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2010:中国经济转型关键的一年


2010年看上去是中国经济转型,也即经济增长模式从出口驱动转向以内需带动的关键一年,至少在经济政策上是这样的。从年初到年终,中国高层领导在不同场合发表讲话,表达了要“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决心。 一年过去了,分析人士对中国在经济结构性改革方面是否取得进展有不同的看法。

2010年初,包括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总理温家宝在内的高层官员相继发表关于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重要讲话。 中国官方的新华社当时发表文章说,高层领导人“多次使用‘加快’字眼,凸显中国经济领域的一场深刻变革正加速到来。”

5月31号,中国国务院公布了《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意见》,对鼓励支持民营经济发展作出了更强的表述;6月1号,中国副总理李克强在官方《求是》杂志上撰文《关于调整经济结构促进持续发展的几个问题》,强调中国“已进入只有调整经济结构才能促进持续发展的关键时期”。

10月,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召开,宣布决定中国未来五年经济发展的“十二五”计划,“加快经济方式转变”成为主基调。

除了政策决心之外,中国领导层似乎也在采取实质步骤增加中国居民的收入,以促进消费。 6月,在劳动力市场发生一系列要求增长工资的事件后, 中国政府主动提出了推进工资集体协商制度,各地政府也纷纷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目前,中国的工资水平每年以8%到10%的水平增长。

尽管如此, 有分析人士指出,尽管中国领导人表现了紧迫感和危机感,中国在经济结构性改革方面,也就是实现消费、投资和出口的再平衡发展方面,几乎没有取得进展。

美国传统基金会的中国经济学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 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国务院第一次提出投资增加、消费需要更快增加是在2004年。这是六年前的事,六年来我们一直听到同样的话,但是我们每年看到的是,投资增长要快于消费增长,因此,我不再相信他们所说的话。”

他说,中国如果真的想要实现经济增长模式的改变,达到经济增长的再平衡,必须降低投资在GDP中的比重,并愿意在一段时间内牺牲GDP的增长。他还说,只要中国政府确定明年9%的经济增长目标,就无法依赖消费对GDP的贡献,只能增加投资的比重。中国2010年的经济增长率达到10%。

中国私人消费目前在GDP中比重大约为35%,而私人消费在美国经济中的比重是70%左右。

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的中国经济学家盖保德(Albert Keidel)表达了不同的观点。他认为,现阶段,不能把投资过重看作是中国经济不平衡的迹象。

他说:“那些一直抱怨中国投资在GDP中的比例过重的人没有看到这点,过重的投资实际上是增加消费的最迅速途径。他们过多强调再平衡消费在GDP中的份额,但是却没有看到中国家庭消费的实际增长率。如果现在就降低投资在GDP中的份额,可能会在短期内提升消费的比重,但是5年后,你会发现消费的比重比想象的要低。”

盖保德认为,2010年,中国在转型方面有不错的表现。从消费继续增长到城镇化发展,到促进中小企业增长和促进进口到“十二五”规划的重心,中国从政策到行动都有了相当的改变。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黄育川(Yukon Huang)认为,中国目前的确处于经济转型的转折点,而且,中国在很多方面已经做好了让经济更均衡增长的准备。 他认为,地域和空间因素对中国实现经济转型非常关键。

他说:“地域和空间是解决这些不平衡的关键因素。只要(经济)活动还是完全集中在沿海地带,中国就仍然会存在我所说的‘过度投资’和‘过份依赖出口’的情况,但是,现在我们看到日渐壮大的中产阶级,同时国内的交通网络也得以改善,因此经济活动中心也更具备了向内地转移的条件。”

他说, 中国近年来在中部和内陆地区的基础设施投入大量资金,实际上也是促进经济发展再平衡的措施,因为这有助于经济活动向内陆转移。他说,随着经济活动向内陆转移,服务业将会得到强化,重点也会从以外向市场为主向服务国内市场转移。这样中国的贸易失衡问题也会得以解决。

他还提到,鉴于中国正在进入老龄化社会,以及农村剩余劳力已经不再处于10年前的水平,中国实际上不需要10%的增长率,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也具备了让经济更平衡增长的条件。

根据2010年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国明年将继续以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