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上访村长死后风波未平


中国浙江一位在卡车碾压下惨死的村长,生前因带领村民维权而身陷囹圄,死后又由于其死因而引起村民跟警方的对峙。尽管当局认定这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但是众怒并未因此而平息。分析人士认为,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一是“民众积怨太深”、二是“政府缺乏诚信”。

*警方调查结果激化官民冲突*

事情发生在温州市下属的乐清市蒲歧镇寨桥村。该村村长钱云会六年来不断上访,带头抗议村民土地被强制征收,并因此三次入狱。12月25日,钱云会被工程车碾压致死。有人称,他是被人强行按在地上碾死的。而当地官员排除了谋杀的可能性,说这只是一起单纯的交通事故。

警方的调查结果不但未能平息事件,反而火上浇油,成了事态升级的催化剂。1月1日,近千村民聚集村里,为钱村长做“头七”,跟到场警察形成对峙。

面对村民和网民的质疑声,当局已经允许公民观察团介入,进行独立调查。目前事态仍在发展中。

*社会正义缺位导致民众积怨太深*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众怒难平主要是因为“积怨太深”。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说,中国社会长期以来缺少公平正义的制度基础。

他说:“因为我们从来没有把社会正义放在首位,而是把所谓的稳定放在了首位。当然,稳定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为了这个短期的稳定,而不惜一切代价、不惜牺牲社会正义,那最后就是导致像今天这样的结果:老百姓不相信一些地方政府,不相信地方政府的调查结果。”

胡星斗还认为,民众的积怨跟官员的腐败有关。他说,腐败地方官员与当地民众的矛盾,已经达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

在中国,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和贫富差距的不断拉大,腐败现象也变得日益突出。中央纪委秘书长吴玉良在去年底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透露:“今年1至11月,全国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11.9万件,结案10.8万件,给予党纪政纪处分11.3万人。其中,涉嫌违法移送司法机关的4332人。”

*部分地方政府公信力太低*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地方政府和官员在老百姓当中的威信非常低。这几年,在湖北的邓玉娇事件和云南的“躲猫猫”事件中,民众都表现出对官方解释的不信任。

就连去年年底发布的《中国反腐败和廉政建设》白皮书里的有些段落,也被轰造假。比如,白皮书说,从2003年到2010年,公众对反腐败和廉政建设成效的满意度平稳上升,从51.9%提高到70.6%。针对这个数字,有网民调侃道,“是不是小数点点错了,满意度是7.06%吧?”

作家韩寒向当局提出忠告。他在博文中说,政府应该好好想想,为什么你们说的话那么多人不相信,为什么人们觉得谋杀掉一个老是上访的人是你们能干出来的事情......

*学者警告官民冲突危及执政党地位*

不过,胡星斗认为,这个事件表面上看虽说是坏事,但未必不能转化成好事。

他说:“如果中央政府能够从这个事件中看出社会矛盾所在,能够下定决心进行综合的社会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那么中国最终能够走上健康的发展之路。否则,中国的官民冲突未来还会愈演愈烈,最终可能威胁到执政党的地位。”

北京理工大学的胡星斗教授说,这次温州市当局允许民间调查团介入就是一个进步。

*公民观察团的调查结论也遭质疑*

目前,前来乐清调查的民间团队就有由知名网友王小山、中国社科院教授于建嵘和法学博士许志永牵头的三个观察团。许志永团队得出的结论跟官方一致,也认为这是一起交通事故。

这个结论同样遭到质疑。胡星斗认为,只有在村民保证不会受到威胁和报复的情况下,才有可能找出真相,许志永等人的结论过于匆忙了。

胡星斗说:“即使是学者,他的调查恐怕也是存在着问题的。所以怎样才有真相?这个恐怕还得恢复诚信。也就是说,一些地方政府,比如说,它保证对村民不秋后算账。如果它能够做到,老百姓他能够说真话,那么就有了真相。”

*健康社会中政府与公民都要被制衡*

自称“公民记录者”的北京维权人士老虎庙认为,官方并不情愿接受公民调查团。

他说:“政府呢,绝对不是说是喜欢他们或者赞扬他们,而是政府发现了一个机会。恰恰这时候,公民调查团递给他们一个拐棍,当然是无意的。这是最好的危机公关的方法。”

英国《金融时报》的评论认为,政府需要被质疑、被制衡,微博上质疑政府的民间言论和组织公民观察团的于建嵘等自由派学者也需要被质疑、被制衡,这才是一个健康、平衡的社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