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用画笔揭露美国健保系统弊端


雷吉娜·霍利迪在丈夫因癌症去世后沉浸于绘画

雷吉娜·霍利迪在丈夫因癌症去世后沉浸于绘画

一年多以前,住在华盛顿的艺术家雷吉娜·霍利迪的丈夫因癌症去世。从那以后,霍利迪一直沉浸于绘画,用手中的笔来表达哀伤,并提高公众对美国健保系统的认识。霍利迪认为,美国的健保系统对她丈夫的死负有责任。

雷吉娜·霍利迪是个艺术家。但是她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她要用手中的笔去描绘她那与死神搏斗的丈夫。

霍利迪回忆说,她的丈夫弗雷德忍受了好几个月的疼痛,疼痛让他变得衰弱无力。但是医生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最后,弗雷德被诊断为晚期肾癌。

霍利迪说,即使到那时候,弗雷德也没有得到他应得的治疗,“那是个星期六,医生走进病房,说:我们决定了让你带一个病人自控镇痛仪回家去。弗雷德和我面面相觑,我们问:那手术呢?还有化疗和你说过的其他治疗方案呢?医生说:我们决定现在先不做那些治疗。说完他就走了。”

霍利迪清楚地知道那意味着什么。自控镇痛仪让病人能够自己控制镇痛药物。她说:“弗雷德哭了,我也哭了。弗雷德对我说:去找他们,雷吉娜,让他们给我治疗。”

弗雷德·霍利迪2009年6月17号去世,年仅39岁。

霍利迪说,丈夫去世后,她整夜整夜无法入睡,一直在思考如何才能改变美国人接受健保的现状。从那以后,霍利迪开始利用自己的艺术才能去和她所说的医疗系统中的缺陷做斗争。

她说:“我一辈子都在画画,我就是在画画的时候认识弗雷德的,我们在一起画画。我想,我知道我能够做什么,我能够画出很好的作品,来表现美国的健保系统,来表现医疗记录,来表现所有那些对我们来说很困难的事情。”

英文相关视频:

弗雷德去世6天后,霍利迪开始在首都华盛顿特区她家附近一个停车场的一堵墙上作画。画面表现了她和弗雷德的看病经历。2009年夏天,就在美国全国上下对健保改革的争论不断升级的时候,霍利迪一直在这堵墙上孜孜不倦地画着。

那年夏天,霍利迪参加了健保改革运动,用她自己的经历来推动改革。美国的健保改革法案要求让所有美国人都有医疗保险。共和党人从一开始就反对这项法律,至今仍然反对。医疗保险业界则一再表示,大多数美国人对自己的健康保险很满意。但是,也有很多人对他们接受的医疗照顾多有怨言。

霍利迪继续在自己的作品中融入政治信息。最近,她的很多画作在华盛顿的一个医疗中心展出。霍利迪的一幅得意之作是“把那些该死的数据交给我们”。这幅作品上有17个作者,他们都曾经写过他们在美国治病的惨痛经历。

霍利迪说:“有些书描述了一个病人所遭遇的重大悲剧,真是很可怕。这些作者用手中的笔做矛,盾就是他们所写的书。”
雷吉娜·霍利迪在作画

雷吉娜·霍利迪在作画

霍利迪的另外一幅得意之作名叫“纸文件转换的死亡”。她说:“在那幅画中,弗雷德显得非常沮丧。他手上挂着一个静脉注射器,注射器的下端连着一个数据卡,可是数据卡的端口没有跟任何地方连接。这幅画要说明的就是我们白白地让这些医疗数据流走了。”

虽然大多数人对霍利迪作品的反馈是积极的,但是霍利迪说,也有人对她提出了批评,“很多人不愿意接受我们的制度出了问题的想法。他们觉得美国有最好的医学。对,在某些方面美国确实做得不错,我们确实有最好的医疗技术和药品。但是在其它一些方面,美国做得不好。老实说,如果这台机器中有一个齿轮不转,那么整个机器就都不能工作了。”

霍利迪表示,她很高兴能够用自己的才能去引发公众对美国医疗体系的关注,她的悲剧能对国家的医疗体系的质量产生积极影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