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商务部长骆家辉在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午餐会上的讲话


美国商务部长骆家辉1月13日在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举办的午餐会上发表讲话,回顾中国数十年来在经济建设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就,展望两国今后的商贸关系。以下是骆家辉讲话的书面准备稿,由美国国务部国际信息局翻译。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BC公共事务办公室

电话:202-482-4883

商务部长骆家辉在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午餐会上的讲话

2011113日(星期四)

(书面准备稿)

约翰,谢谢你的介绍和好意。谢谢大家邀请我来这里。

今天我们在这里聚会,距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重要国事访问只有不到一周时间。

二十多年前,我第一次访问中国大陆,那时我难以想象有朝一日美中关系会变得如此重要。

我也难以想象我们几天前看到的情景:国防部长盖茨(Gates)和中国国防部长共同强调中美之间有必要加强军事联系。

1989年,我到达后在上海机场乘坐的是一辆破旧的苏联制造的大客车,走上那座城市的灯光昏暗的街道,它与我离开美国时留在身后的那个世界大不相同。

那是自行车的海洋——车大梁上载着女友的男青年、骑车去市场的爷爷奶奶、双手紧紧抓住父母肩膀的男孩和女孩。到处都是自行车。

当时的上海是一座铺着砂石路、房屋低矮的工业城市。

没有高楼大厦。汽车也很少。

难以想象会有后来的变化。

今天,上海的地平线上耸立着400多座摩天大楼。如果你去上海环球金融中心——这是世界上最高的建筑之一——你可以在柏悦酒店(Park Hyatt Hotel)下榻,该酒店的服务台设在第79层。

我第一次访问时看到的自行车道已经被高架高速公路所取代,人和商品以惊人的速度流动。

看到这番景象令人赞叹,我每次返回中国都有这种感受。

上海和其他地方发生的爆炸式增长已经帮助近两亿人口脱离贫困。在未来一些年中,还会有数亿中国公民加入中产阶层的行列。

美国对此一增长表示欢迎,因为它对中国人民有利,对世界经济有利,对提供世界一流产品与服务的美国公司很重要,这些产品与服务能够改善中国人民的生活,同时为美国工人提供就业机会。

在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的帮助下,这种关系已经成为或许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贸易关系。

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出口市场之一,仅次于加拿大和墨西哥。而美国是中国最大的出口对象国。

与二十年前相比,美国对中国的出口是当年的12倍,从中国的进口则增加了30倍以上。

但是,我们目前正处于美中经济伙伴关系中的一个转折点。去年,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过去数十年中指导双边关系的政策与做法将不能满足今后数十年的需要。

因此,今天我要讲一讲我们如何继续前进,如何确保我们能够在二十一世纪初期充分发掘美中商贸关系的潜力。

谈谈美中贸易的严重失衡是一个很恰当的起点,因为这种情况有可能危及全球的稳定与繁荣。

我认为,考虑到所有地方,新泽西州的特伦顿(Trenton)是能说明这个问题的极佳例子。

你们中的许多人很可能曾乘坐美国铁路客运公司(Amtrak)的火车北上去纽约,在你经过新泽西州的特拉华河(Delaware River)时,你会看到那块著名的标牌:“特伦顿制造,全世界购买”(Trenton Makes and the World Takes)。

现在,把特伦顿换成中国,那么,你对过去几十年的全球经济就会作出一种虽然过分简单却又相当准确的描述。

近年来,美中两国都从这一安排中获取了巨大的利益。

美国消费者获得了种类繁多的低价商品,而中国在向成为世界最大出口国之一的过渡中使其亿万人民进入迅速成长的中产阶层行列。

但这种情况是不可持续的。像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靠举债狂热消费的情况已成为历史。

而像中国这样的国家已开始认识到纯粹靠出口来拉动经济增长是有限度的。

因此,我们需要建立一种更公平合理的商贸关系,而这是我们可以做到的。

美国正在作出自己的努力,通过增加私人储蓄和出口并采取步骤将长期以来的财政赤字降低到可持续的水平来促进全球调整。

而中国领导层正在将重新平衡经济当作其即将开始实施的五年规划的基石之一。

中国正在努力通过各种措施——如增加工人的最低工资和建立更好的社会保障体系——来促进国内消费。这些变化将加快中产阶级的兴起,他们希望与西方世界消费者一样拥有轿车、电器、时装、医疗保健和其他便利生活的设施。

