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3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人权观察:中国未履行人权承诺


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批评中国没有履行承诺,达到《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09-2010年》制定的目标。中国的维权人士认为,过去两年,中国的人权状况出现倒退。

人权观察1月11日发布题为《未实现的承诺:‘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的评估 》的报告。这份长达67页的报告批评中国没有兑现在2009年4月出台的首个《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09-2010年》中做出的大多数承诺。

*人权劣迹*

中国的计划分为经济、社会、文化、公民和政治权利、中国政府的国际人权义务和人权教育等部分,并为各个部分设立了目标。

但人权观察批评说,现在该计划的期限已到,但中国政府却没有履行诺言,政府制定的目标跟关键的公民与政治权利出现严重不符,破坏了行动计划的许多关键目标。

人权观察的评估报告历数中国在执行《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的两年期间,中国政府下令官方进行人权侵害的行动。报告说,中国继续以一贯手法,以莫须有的“窃取国家机密”或“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判处多位著名异议人士多年刑期,其中包括正在服刑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政府还收紧对公民言论、结社和集会权利的限制、对媒体和互联网自由的限制、加强了对律师、维权人士和非政府组织的控制、扩大对维族和藏族人控制。另外,中国出现与日俱增的“被失踪”和任意拘留事件,把人拘押在黑监狱等非法设施里。中国仍然普遍存在犯罪嫌疑人被拘押期间遭酷刑的案件,并且迄今拒绝公布每年执行死刑的人数。

*公关行动*

人权观察亚洲倡导促进事务部主任索菲.理查森说:“中国政府没有落实行动计划,这说明他们的重点是利用这项计划来耍公关花招,而不是将计划作为一项维护促进中国公民人权的有意义工具。”

中国近代史学者、《炎黄春秋》杂志撰稿人章立凡持相同立场,认为中国政府制定《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只是在做一场国际秀。他认为人权观察指责中国政府没有兑现诺言毫不令人奇怪,因为政府向来“说一套,做一套”。

*不进反退*

此外,中国的人权活动人士也同意人权观察这份评估报告的内容。中国著名维权律师腾彪说:“在过去两年里中国的人权状况非但没有提高,反而出现倒退。”

中国著名维权律师浦志强对美国之音说,有充足的例子说明人权局势的倒退:“应该说有充足的证据来充分说明,中国各级政府以维护共产党统治和维稳为目标,置宪法与法律为不顾,对公民私有财产,对公民权利进行明知违法,却有意为止的迫害和限制。这种情况既发生在我身上,也发生在我的一些客户身上。”

浦志强以他的委托人谭作人为例说,谭作人调查汶川大地震死难学生人数以及校舍质量问题,并曾经发表了一些不赞同当局处理六四事件的文章,只因他的公民行动和言论,就在2010年2月以犯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被判处5年监禁。浦志强说,在案子的审理过程中,司法程序被抛在一边,司法独立受到各级政府的侵犯。

*只为生存*

《炎黄春秋》杂志撰稿人章立凡说,中国对言论与媒体的控制在过去两年日益收紧:去年的一个宣传会议规定,中央媒体到地方采访,要受到地方宣传部门的控制,不得自由报道地方出现的事件。并且,中央有关部门在去年底下文,规定了8种“敌对势力言论”。

他说:“其中包括普世价值、公民社会、司法独立,有权贵资本主义、还有政治体制滞后,这些都被认为是敌对势力言论。这具有颠覆性,因为司法独立是宪法规定的。”

浦志强律师认为,奥运会之前中国表现出的开明现象,以及胡温政权为解决民生问题表现的惠民形象已经荡然无存。

他说:“这个政权已经到了为了活下去,为了不死,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地步:新闻自由谈不上,最高法院领头抛弃司法独立,言论自由受到限制,刘晓波获奖以及围绕刘晓波的获奖对各路人士疯狂的限制与打击,其实都表现为法治的倒退。”

*权利保障改善?*

与此同时,人权观察的这份评估报告中说,中国政府就某些经济与社会权利的保障方面取得了进展。

但《炎黄春秋》杂志撰稿人章立凡却认为,这个结论恐怕得打折扣:“中央政府确实在出台一些法规,试图调整利益关系,包括抑制房价,制止血拆等,政府是在试图做一些事情,但效果不显著。当然中央政府是出于维持执政地位的需要,必须要这么做。”

*避实就虚*

人权观察认为,中国的《国家人权行动计划》避实就虚,比如,中国表示要加强社区体育设施建设,要全面推进广播影视数字化等。人权观察指出,这些都不是国内外广泛关注的中国人权问题,比如:中国户口制度、跟土地纠纷相关的侵权案件、中国在发展中国家日益活跃的外交、发展与投资活动所引发的人权问题等。

人权观察敦促中国建立一个独立的行动计划评估委员会,审查行动计划的成效,进一步制定新的行动计划,并制定可衡量的标准,对中国人权行动的执行情况进行定期评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