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44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美官员称恐怖威胁性质发生改变


一名乘客在波士顿机场接受安全检查(资料照片)

一名乘客在波士顿机场接受安全检查(资料照片)

美国反恐官员宣称,美国在减少可能成功的恐怖袭击活动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但他们同时指出,自2001年来,恐怖威胁的性质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一些分析人士指出,自2001年纽约世贸中心和华盛顿的五角大楼遭到恐怖袭击以来,美国没有再遭受重大的恐怖袭击,实属幸运。

2009年圣诞节当日,尼日利亚男子奥马尔·法洛克·阿卜杜勒穆塔拉把炸弹藏在贴身内裤中,试图炸毁一架从阿姆斯特丹飞往底特律的飞机,但是炸弹没有被引爆。同样,6月21号,一枚藏在纽约时报广场一辆汽车上的炸弹也没能被引爆。10月,两架货机上藏在墨盒里的炸弹也被及时发现了。

美国国家反恐中心负责人迈克·里特在最近一次讲话中直言,大量的反恐措施确实削弱了恐怖威胁,但是恐怖威胁并没有消失。

他说:“虽然我们仍然面临挑战,但是我们取得了重大进展。在我看来,其结果是,那种最严重最复杂的袭击的危险和2001年相比有显著下降。但是我还是要强调,恐怖威胁仍然存在。”

里特指出,必须承认,在某个时候,一些恐怖分子会有机会发动成功的袭击。他说:“国家反恐中心和我本人都全力以赴,努力防止恐怖袭击事件的发生。但是我们必须坦诚地说,一些恐怖分子仍然有机会得逞。现在的恐怖威胁比以前更错综复杂,更多样化,规模也较小,而且包括了美国本土一些走向极端的个人,在这种情况下,要成功阻止所有的恐怖袭击变得越来越困难了。”

官方和分析人士都指出,现在出现了一些新的、更加分散的基地组织分支,它们的行动较少接受基地组织领导人的直接控制,另外,在美国本土滋生出来的极端份子虽然不多,但人数不断增加,他们比国外的极端份子更难被发现。

人们仍然相信,基地组织领导人隐藏在巴基斯坦地形复杂的部落地区。国家反恐中心负责人里特指出,一些新出现的恐怖组织接受基地组织的信念,但并不听命于基地组织。

里特说:“这些组织不再只是简单依靠他们和在巴基斯坦的基地组织高层领导的联系,事实上,它们更多是自主、独立的运动和组织。当然,目前它们和基地组织高层领导依然息息相关,我不想淡化这一点,但是在很多方面,特别是阿拉伯半岛上的基地组织,他们具有更多的独立性。”

反恐官员表示,作为基地组织在阿拉伯半岛的大本营,也门越来越成为一个恐怖主义热点地区,也越来越引起情报官员的注意。

前中央情报局副局长约翰·麦克拉夫林指出,随着机场和移民机构的控制越来越严格,基地组织和其它类似组织试图把美国公民或者美国居民变成极端份子,这些人活动起来可能比较容易一些。

他说:“他们研究了我们的薄弱环节,他们也深知自己的薄弱之处,他们知道,如果他们旅行或者相互联络,就会被我们抓到。因此,把炸弹藏在货机上,他们既不用旅行,也不用相互联络。而且他们知道,如果持某国护照去飞机,他们会暴露,所以我们越来越多地看到他们招募美国公民。”

不过麦克拉夫林也认为,恐怖主义威胁在某种程度上失去了其宗教性。他说:“我不认为现今许多参与恐怖活动的人像我们可能想像得那样,是被其深厚的宗教信仰所驱动。我觉得他们中不少人不管住在哪里,总觉得自己和周围环境格格不入,所以属于一个看上去有一个奋斗目标的组织对他们很有吸引力。因此,这些人就加入了某个恐怖组织,而这个组织会通过录像等新颖和难以抗拒的方式向他们详尽地阐述自己的使命。”

里特和麦克拉夫林一致认为,在发现及挫败潜在的恐怖袭击方面,联邦调查局做得比以前出色。但是他们指出,联邦调查局在收集美国公民的数据信息方面,必须小心谨慎,以免侵犯公民自由权,或者触动美国穆斯林的敏感神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