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达赖喇嘛求退流亡藏人民主面临关键时刻


僧人在达兰萨拉为达赖喇嘛出行平安祷告

僧人在达兰萨拉为达赖喇嘛出行平安祷告

印度当局上个星期扣留了超过20名抗议中国总理温家宝访印的西藏独立支持者。中国不满印度收容流亡藏人。

西藏音乐人向被关押在中国的政治犯致敬...人们在举办纪念达赖喇嘛全球影响力的照片展览...藏传佛教的信众诵经保佑他们的精神领袖出行安全---这些活动可能给中国控制下的六百万藏人惹来严酷的惩罚。但是在印度的达兰萨拉,这都是日常活动。

达赖喇嘛在1959年逃离中国后,在喜马拉雅山的这个宁静角落生活了51年。印度收留了达赖喇嘛,不但培养出全球最大名人之一,还培养出了一个政治进程。

被追随者称为“尊者”的达赖喇嘛渐渐脱手政治权力,把它转向一个民主管理架构。这个流亡政府的任务是关怀超过13万流亡藏人,努力让他们回归故土。

*流亡政府官员:达赖喇嘛不能退*

明年3月,藏人的第二位民选的流亡政府首席嘎伦(总理)将会就任。

不过,届时流亡议会的会议厅令外界瞩目可能另有原因:76岁的达赖喇嘛已经放话说,他将正式请求议会成员同意他退去身兼的政治任务。

包括现任首席嘎伦桑东仁波切在内的西藏流亡官员,对此都感到焦虑。桑东仁波切说:“我们现在专注在一点上,那就是说是如何说服达赖喇嘛尊者不要退出。”

没有任何藏人像达赖喇嘛一样拥有这么大的国际声望。桑东仁波切说,在对藏人的影响力方面,也没有任何人比得上达赖喇嘛。

桑东仁波切说:“达赖喇嘛尊者是团结所有藏人的力量。作为光明火炬,作为领袖,他一定要在这里。否则,仅靠当选者本人,是承担不了如此重任的。这点我是知道的。”

很多人怀疑,达赖喇嘛有心退休并不是想休息,而是想促使流亡藏人的民主制更能自立。他总是说,他希望让路,让民主选举的官员来处理西藏事务。

西藏青年大会的丹增却吉

西藏青年大会的丹增却吉

达赖喇嘛说:“一个宗教领袖自动成为政治领袖...如今这过时了,也不可能了。随着每5年选举一位新领袖的制度变得越来越坚实,不管有没有达赖喇嘛,我们都将有一个稳定、可靠并持久的流亡西藏政治管理体系。”

*达赖喇嘛若告退激进藏独声音或加大*

藏人社区更民主,争吵可能也会更多。这可能为某些人挑战达赖喇嘛的愿景铺路。达赖喇嘛主张西藏在中国统治下实行民主和自治。

西藏青年大会的丹增却吉就说,藏人的要求不应当仅仅是自治。她说:“西藏独立是问题的最终解决方案。我们不能坐等中国来跟我们谈判。停止使用软实力---我们需要比这更积极主动一些。”

藏人的挫折懊恼在2008年凸显出来。当时,中国控制下的西藏各地爆发了抗议。达赖喇嘛的作用如果减弱,会对这种情绪造成什么后果,目前还不清楚。

西藏流亡议会副议长嘉日卓玛说:“我们需要他。”

西藏流亡议会副议长嘉日卓玛

西藏流亡议会副议长嘉日卓玛

嘉日卓玛说,如果达赖喇嘛坚持退出政治,这将加重下一届首席噶伦的负担。她说:“这样一位领袖不仅要善于治理,还要善于把西藏境内外人民的力量团结在一起,并带领他们向前迈进。”

如果达赖喇嘛去世,西藏流亡政府需要勉力维持1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按照藏人传统,他们需要寻找一位转世灵童,然后从小加以培养。这使流亡政府有更大的动力要学会自立的本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