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5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澳大利亚谴责日本捕鲸计划


日本和田一个鲸鱼屠宰场,(资料照,摄于2007年6月)

日本和田一个鲸鱼屠宰场,(资料照,摄于2007年6月)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谴责日本要在南冰洋恢复捕鲸的决定。去年由于捕鲸者和保育人士发生冲突而日本提前结束了这个年度捕鲸行动。日本表示,捕鲸有确实的科学理由,但是堪培拉和惠灵顿都不接受日本的立场,认为这个说法荒唐可笑。

澳大利亚认为捕鲸是[不必要的宰杀],并且正在向国际法庭提出法律措施,以试图制止捕鲸行动。

堪培拉在大约18个月前首次向国际法庭提出起诉,高级官员警告说,这个案件的进展将会十分缓慢;但是,法律行动之外,澳大利亚看来没有什么办法能迫使日本放弃捕鲸。

*为制止捕鲸澳大利亚采取法律行动*

就在法律程序缓慢进行之际,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对反对年度捕鲸活动的人而言,他们能做的最好办法是赢得日本公众的心。澳大利亚和日本有紧密的经济和外交关系,澳大利亚将不会因为捕鲸问题而冒着跟日本发生大规模外交冲突的风险。

但是,澳大利亚农业部长托尼.贝克敦促东京,不要让日本捕鲸者到南极地区。贝克说:“我们对日本说,他们不需要捕鲸。继续捕鲸是没有道理的。日本不应该派船队到南冰洋。澳大利亚明确谴责商业捕鲸行为。我们不接受捕鲸合乎科学的说法,这种行为不能继续下去。”

新西兰外交部长默里.麦卡利指出,恢复捕鲸的决定正在使日本把自己孤立在世界其他国家之外。

尽管日本的鲸鱼消耗量多年来一直下降,但是经由民族主义和历史的观点,日本的支持年度捕鲸游说行动仍然具有相当大的政治影响力。

*保育人士准备冒生命危险保护鲸鱼*

在这同时,保育人士为可能再一次和捕鲸者发生冲突作准备。反对捕鲸的海洋守护协会(Sea Shepherd Conservation Society)表示,该组织的义工准备冒着生命危险来保护在南冰洋的鲸鱼。去年这个组织成功的迫使捕鲸船队提前结束行动。这一次,日本说他们的船支将有更好的防备。

海洋守护协会负责人保罗威尔逊预期,在南冰洋的冲突会很激烈。威尔逊说:“我们会去到南冰洋。我们会找到捕鲸者。我们要封锁他们船上的滑台,要看看他们要做什么。我们肯定会抵抗。我们的战术总是一样的,那就是,我们不会伤害任何人,但我们肯定要冒着必要风险来封锁他们。整个事件的关键点就是封锁他们的运作。如果他们不能把鲸鱼搬上船,他们就无法杀死鲸鱼。”

商业捕鲸为非法行为已经有25年之久,但是日本获准每年捕获1千条鲸鱼,因为东京强调,这是为了一个科学研究项目。批评人士说,捕鲸完全是商业目的,只是用了不同名目罢了。

日本的捕鲸船队每年于秋天开往南冰洋,第二年春天返回日本。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