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坚持中国体制还是民主改革?潘维和吴思之争


中国名义上的最高权力机构,被讥为橡皮图章的人大举行大会

中国名义上的最高权力机构,被讥为橡皮图章的人大举行大会

中国到底是应坚持一党专制“民主”?还是需要引进西方民主主义?北京知识分子潘维和吴思的相关讨论,引起不少关注中国民主发展和进程的中国知识分子和网民的关注。

*中国知识分子关心中国政治走向*

韩国朝鲜日报发表新年专题,题目是:解读超强大国中国的内心。文章说:“当前中国知识分子最关心的问题是是否引入西方民主主义。”

该报记者金基哲、崔有植采访了北京大学教授潘维还有炎黄春秋杂志主编吴思,报导说:“潘维对建设‘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中国现行政治体制给予高度评价,而吴思主张,只有进行民主改革,中国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

潘维是北京大学学士、硕士,加州大学伯克利校区政治学博士,现任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主任。其代表作包括:《法制与民主迷信》;《当代中华体制》等。吴思是人民大学学士,曾任农民日报总编室副主任,现任炎黄春秋杂志社长兼总编。代表作是《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潘维和吴思的著作以及网络博客文章都有众多的读者,在中国知识界中,也都有一定影响。

*潘维:不能拆掉故宫盖白宫”*

朝鲜日报说,潘维认为,中国照西方推行民主改革将带来一场毁灭性结果,并提出共产党领导的强大的中央集权制----“中国模式”。报导引用潘维的话说:“中国有符合中国的政治体制。如果引入进行选举的西方式多党民主主义,中国将发生流血事态。为何要冒这种危险,拆掉故宫(中国式民主主义)盖白宫(西方式民主主义)。”

*潘维:中共执政六十年成绩耀眼*

潘维说,21世纪的前十年中国经济每年实现两位数的增长,超越法国、德国、日本,取得了耀眼成果。虽然还不完善,但我们为何要放弃取得了巨大成果的政治体制。

潘维肯定了中共在全国执政后取得的成果:“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前30年大力增强军事力量、发展重工业、扩大教育以及制定医疗制度,为后30年的成功奠定了基础。”

*吴思:不政治改革难以为继*

但吴思认为,中国政治体制不改革中国的经济发展难以为继。报导援引吴思的话说:“共产党的权威官僚体制成为增长的绊脚石。不推进民主政治改革,就无法实现长期发展。”“取消人民公社并给农民分发土地的一瞬间,中国的粮食问题才得以解决。过去30年里推动中国经济建设的不是权威主义,而是经济自由。”

*潘维:腐败滥用权力非共产党专利*

潘维认为,腐败和滥用权力并不是共产党的专利:“西方政党代表特定社会集团的利益,但中国共产党继承了把所有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的传统民本主义。腐败和滥用权力的现象在任何社会都存在。通过选举选拔的台湾政治家难道比中国官员更清廉吗?”

*吴思:民主是普世价值*

而吴思认为,民主是普世价值:“中国共产党也承认国民的知情权、参政权和监督权等权利。知情权和发言权不就是西方所说的言论自由吗?参政权和监督权相当于投票权。民主没有西方和东方之分。”

但潘维认为,这个问题与其说是民主问题,不如说是自由问题:“目前在中国通过网络对各种问题进行热议,而且通过出版可以发表任何主张。当前在地方经常发生的农民示威也从另一方面证明了集会自由日益扩大,当然在一定程度上受到限制,但是在美国也不能歌颂本拉登,韩国也禁止出版颂扬北韩的书籍。”

*潘维:中国民主会出现大乱*

潘维还认为,中国搞自由选举,容易出现大乱:“如果这样,就会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西藏一样会出现充斥着种族矛盾的政党。美国上世纪90年代向非洲灌输西方民主,结果发生的种族屠杀事件。中国没有理由走那种灭亡之路。”

*吴思:最高层有改革愿望*
提倡政治改革的温家宝总理(资料照片)

提倡政治改革的温家宝总理(资料照片)

而吴思则说,中国高层有领导人在大力推动民主改革。最高领导人“在演讲中20次提及民主意味着心情非常迫切。他接受CNN采访时说‘风雨无阻,至死方休’。但从中国共产党机关报的反应来看,最高领导层内部似乎出现了不同意见。”

*潘维:多数国人认同中国模式*

潘维认为,大多数中国人认同这种“中国模式”:“对知识分子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70%认为中国模式符合中国国情,20%认为应该推进西方民主改革(原文如此,应为西方式的民主改革)。其余回答‘不知道’。”

但吴思认为,中国模式效率非常低:“因为一家低效率国营企业的垄断导致100家高效民营企业倒闭,这算是高效率吗?至今为止中国一直在利用西方新技术和市场制度来实现发展。但是,官僚这个狼群正日益壮大。”

*吴思:执政者只说不做*

吴思还认为,中共共产党近几年不断说会‘积极、稳定地推进政治改革’,但没做一件实事。党最高阶层的态度很重要。民间要求政治改革的呼声越来越高。应从地方做起,进行各种政治试验,将民主和自由视为发展动力。

*潘维:民主反僵化也是第五纵队*

北京大学政治学教授潘维曾撰写文章《核武器时代的意识形态》,发表在环球时报上。中国的人民网强国论坛和其他许多论坛都纷纷转载。潘维在文章中说:“在共产党国家里,自由民主天然成为内部反僵化的旗帜,却也成了外部对手的‘第五纵队’”。

他说:“是的,东方怎么可能成为‘真正’的西方?中国照美国的方式生存,地球就毁灭了。即便你想,西方会允许吗?武器的批判不能代替批判的武器。意识形态是攻击的利器,却不是解决现实生活的法宝,不是管理社会的技术,更不是关于吃穿住行的科学技术。”

*李乃义:辩论容易执行难*

中国网人李乃义在其新浪博客中说,“今天的西方还是比东方做得好,虽然中国儒家和传统学问,确实比西方更多地看到,谈到(人性)。从人性的角度,‘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或‘慈悲’,确实要比‘博爱’的境界犹胜一筹,至少不会或减少了十字军东征那样子的扭曲。中国在物质与文化鼎盛的时候,没有变成一个西式的扩张性帝国,应是人类的造化,中国文明的阴德。也许潘维也感到这点功力,才笼统地说,中国自有方法,何待西法。然而,论辩容易,执行困难。”

*李乃义:中国有技术无科学*

李乃义说,“中国一部二十六史,不就是中国文明的数据库嘛。比较文艺复兴前的中外历史,谁又能说当年的中国比外国的差?关键在于西方终于走进了‘科学’的文明,而中国社会始终只有技术没有科学。英国剑桥学派的李约瑟想要搞明白为什么,已经搞了两代人工夫。就是中国人自己花的力气少了点,也无奈:那么大的功课,文史法理商都得具备,第一,得有专业过硬的精英,第二,得有交叉整合的高手团队。所以,我看围绕潘维的争论,好得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