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0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国媒体评中国(2011年1月3日)


以下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1月3日发表卡特政府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的文章,题目是“如何跟中国保持友好关系。”文章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本月访问华盛顿将是邓小平三十多年前对华盛顿的历史性访问以来最重要的美中高层接触。因此,这次访问的结果应当超出一般性的相互尊重的声明,应当给两国关系提出一个定义,以便使之跟双方对全世界承诺的建设性合作相配。”

布热津斯基的文章说,“我还清楚地记得邓小平的访问,当时我是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邓的访问正值苏联扩张时期,从而确立了美国和中国一道反对苏联扩张的努力。那次访问也标志着中国30年的经济变革的开始。这种变革得益于中国跟美国新建立的外交关系。”

布热津斯基的文章说,“胡锦涛主席的访问发生在一种不同的气候中。美中双边关系的状况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不确定因素。另外,亚洲国家还担心中国较为长远的地缘政治期望。这些不确定因素给即将到来的美中高级领导人会晤投下了阴影。”

布热津斯基的文章说,“最近几个月来,美国和中国有关的争议持续增加,相互指控对方追求一些违反公认的国际规则的经济政策。美国和中国在人权问题上长久以来的认识分歧因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中国一位异议人士而更加突出。”

布热津斯基的文章说,“双方还无意识地强化了彼此间的怀疑。华盛顿决定在核能源领域帮助印度,刺激了中国的不安,促使中国增加对巴基斯坦的援助,使后者可以扩展其核能源潜力。中国对北韩针对韩国的暴力冲突似乎无动于衷,也令人担忧中国对朝鲜半岛的政策。美国的单边主义近年来不必要地疏远了一些盟友,中国也应当注意中国最近的一些立场令一些邻国感到担心。”

布热津斯基的文章说,“对亚洲长远的稳定以及美中关系来说,最坏的结果就是双方转入相互妖魔化。随着两国面临一些困难的国内问题,双方受引诱妖魔化对方的可能性可能会增长。”

布热津斯基的文章说,“有关的压力是真实的。美国需要全面的内部革新,这在很多方面是美国承担了40年的冷战重担的代价,另外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在过去的20年里无视越来越多的国内基本建设衰败证据的代价。美国日渐虚弱的基本建设只是美国慢慢向20世纪倒退的一个症状。”

布热津斯基的文章说,“中国则正在奋力试图在僵化的政治体制中控制过热的经济。中国一些评论家发出的某些言论在中国国内变革和国际角色方面有些过早地宣布胜利的味道。(那些依然相信马克思斯主义经典的中国领导人或许可以重读斯大林1930年给党的干部发出的指示,其题目是‘被成功冲昏头脑。’那一指示警告党的干部不要浮夸。)”

布热津斯基的文章说,“在合作性关系开始30年之后,美国和中国不应当回避直率地讨论分歧,但在进行这种讨论的时候也应当明白双方互有需要。假如不能将双方的关系加以巩固和拓宽,不仅对两国会造成损害,而且也会对全世界造成损害。双方都不应当幻想相互敌对增加之后自己会避免损害。双方都应当明白一方国家发生危机会损害另一方国家。”

布热津斯基的文章说,“要想让这次访问超出象征意义,奥巴马总统和胡锦涛主席应当做出认真的努力,在一项联合声明中明确提出美中建设性合作的历史性潜力。他们应当提出引导这种合作的原则,应当宣布致力于一个理念,那就是美中伙伴关系应当具有超出国家自利的使命。这种伙伴关系应当由21世纪史无前例的全球相互依赖的道德性要求引导。”

布热津斯基的文章说,“联合声明应当启动一个过程,让双方可以定义共同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目标,应当坦率承认某些分歧的现实,以及申明双方一道决心寻求缩小这种分歧,应当指出双方共同关心的领域的潜在的安全威胁,让双方致力于加强磋商合作应对这些威胁。”

布热津斯基的文章说,“这样的一个联合宪章应当是提供一种框架,不仅可以避免在某些情况下可能出现的敌对性竞争,而且也可以加强美中之间的现实性的合作。美中两国具有显著不同的历史、个性和文化,但双方都负有历史性的重要的全球责任。这样的联合宪章是跟这两个大国的重要关系是相配的。”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
http://www.nytimes.com/2011/01/03/opinion/03brzezinski.html

以上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