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5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南非媒体持续遭受威胁和恐吓


南非媒体持续遭受威胁和恐吓。图为南非街头的报纸

南非媒体持续遭受威胁和恐吓。图为南非街头的报纸

南非最大报纸《星期日时报》这星期披露,报社两名调查报导记者遭到了明显是来自安全部队的骚扰和威胁。根据《星期日时报》的副总编,其中一名记者阿弗里卡从车上被拖了出来并受到威胁。许多记者及其他人都说,南非政府的最高层和执政党非洲人国民大会对媒体与日俱增的敌意已经形成了一种模式。

南非《星期日时报》说,调查报导记者阿弗里卡和霍夫斯塔特从去年就遭电话监听和人身监视,但在去年12月演变成明目张胆的恐吓。

副总编门切斯对美国之音说,这两名记者之前揭露比勒陀利亚和夸祖鲁-纳塔尔省的警察总部涉嫌非法出租办公室。

他说:“从我们第一次揭露警方租约后,阿弗里卡就遇到了麻烦。那次,一群穿着警察制服的人乘坐着有警车标志的车,将他拦下并将他从车里拖了出来,拿枪指着他的头,直到他们发现他车里载有一名乘客后才逃离现场。今年四月,他又遭遇了一次类似事故,两辆车企图迫使他开离路面,然后我们才明了已经形成了一种恐吓和威胁他安全的模式。”

根据南非宪法设置的监督政府的“公护人”调查发现全国警察主管确实不当处理办公室租约。公护人还批评公共工程部长虽然收到法律建议不要这样做,却仍签订租约。

门切斯说,他们在安全部门的消息来源确认两名记者受到监听和监视。他说,这使得处理起来更困难。

他说:“所以我们遇到了难题,坦白说我们的律师也很为难。如果国家安全部门参与作坏事,你向谁求助?律师的建议还有我们最初的想法基本上都是要去寻求政治干预,这是唯一的阻止办法。所以南非全国编辑论坛试图和部长举行一场会议。”

*现任政府与执政党公开反对媒体*

许多记者说,在总统祖马的领导下,南非政府和执政党非洲人国民大会对媒体的敌意越来越高涨而公开。
就在五月地方政府选举前,祖马和其他非洲人国民大会的官员称,媒体才是非洲人国民大会的唯一反对党。

去年,非洲人国民大会宣布了一个被称为媒体上诉法庭的计划,用来取代媒体现行的自律机制。政府还向议会提交一项加紧保护政府咨询的新法。

这项法案被称为资讯保护法,将赋与甚至是低阶政府官员重大权力,使他们可以拒绝提供资料信息。这项法律同时也对揭密者和记者实施严厉的惩罚。

然而,由于一些公民社会组织不断抗议,以及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图图等知名人士的请愿,政府最近撤回了法案,重新草拟。

*公民团体积极行动改善新闻自由*

《星期日时报》编辑门切斯和其他观察人士说,不像在种族隔离政策期间,今天的媒体和南非人民并不缺少人力物力。

南非金山大学的新闻学和媒体研究教授哈伯对美国之音说,宪法保障言论自由和新闻记者的自由。

他说:“我们有法院和宪法的保护。我们一定会使用这个保护。这不像我们1996年宪法之前的那样,那时是全面的反对媒体。这些是令人担忧的发展,但很清楚的是现在不同于种族隔离时期,这样的行动是非法的,我们能对预防非法行动再度发生采取行动。”

南非人对影响他们日常生活的议题直言不讳,在政治上也积极参与其中。哈伯说,这种行动主义应该用来保护这个国家的自由媒体。

他说:“最近几个月对媒体的抨击,当局试图要立法限制媒体,这明白显示了,市民和公民社会必须动员起来,保护新闻自由和媒体自由。我想很清楚,至少有一些政府部门想看到媒体受到更多控制,我想我们必须动员公民社会来对抗。”

南非警方和政府都没有对《星期日时报》两名记者遭恐吓的报导发表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