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调查发现美国民意分裂局面加剧


2010年新当选的国会众议员合影 共和党重掌众议院

2010年新当选的国会众议员合影 共和党重掌众议院

最新民调显示,美国主流民意以党派为界线两极分化的现象日趋严重,而且民众似乎对民主、共和两党都缺乏信任。分析人士认为,经济复苏乏力和失业率长期居高不下是一个重要原因。

*民调显示选民并不青睐共和党*

共和党在11月的国会中期选举中大获全胜,不仅重新夺回众议院,在参议院也增加了六个席位。然而,共和党的大胜却并不像以往那样意味着民意的转变,相反却体现了民意的分裂。

华盛顿邮报与美国广播公司最近联合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在解决美国面临的重大问题上,仅有38%的受访者认为共和党人能够胜任,选择奥巴马总统的则高达43%。这与前两次国会在中期选举经历政党轮替后进行的类似民调结果有着显著的差别。

四年前,当民主党一举拿下国会两院时,民众对民主党的信任度要远远高于对小布什总统的信任度。同样,在1994年共和党赢得国会中期选举的那一年,民众对共和党的信任度也大幅领先于对克林顿总统的信任度。

*选民对两党信任度都不高*

除此之外,这份民调还发现,众议院控制权的易手并没有改善人们对未来的悲观情绪,仍然有三分之二的人认为,美国正在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

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民调专家卡尔琳.鲍曼(Karlyn Bowman)对最近一系列民调分析后解释说,这种情况反应出民众对两党的不信任。她说:“我们在报告中提到,美国人对华盛顿(联邦政府)的批评程度比以往相当长一段时间都要严厉,总体来说非常消极。”

鲍曼认为,经济低迷、就业情况长期难有起色是人们对联邦政府缺乏信心的主要原因。她说:“部分原因是我们正处于非常严重而且是非常痛苦的经济衰退中。不过或许更重要的原因是,人们认为政府缺乏效率、浪费资源。尽管人们的确认为政府能够有助于解决一些问题,但政府却没有及时采取行动。”

企业研究所对近期一系列民调分析后发现,20%的美国人对政府感到愤怒(Angry),是10年前的两倍。还有45%的受访者认为政府对他们的个人自由是一种威胁。

*民众内心矛盾*

不过,尽管人们对政府的敌意加深,但在政府应扮演何种角色以及政府在应对各种重大问题时应采取何种策略方面,美国人却无法达成一致。企业研究所的鲍曼以如何削减赤字为例说明了这个问题。她说:“一方面,美国人希望政府做很多事情。他们认为,我们是一个富裕国家,我们期待政府多做一些。但另一方面,他们又觉得大政府是问题的根源,大政府有侵犯的本性。人们不希望政府对一些受人欢迎的政府项目进行削减,但他们又说我们不得不削减一些政府项目。所以,人们对政府怀着一种非常矛盾的心理。”

俄亥俄州立大学政治学教授保罗.贝克(Paul Beck)认为,这种矛盾心情反应了美国政坛民主和共和两党在政策立场上更加趋于两极化、更加富有党派色彩。他说:“两党现在的分歧越来越大,两极分化的程度相当深,或许在精英阶层更加严重。这体现在国会政治中,甚至延伸到州和地方等各个层面,而且愈演愈烈。现在,民主党和共和党在意识形态上差异非常大,对政治议程上大多数议题都难以达成一致。”

*党派争斗或伤及美国国家利益*

贝克表示,带有强烈党派色彩的争斗可能会导致民主、共和两党在许多重大议题上陷入更多的僵局,使政府变得更加低效,进而从长远来看损害美国的国家利益。“我担心带有党派色彩的两极分化程度如此之深,如此难以调和,以至于两党难以找到一个共同点。”他说,“我认为,要想解决我们所面临的众多问题,首先需要一个共同点,比如经济刺激、减税、甚至是通过预算。所有这些都需要两党合作或妥协才能拿出解决方案。但在我看来,两党都没有做出妥协姿态。”

在本届国会即将于2011年1月3日结束之际,两党似乎都显示出一些合作意愿,在2010年的最后一个月接连通过了延长布什政府时期减税法案、废除了限制同性恋者参军的“不问不说”法,还批准了与俄罗斯达成的削减战略核武器条约。但分析人士指出,新一届国会召开时,两党将在削减预算赤字、移民改革和气候变化等关键领域产生严重分歧。而真正能够使两党展开合作的除扩大贸易以外几乎没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