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台湾草根世代之八:社大全国促进会


高茹萍(右)要解放知识催生公民社会

高茹萍(右)要解放知识催生公民社会

公民社会的形成需要公民意识抬头,而公民必须先拥有知识才能获得力量。财团法人社区大学全国促进会致力于成人的教育,希望藉由知识的普及,提升公民力量和素质。以下是《台湾草根世代》第八集。

社区大学全国促进会(简称全促会)秘书长高茹萍告诉美国之音,30年前的台湾,大约只有十分之一的人有机会受到高等教育,而这造成了精英领导,只有少数人能够接触到地方或国家的大事,并参与决策。1998年第一所民间社区大学成立之后,带动成人“终身学习”的风潮,民间各地纷纷成立社区大学。隔年全促会成立,秉持着“解放知识”以及“催生公民社会”的宗旨。

*解放知识与催生公民社会*

高茹萍说:“我们都知道,获得知识就是力量。一个公民社会,它是应该让整个社会的人都有知识,有能力去判断。可是过去没有,变成说有一些精英,他怎么做,一般的民众是没有办法去判断他做的好或不好,如果他们没有知识,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希望这些人的知识解放以后,能够改变这个社会。”

高茹萍指出,即使之后教育普及,但在升学主义的压力下,学生只知道考进重点学校,却没有培养自己的人格与思考,而民间的社区大学则提供了这个空间。社区大学课程的设计不同于一般大学,更注重个人与周遭环境、整体社会以及时事脉动的连结。

她说明:“因为这些人(学生)都是成人,他有一定的社会的经历,他有一定的生命经验,他也有一定的想法。比方说我现在在台北市中正区上课,那我的课程还有我的学校,跟我的社区,能不能有一些连结?我会不会因为这个课程而去关心我旁边的河川,淡水河?也去关心我们这个社区里面的一些发展,或者环境,或者公共政策?”

*老婆婆从学电脑变成公民记者*

社区大学的课程设计不分科系,而是分成三大类别,一是学术课程,教授一般大学当中的课程,二是社区社团课程,包括当地历史、生态保育、环保、亲子、农村等多元议题。第三则是生活艺能课程,培养学习者与生活相关的文化艺术能力,例如绘画、木工、电脑、舞蹈等等。
60几岁的女工吕玉英成为公民记者

60几岁的女工吕玉英成为公民记者

高茹萍说,虽然生活艺能课程的发展比较蓬勃,但有趣的是,许多人由于学习了技能,而更有能力去关心时事。她举例说2010年获得“十大Power公民奖”的吕玉英,白天在工厂工作,晚上和假日则变成公民记者:“吕玉英是个六十几岁的阿嬷了,可是她从完全不会电脑,到来参加电脑课程,再去学怎么拍摄短片,然后把这个地区的故事纪录下来,上传到YouTube或是PeoPo (PeoPo.org)这个公民记者的平台。”

另外如高雄第一社区大学的素素,原本是到社区大学学习肚皮舞,但也成为公民记者,拍摄影片纪录即将取消的高雄旗津港渡海舢板的历史。高茹萍表示,社区大学已经在全台湾培养出好几百位这样的公民记者,而且许多时候主流媒体反而从公民记者的报导当中获得题材,如去年发生的政府强制征收农地的苗栗大埔事件,就是由板桥社区大学的学生大暴龙率先报导。

高茹萍表示,社区大学在政治、宗教等方面保持中立,有些社区大学即使是由佛教、一贯道、基督教的组织兴办,但也不会在校内传教,并且也拒绝政治人物的宣传,但可能会邀请各党候选人一同举办座谈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