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2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圣帕布罗湾的老人与海


圣帕布罗湾的老人与海

圣帕布罗湾的老人与海

美国加州有许多风景秀丽的州立公园及国家公园,其中有一个宛如世外桃源的地方不但美丽,而且跟一群来自中国的渔民有着很深的渊源,它就是旧金山近郊的华人虾村州立公园,在这里有一位老人,与一片宁静的海湾等候你的造访。

“像,真是像极了我们家乡广东的小海湾”

一百四十年前,来到美国旧金山近郊圣帕布罗湾的中国渔民就因为这个想法在这里定居下来,靠捕虾为生,一处华人虾村就此形成。今天,“China Camp”是全美国唯一一个保存良好的华人虾村,也是加州的州立公园。丹尼尔.维安威瓦是公园的园林官。

丹尼尔.维安威瓦:“华人虾村就是从前的一个中国小渔村。最早来到这里定居的中国人大概在1870年左右。他们在淘金热潮之后来到旧金山,想找谋生的地方及工作。他们来到这里,觉得很像他们在中国的家乡,于是定居了下来。”

背山面水,风景秀丽,一种与世无争的超然脱俗是圣帕布罗湾华人虾村的写照。85岁的华裔法兰克.关在这个村子出生长大,是目前村子里唯一的居民。他在村子里经营一家杂货店。村子变成了加州州立公园后,他本人和他的杂货店也成为了州立公园的一部分。

法兰克.关:“我的祖父是旧金山的零售商,在建完铁路后他们要把中国人送回中国,我祖父因为有生意在这里,他们让他留下来了,我祖父之后来到了这个村子,开始捕虾。”

华人虾村当年全盛时期,有500人居住在这里,房屋沿着一条主要街道排列,而如今仅剩下几间屋子,其中最大的一间改装成了博物馆,陈列着当年用来捕虾的器具和历史照片,法兰克一家人的照片就陈列在其中。法兰克的母亲是当年极少数与中国人结婚的白人,他的妹妹则是当年中国城的选美皇后。

法兰克.关:“还是小孩子时,生活都还不错,当时从这里到圣拉菲尔市,仅仅六英里的路程都是很困难的,我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加上两个表妹,生活过得挺好的。”

村子里捕到的虾就制作成虾米出口。你可能想不到,这里可曾经是美国最大的虾米出产地。

法兰克.关:“他们从中国带来了鱼网,捕了很多的虾子,一年大概可捕到300万磅的虾子,非常的多。”

村里完整保存当年制作虾米的器具,这是一个可以烹煮500磅虾子的大水槽。

丹尼尔.维安威瓦:“这是他们用来煮虾子的水槽。他们将捕获的虾子直接由码头运来,倒入这个大水槽中煮熟,在100多年前,这水槽还是用烧木材加热。”

如今水槽已经加装了天然瓦斯,因为时至今日,法兰克偶尔还是会驾着他的小船出海捕虾。

丹尼尔.维安威瓦:“这是晒虾场,当虾子煮熟之后,他们就将虾子放在太阳下晒干,在百年前的全盛时期,这所有的山坡地没有树木,全都被用来当作是晒虾场,你可以在老照片中看到当时的荣景。”

漫山遍野晒干后的虾米需经过碾压,才能让虾壳自虾米上脱落,展示厅里放着一个沉重的木制碾压轮,在那个没有电的时代,这个碾压轮是先人用来快速去壳的智慧结晶。

丹尼尔.维安威瓦:“这很重,它是一整段圆木加上了推动的把手,移动它很不轻松,转弯也很费力。”

而最让西方人大开眼界,惊叹中国人智慧的则是这部中国风车。

丹尼尔.维安威瓦:“为了将虾米由虾壳中挑出,他们想出了一种利用风扇的机械化分离方式。”

被碾压完毕的虾米会被倒入这部风车中。风车的风扇用手摇的方式转动。风车有两个出口。在风扇吹拂下,比较重的虾米会直接掉在第一个出口,而比较轻的虾壳则会被吹到离风扇较远的第二个出口,分别被出口下方的篓子收集起来,然后就可以贩卖了。

丹尼尔.维安威瓦:“大部分虾米都出口到中国,那是一项规模很大,利润很好的产业,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有些人希望它被禁止,因为他们想赶走中国渔民,自己来做这门生意。”

法兰克.关:“我们靠虾米来谋生,可是没有人因此而成为有钱人,那时种族歧视非常严重,1911年他们把这里的捕虾业关闭,所有的人都失业了。”

圣帕布罗湾上星罗棋布的中国帆船从此消失了,捕虾的渔民慢慢转移到别的地方,寻找新的谋生方式,或许是天意如此,湾中的水质起了变化,含盐度大增,虾子的产量锐减。

法兰克.关:“湾水变咸了,所有的生物都被杀死了,整个海湾都被毁了,对捕虾的产业来说,这地方已经死了。”

人去楼空,百年前中国帆船群集在异国他乡的壮观景象,也像是一阵拂面而过的清风,消逝在世人的记忆中,直到几帧老照片出现在约翰.慕尔的眼中,他是旧金山海洋国家历史公园小型船部门的馆长兼造船技师。

约翰.慕尔:“在偶然的机会下,几张百年前中国帆船在旧金山海面上航行的老照片抓住了我的视线。我问自己,这些中国帆船的背后有着什么样的故事,因为没有一艘有留存下来,很少有关于这段历史的记录。这些船的风帆及造型是如此美丽又奇特,我们认为中国渔民及帆船对当地渔业的贡献是旧金山海事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一页。”

约翰.慕尔于是以华人虾村海域打捞起的一艘中国帆船残骸为基础,并数度飞到中国,研习传统中国帆船制造技艺。2003年,他、法兰克及一群义工建造出一艘中国帆船仿制品,并以法兰克母亲的名字,命名它为“关.归里思”。

约翰.慕尔:“这船特别的地方在于它有活动披水板,它是像鱼鳍的东西安置在桅杆前方,它能升高或降低来控制船的航行,尾部的船舵也可以根据水深升高或降低,所以这艘40英尺长的大船可以在水深不到3英尺的浅水区航行。”

风帆吃饱了风,“关.归里思”号陌生的身影航行在今天的旧金山湾中,重现百年前的景象,吸引来不少好奇的目光,颇有“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的感叹。每年“关.归里思”号都要航行到十几海里外的华人虾村几趟,就像它的名字所透露出,浓浓地归还故里的思绪,因为在那里有一位老人和一片宁静的海湾在等待它回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