中国政府还在集中精力发展新兴战略产业,增加在医疗保健、能源和高科技等领域有更高价值的工作岗位。

中国方面还发出信号,表示希望外国企业通过中外合资和在中国开展更多的研发活动来帮助中国发展这些产业。

这是美国公司热切希望能够提供的帮助,只要中国能切实回应他们对知识产权保护的关切并解决我将在下面谈到的一些其他问题。

这类合作性项目可成为美中两国建立更牢固的经济关系的基础。

但是,中国在处理国际企业关注的问题上的长期成功将有助于实现其经济愿景——即成为创新领域的领先者和高价值商品与服务的提供者。

令人可喜的是,随着我们的企业和我们两国政府展开合作,着手解决世界面临的一些最大挑战,我们已经看到实现这一未来的实例。

让我们看一下朱部长(Secretary Chu)和我2009年10月在中国宣布的旨在推动中美公司在能源问题上展开合作的新的“能源合作项目”(Energy Cooperation Program)的进展。项目创始会员之一波音公司(Boeing)正在与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合作,研发不依赖粮食作物的新一代生物航空燃料。

如果这项合作成功,将可以减少飞机的碳足迹,并避免其他生物燃料对全球粮食供应产生的负面影响。

再看一下美国领先的电力公司之一杜克能源公司(Duke Energy)。它与中国最大的电力公司华能集团和中国政府的国电热工研究院签署了联合研究的协议。

今天,科学家和研究人员在各公司和研究机构之间来回穿梭,努力制定更清洁的燃煤和碳封存的尖端方案。

中美政府还在就各种交通运输问题展开合作,包括推动建设更多的高速铁路。中国已经拥有高速铁路并以惊人的速度建设起基础设施。中国白手起家,在过去十年已建成并投入使用4000多英里的高速公路,使中国成为世界上高速铁路总里程最长的国家。

去年,中国交通运输部和铁道部的官员和专家前来马萨诸塞州剑桥参加会议,交流有关制定高速铁路标准的信息。在州一级,中国政府与加利福尼亚州签署了连接旧金山和阿纳海姆(Anaheim)的高速铁路项目的合作协议。

然而,美中商业关系也有令人关切的一面:并非在各种情况下都有杜克能源公司或波音公司这样的合作,许多其他公司的境遇没有被报道。

我在与美国各地的企业领导人交谈时,他们继续对中国的商业环境表示重大关切——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企业界也有同样的担忧——最受关注的问题是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和执法措施不力、政府决策和无数的自主创新政策缺乏透明度,往往阻止外国公司参与竞争中国政府的承包项目。这些政策要求产品必须在中国构思、设计和制造。

必须指出,自从中国在九年前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它在开放市场方面已经取得重大进展。关税已经降低,私有财产权在稳步建立,在开放中国边界商贸流通方面迈出了重大步伐。

总的来说,中国的市场竞争环境对于外国企业来说比十年前更为公平,我们对此表示赞赏。

西方国家记忆犹新的是,在我们的工业化进程中,我们有时用政策来保护本国产业,而在今天,这样的做法会引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大批律师群起而攻之。

但是,那些政策在当时来说是愚蠢的,现在也还是愚蠢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和一批日益增多的国家艰苦地建立起一个基于货物、观念和服务跨越边界自由流通的全球贸易体系。

1995年建立的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规定各国必须实践其开放市场、降低关税的承诺。

中国已经自该贸易体系获取了巨大利益,特别是从它于2001年参加世界贸易组织以来。中国在参加世界贸组织时曾同意实施开放市场的政策,美国和世界上其他国家完全有理由要求中国在这方面作出更有实质意义的承诺和改进。

根据我们的经验,要将这些诺言变为现实通常有五件事情要做。

第一个步骤最容易:由中国官员发表一项原则声明,表明将采取行动来解决市场准入问题。

下一步是,该协议必须转变为有约束力的法律或法规。

第三,该法律或法规必须由中央政府忠实地推行。

第四,它也必须在地方一级与省一级实施。

只有在这些步骤都完成后,才能进行第五步、也就是最后和最重要的一步,那就是:新法律或法规成为常规,即成为在中国商业文化中习以为常的经营方式。

就自主创新、知识产权或许多其他市场准入问题而言,一个长期存在的困难是:在太多的情况下,只采取了最初的几个步骤,而没有完成全部五个步骤。

或许达成了一份协议,但从未成为有约束力的文件;或许国家一级有一部完善的法律或法规,但在省一级或市一级却未得到认真执行。

几周以前,商务部和美国贸易代表曾欢迎王歧山副总理和中国的其他高级官员前来参加第21届美中商贸联合委员会会议,在那次会议上,我们解决了许多具体的贸易问题。

这是一次富有成效的会见。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和他的团队对我们关心的问题反应积极,承诺在对美国企业关键的一些领域采取行动。

