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5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国媒体评中国(2010年6月28日)


以下是一篇美国政府的政策声明。美国之音并不代表美国政府发言。

以下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华尔街日报*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6月28日发表JFP控股公司经理合伙人、中国汽车零件制造厂Asimco Technologies创建人杰克·帕考斯基的文章,题目是“应对中国工资上升:作为最后的手段,中国雇员愿意走上街头以争取更多地分享他们所创造的财富”。文章说,“在中国经商的规则正在发生变化。直到最近,中国政府和公司依赖劳工任劳任怨。但如今公司经理人员必须应对增长工资、改善工作条件的强烈要求。这一切增加了额外一层困难,但这并非意味着中国作为制造业的基地吸引力已经降低。”

帕考斯基的文章说,“最近中国一些汽车零件厂发生的罢工潮令人震惊,是因为中国工人逆来顺受太久了。国有企业从1990年代开始进行改革,雇员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他们突然发现自己在即将退休的时候失去了工作。但是,示威大都局限于发生拖欠工资或裁员补偿金的工厂,很少扩散到能够提供稳定工资的地方公司和外资公司。”

帕考斯基的文章说,“中国的经济发展也同样基本上是劳动者愿意背井离乡到沿海城市的一些大工厂打工促成的。这些流动劳工大军把父母和家庭撇在农村,为中国庞大的出口产业提供了必要的劳动力。”

帕考斯基的文章说,“中国经济获得成功的一个结果是,各个企业对熟练工人的竞争加剧,导致工资水平稳步提升。很多企业销售和利润增加,也愿意跟雇员分享至少部分财富以便吸引所需要的人力资源。直到最近,中国的工资基本上是由企业和雇员个别确定的。但如今,中国工人作为一个集体已经得出结论,认为他们应当分享他们所协助创造的财富的更大一些份额。”

帕考斯基的文章说,“为什么情况现在出现了变化呢?收入差距越来越大,新的劳动法生效,地方仲裁委员会和法院无力解决劳工提出的大批投诉抱怨,这一切为劳工动荡创造了条件。与此同时,互联网成为一种强有力的工具,让罢工工人可以迅速相互通报他们的谈判结果。假如没有制约,这种局面可能引发全国各地的罢工。”

帕考斯基的文章说,“随着罢工此伏彼起,中国正在进入一个新时期。在这个新时期,应对日益骚动不安、而且日益愿意提出要求的劳工将成为中国地方和外资企业获得成功的一个关键因素。雇主应当明白这一点,抢在事情的前头,增加跟雇员的沟通,回答解决他们提出的抱怨。地方政府也同样需要加紧努力,帮助解决可能出现的纠纷。发生罢工不一定就意味着大势已去。企业和政府对中国的人力资源进行有效管理,就可以打破我们今年所看到的成本昂贵的生产中断风潮。”

帕考斯基的文章最后说,“为了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所有的利益相关者需要感觉到他们得到了公平的待遇,可以从增加的繁荣中受益。虽然一些人大讲中国失去便宜劳动力,从而失去了全球正竞争力,但这是中国经济健康转变的一部分。中国未来的经济成长将日益依赖于国内消费推动,生产要利用中国人的脑力和体力来生产世界愿意购买的产品。”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

****

以上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