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宣部严控媒体 堵塞不满宣泄渠道


北京报摊上形形色色的报刊

北京报摊上形形色色的报刊

国际人权组织无国界记者说,中共中央宣传部近日发布新的新闻管制令,对2011年社会民生和经济问题的报导实施限制。

*涉国家机密 禁令口头传达*

总部设在巴黎的国际组织记者无国界说,中国共产党宣传部新年伊始出台一系列关于2011年收紧新闻管制的禁令。记者无国界说,由于这些禁令的内容被认为是国家机密,因此,中宣部要求各地方主管宣传的官员必须口头传达,不许做纪录。

*禁报涉暴力拆迁等相关事件*

记者无国界组织说,中国政府当局为了安抚民心,显示公平增长,对许多社会和经济问题的报导设限。根据该组织得到的新闻管制禁令细节,中宣部要求媒体严格控制“灾难事故和极端事件”的报导,对这类事件的报导设定限额。禁止媒体报导涉及房地产市场、物价上涨、腐败和暴力拆迁等引发的“自杀、自残和群体性”事件。

记者无国界说,中宣部2011年宣传禁令还限制地方媒体之间就灾难性事故和极端事件互换信息,禁止记者回答外国人士的有关提问。

*社会矛盾激化 官方舆论失控*

中国网络作家、新闻工作者昝爱宗说,中国舆论收紧的迹象现在得到了证实,比如一些媒体接到了通知,禁止在报导中提及“公民社会”这类非常中性的词汇。他认为,在2012年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前,当局对媒体的管制不可能松懈。昝爱宗说,中宣部收紧对媒体的控制表明了社会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官方舆论已经无法控制。

他说:“反应了社会在发生一种剧烈的变化,官方的舆论控制不住了。因此就用这种禁令的方式,随时控制。但实际上有互联网的存在,他的每一道禁令都会被送到网上。”

昝爱宗认为,这些禁令的作用实际上是有限的。不过它的确可以显示中宣部权威的存在,还可以做为对违反禁令的媒体和记者进行打压的依据。

*中国需政体改革而非媒体控制*

北京的自由评论人士彭定鼎说,中宣部收紧媒体控制表明中国政权面临的威胁并非来自外部,而是来自内部,也就是政治体制的僵化。当今中国社会有许多不满,这些不满需要有渠道发泄,也就是中国需要有反对党。

彭定鼎说:“这些不同的诉求需要政党政治把这些诉求相近的人团结在一起,用政党政治的方式参加到政体里面来。”

彭定鼎认为,中国当局压制政党政治,民间的不满情绪只能通过媒体宣泄,现在有收紧媒体管制。他担心,最后中国变革的方式可能是暴力式的。

据香港最新亚洲周刊报导,中宣部已经派人员到各大报刊,直接参与稿件终审,确保媒体报导不会激化社会矛盾。

记者无国界对中共媒体管制禁令的程度表示震惊。记者无国界担心,中宣部2011年最新媒体管制禁令将进一步限制中国的言论自由,瓦解中国的异议人士,人权活动人士和公民记者群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