进来。’(他们)就上里面洗衣场,一共四个人,进那里面翻,真找到了,押出去。后来我们一看,车在桥头,往回押送的。结果这个人知道回去也是死,可能往下跳,觉得还能有一线生机呗。”

*边城民众同情北韩难民*

延边大学教授金强一

延边大学教授金强一

朝鲜难民的处境引起中国民众的同情。一位女士表示,即便知道有逃到中国的朝鲜人,也不会告发。

女士:“诺大一个中国,哪能容不下那一个人呢?一条命呢,是不是?”
记者:“那现在还有跑过来的吗?”
女士:“也有过来的,但是每一年都往回抓,回去就没好。以前,男的拿铁丝拴锁骨,女的穿手掌,牵过去。我的一个朋友专门抓这种走私、偷渡之类的。两个国家都有这种像是条例、还是一种法律似的。后来,他也不送了,不往回送了。”

*中国估计尚有数万“脱北者”*

这几年,由于边防管得严,也由于朝鲜经济较前略有好转,偷渡客减少了。高峰期是在1996年到2002年之间,有报道说,那会儿,藏匿在中国的“脱北者”达30万之众,延吉街头常能看到流浪的朝鲜孩子。现在,至少街面上已经很难找到“那边来的人”了。

延边大学教授金强一说:“这20多万人都跑哪儿去了呢?好象都在中国似的。不对。他们有很多人过来是因为饿,到这儿来弄点东西吃,然后能挣钱就挣一点,拿回家去,你得养活这家里的人。所以当时有很多人回去了。”

金强一估计,目前在中国边境地区的“脱北者”有两三万左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