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2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万延海: 《零八宪章》不是“颠覆纲领”吗?


2010年12月24日,新华社发行的《参考消息》转载“《零八宪章》是‘颠覆纲领’”,原文发表在德国《青年世界报》。据悉,这是中国公开报纸第一次在大标题使用“零八宪章”这四个大字。

关于《零八宪章》,人们自然想到《七七宪章》。应该说,零八宪章起草人参考了1977年捷克异议人士起草的七七宪章,但两者显然是不同的。七七宪章发表于共产主义铁幕被揭开之前,掀起了前苏联和东欧共产主义阵营对共产党人专制统治的挑战。零八宪章发表在中国社会改革开放30年后,中国政府也已经签署联合国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公约和联合国公民和政治权利公约。零八宪章旨在纪念联合国人权宣言颁布60周年,重申了一些已经成为共识或常识的民主、宪政、法治和自由的概念,集体宣誓了部分公民对中国民主化的追求。

《零八宪章》本身并不具有颠覆性,不过表达了一些政治思想,但中共当局对宪章发起人刘晓波先生的抓捕和判刑,不仅帮助刘晓波先生获得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而且帮助零八宪章获得国内外广泛认同,无形中成为中国民主运动的纲领性文件。从这个意义上,中共帮助《零八宪章》成为“颠覆纲领”。中共对零八宪章和刘晓波的恐惧成为自我实现的预言。

当刘晓波在法庭上表示“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却被判刑11年,刘晓波颠覆了中共的敌人意识和阶级斗争意识形态。人们注意到,零八宪章寻求和平和人类共同发展,而中共依然坚持阶级斗争和敌人意识,把政权理解为无产阶级暴力统治资产阶级的工具。

中共对挪威政府和诺贝尔和平奖的诋毁,以及限制诸多国民出国,把许多公民置于监视居住的状况下,一方面引起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权的高度关注,一方面也“打击”出清晰的民主力量的阵线。中国民主化进程,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中国民主运动现在有了被广泛认同的《零八宪章》以及中国政府签署的联合国人权公约,以及诺贝尔和平奖产生的巨大号召力、社会认同和国际社会支持,以及已经发展起来的强盛的公民社会和活跃的互联网世界。我们现在需要看到的是如何让《零八宪章》真正成为“颠覆纲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