他们同意取消歧视美国公司在销售一切产品上的行政和法规上的壁垒,包括从工业机器和电讯器材到那些限制美国参与在中国开发大规模风能电场的活动。

他们还同意修改他们的主要政府采购目录,以确保外国供应商有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并减少盗版软件在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的使用。

此外,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请求商务部和美国贸易代表与他合作进行一次减少知识产权在中国被侵权的公开活动,他正领导这项活动。

美国政府欢迎中国作出的这些承诺。

但需要申明的是,这些都只是第一步。在中美商贸联委会上达成的一致都是原则和政策上的重要声明——但它们必须转化为具体行动,取得成果。

以去年的中美商贸联委会为例,中国同意取消对风力涡轮机供应商当地含量的要求——一个积极的步骤。

但之后不久,中国的政府实施了一条规定,要求在中国进行大型风能电场建设项目的外国企业必须有在中国做过同样项目的经验。该规定可能与要求当地含量不同,但却有同样的影响——使外国公司与中国国内公司的竞争难度更大。

在今年的中美商贸联委会上,我们同样说服中国修改了这一规则。

再看一下知识产权问题。我们已经听到中国领导人最强烈地谴责对知识产权的侵犯,我们已经看到了中央政府的法律和法规的编写和修订都反映了这种精神。

但美国和其他外国公司,从制药公司和生物技术到娱乐等行业,每年还是因为在中国的仿冒及知识产权盗用而损失数十亿美元。

例如,在美国,每销售1美元的计算机硬件,就有88美分的软件销售。但在中国,在硬件上1美元的销售额只有8美分的软件销售。

据商业软件联盟(Business Software Alliance)说,这种差别的主要原因是,在中国的计算机上使用的近80%软件都是盗用的。

因此,美国欢迎王岐山副总理对中国加速打击侵犯知识产权行为所做的承诺。对于中国在这方面的努力,美国将非常愿意参与伙伴合作。但是,我们看重的是实质性的结果。

我承认,我不是第一位对中国商业环境表达关切的外国官员。但把这种关切完全视为美国以忠告为名谋求自身利益将是错误的。

中国的经济正在全球经济价值链上逐步提升,取得这种发展不只是依靠一个国家的工业力量,还依靠其人民的创意及他们的发明。

从长远来看, 缺乏知识产权保护以及不能始终执行市场准入规则的经济体将错失开发重大新创意和新技术的机会。它们将错失伴随着新产品生产而出现的就业机会,这些就业机会对于一个不断壮大的中产阶层至关重要。

这种损失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我可以坦言,有些公司和国家有可能从商业领域的宽松规则中获得短期利益。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如果发明者担心他们的发明或创意遭到窃取或歧视,就会发生以下情况——他们或者停止发明活动,或者决定到别处去从事或出售他们的发明。

说到底,美国寻求的只是为美国的公司找到一个公平竞争的场地,让其产品的成本与质量决定它们是否能赢得商机。

这就是我们在美国力争实现的理想状况。

我们对市场开放和竞争作出的承诺是我们继续成为全世界获得外国直接投资最多的国家的重大原因。

我们理解中国的现代化以及朝着更以市场为导向的经济逐步发展是一个耗费时日的过程。

中国有13亿人口。7亿人仍然生活在农村地区;许多人还缺电、缺水。而美国为建设今天具有的电力传输能力用了一百多年时间。

为了满足中国消费者日益增长的需求,中国必须在短短15年内建成同等规模的能力。

这些任务十分艰巨。如果说中国过去将眼前发展目标置于其他考量之上,那是可以理解的。

在千百万来自农村的中国人进城找工作的情况下,要关闭一家生产伪冒商品但却能提供急需的工作机会的工厂,未必是一个易于作出的决定。

因此,我们在此探讨的是一些确实存在的重大挑战。为了继续推行市场改革,不仅是美国,还有全世界受益于有章可循的贸易活动的所有国家和企业都应当保持警觉。中国企业及政府领导人亦应如此,因为确保中国以友好方式应对全球创新和国际竞争攸关他们的自身利益。

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中国和美国在21世纪初期引领世界经济为未来的可持续增长奠定新基础的机会。

我们无法断言未来会怎样。

但我们可以肯定,如果中国政府和美国政府在经济领域寻求合作并避免对抗,未来必将更加美好。

这种合作将为我国数百万人民创造工作机会。

这种合作将开发出能够解决今日世界所面临的最紧迫的环境、经济和社会问题的各项技术。

这是中国和美国所面临的一个难得的机会。我们必须抓住它。

谢谢大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