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河南省高院“组织处理”下级法院


河南省农民利用假军车牌逃缴百万路费案中,被告时建锋被判无期徒刑之后,他的弟弟时军锋向警方认罪说是哥哥顶罪,此举令案情出现重大变化。而河南省高院迅速介入,对下级法院人员做出组织处理,得到不少支持。但有法律人士认为,这种做法恰恰反映出法院行政化等深层问题。

*弟弟突然认罪 震动庭内庭外*

河南法院网16日公布了了平顶山时建锋案件的进展和追责情况。文中说,在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时建锋诈骗一案”判决后,媒体广泛关注和热议引起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的高度重视。

省高院院长张立勇13日批示,要求省法院介入;14日,要求主管刑事、审判监督的副院长等人认真审查案件卷宗;15日夜里,又亲自主持召开省高院审判委员会,听取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汇报并分析案情,随后在党组会中决定,对相关责任人员进行组织处理。

*高调介入背后暴露的问题*

从媒体热议到高院介入,再到责任人被“组织处理”,前后进展可以用“迅速”来形容。

有网民表示支持,认为责任追究决定会产生巨大的警示作用,对促进司法公正意义重大。香港资深媒体人何亮亮在凤凰网的深度点评认为,河南省高院是起了一个很重要的法律守护神的作用。

但是有法律界人士认为这场“责任追究”表面上“大快人心”,其实暴露出更多的更严重的问题。

律师浦志强对美国之音说,发现问题后及时处理提出再审,说明总比无动于衷要好。

浦志强说:“但是另一方面,也体现了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下面,对于人事任免和对于案件本身的草率和不慎重。河南在张立勇这位市委书记出身的高院院长上台后,一向如此。在赵作海案件中就过于仓促。”

浦志强说,河南省类似的草率断案“遍地都是”,在没有产生影响时也不见省高院有如此大的改正力度,应当说是作秀的急救章。

*法官任免应由人民代表大会决定*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认为平顶山中院在审理时建峰诈骗一案时,存在审查不细、把关不严等问题,判决结果损害了人民法院和人民法官的形象,损害了法律的尊严和司法的公信力,因此对平顶山中级法院的多人做出免职调岗、停职、通报批评等组织处理。

不过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地方各级人民法院院长由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和罢免。因此省高院对下级法院做出所谓“组织处理”,可能涉及违反法律。

浦志强说:“用这种方式,直接把法官、庭长等人停职免职,在法律上需要商榷,也体现法院的行政化。其实一个法官在没有发现弟弟顶罪的情况下以当时证据做出判断,是否就存在所说的问题,需要给法官申辩机会。”

他还提出,法庭独立审判如果要追究院长等人的领导责任,那么合议庭是否还能够独立进行审判?

他说:“反过来,一定会加剧这种情况,所有问题都要请示,所有案件审判员都不敢单独议,应该说他们平常很草率,不认为事有多严重,出了问题又觉得严重得不得了,两种倾向都不好。”

浦志强认为,省高院的介入处理不但没有让司法独立,反而加剧“请示”之风,只能说是符合中国现状的治标做秀,而治本在于取消党对司法的领导,让司法独立。

*逃巨额路费只因车牌不同*
河南农民用假军车牌照可以偷逃高速公路过路费368万人民币,也让很多民众惊讶。

民生观察室的刘飞跃说:“路费在中国比较多也比较烂,修路桥都要收费,而且收很多年,按规定有收费期限,但是往往随意延长收费期限。”

缴交路费理所应当,但这起“巨额逃路费案”不但带出特殊车牌可以得到巨大的特殊对待,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农民等非特殊人群的出行负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