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6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何清涟: 从APO产业链看中国如何改变世界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最近看到一则消息――“350家中国企业赴美借壳上市已损百亿市值”,不由得就想起2001年8月《远东经济评论》(Far Eastern Economic Review)一则题为“骗子共和国”的报道,这篇文章讲述“中华人民共和国”(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如何沦落为“骗子共和国”(People’s Republic of Cheats)。不过,“骗子”一文的作者当年执笔为文时,这条中国企业赴美进行APO产业链还未形成。相信他看到这条产业链的有关消息后,一定会找不到更高级的词汇形容他的感受。

最近的这条消息说,12月21日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大华建设(CAEI,即联游网络,上海联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将以1:4的比例实施反向拆股,以避免被摘牌的危险。然后从大华的遭遇切入,剖析APO(Alternative public offering,融资性反向收购)。

所谓APO,是中国公司利用美国股市一些规则所操作的“圈钱游戏”。美国纳斯达克股市规定,如果某公司的股票无法连续在10个交易日内高于一美元,将被退市。中国方面正是利用了这一规则,在美国反向收购一些这样的公司,通过“借壳上市”在美国融资。大多数通过反向收购上市的股票市值都在5亿美元以下,几乎覆盖农业、食品、工程与化工等各行各业。

据美国《巴伦周刊》今年2010年9月报道的数据,近年来已有350多家中国企业利用这种方式在美上市。不过,上市后股票大都表现惨淡,如今,这类股票的总市值已从最高峰时的500亿美元缩水至200亿美元,跌了有六成之多。

在股票表现惨淡的背后,隐藏着“账目疑云”和“治理状况”的灰色地带。据知情人士透露,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执法部和公司财务部已展开大范围调查,要摸清美国会计师、律师和投资银行家组成的网络是如何帮助很多中国公司到美国实现APO的。美国众议院金融机构委员会(House Committee on Financial Services Committee)可能会在2011年举行有关中国公司会计问题的听证会。人们猜测,美国监管机构也许会在不久之后关闭这条通道。

美国在这方面的反应可谓迟钝,直到此刻才重视这类APO。其实,这个行业的形成可追溯至2004年。当时美国证券市场猛炒“中国概念股”,中国国企与民企当中一些早起的鸟儿在美国证券市场轻易觅到充足食粮之后,引来一大批中国企业孜孜不倦地在美国谋求上市。2005年,70多家企业在美国上市还不到一年,90%以上变成了垃圾股――在美国,股价在3美元以下者被视为垃圾股,而这些中国企业的股价在一美元以下的竟达50余家,常常出现连续几天没有交易的惨淡景象。不过,这一惨淡状况并未影响这一产业链在中国的形成,据披露,在中国,有一批幕后推手四处寻觅适合反向并购的中国企业,在美国也有与之配合的会计师、律师与投资银行。经过若干年的实战演练,中国企业赴美进行APO至今已形成一条相当成熟的产业链。

中国概念股在美国的经历无论对美国还是中国企业都应该是个教训。从华晨金杯汽车1992年10月9日通过借道在纽约证交所上市以来,中国概念股就成了美国纳斯达克股市大起大落的一景。2000年3月3日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的UT斯达康,上市之初筹资2亿美元,不到一个月其股价大幅飙升到91.88美元,创造了中国概念股股价神话。2004年3月该企业甚至入选《财富》1000强企业,到了2006年春天却面临摘牌危机。UT斯达康的命运是中国概念股的缩影,这些股票的特点是科技领先,大起大落。数百亿美元市值损失的苦果由这些中国企业和美国投资者来共同承担。最滑稽的是,中国企业以为自己是在以美国方式进行融资,美国投资者则以为自己买到了能够分享中国经济繁荣的投资品种。

在APO产业链里起关键作用的幕后推动者,无论从其受教育程度还是专业水准来看,在其骗术未被拆穿之前,都是被社会目为成功人士的业界精英。这类人的游说也曾打动过中国政府。在全盛时期,中国政府曾试图推出建设银行与工商银行到美国上市。只是美国对此有足够的戒心,布什总统亲自指派中国深恶痛绝的《考克斯报告》的牵头人参议员考克斯(Christopher Cox)担任美国证监会主席,按规则严格审查,最后使建行与工行在美国上市的事情泡汤,只好转到香港上市。顺便说一声,这份《考克斯报告》被中国官方认为是“大肆污蔑我国从美国‘窃取’或‘非法获得’其导弹、核武器机密和尖端科学技术”,布什请考克斯去美国证监会把门,其用意不言自明。

记得中国加入WTO之初,一些深感中国缺乏商业诚信的人士从中看到了希望。他们认为,中国加入WTO之后,会在国际社会主要是一些强势的跨国公司压力之下,被迫遵守国际市场的游戏规则,有助于提升中国的商业道德。但从这条APO产业链的形成与运作看来,是一些深通洋务的中国精英在利用美国市场游戏规则中的缝隙两头行骗。国际游戏规则并未能约束这些人的不轨行为。

美国现在终于关注大量中国公司在美国的APO,这让人想起美国总统林肯的一句名言:一个人可能欺骗所有人于一时,也可以一直欺骗某部份人,但不可能在所有的时候欺骗所有的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