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美关系:基辛格论调已过时?


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资料照片)

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资料照片)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目前正在美国访问。迎接胡锦涛的,不仅有白宫安排的三加三小型晚宴、国务院的午餐会、白宫的正式国宴以及美国商会等设下的午宴,还有来自美国国会以及美国公共舆论界对白宫应当在中国的人权以及民主问题上给予更多关注的大声疾呼。

约瑟夫.鲍斯科(Joseph A. Bosco)是长期关注美国外交政策以及美中关系的一位学者和分析人士。他多年来坚持“反共”立场,一贯以为美国历届政府多年来在中国的人权和民主化问题上,付出的非常有限,没有把美国人民的心声充分表达出来。

胡锦涛这次访美之前,鲍斯科在美国主要媒体之一基督教箴言报上面发表评论,再次表明了他长期持有的观点。这一次与以往不同的是,他收到的某些反馈的“来源”,让他颇为吃惊。

鲍斯科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我上星期在基督教箴言报上发表那篇评论之后,还有之前在华盛顿时报以及洛杉矶时报上发表类似评论之后,都收到了过去被认为是‘亲共’的一些人士的反馈,他们都对我写的文章表示支持,而且似乎都在反省过去的看法。”

鲍斯科对美国之音透露,他在跟一些一度“亲共”的学者私下交谈时说,“我知道你同意我说的某些观点”,言下之意,“有些你可能还不同意”,但是没想到,对方的回答是:“不,你写的那些我全都同意。”

*美国人民的认同感*

在鲍斯科看来,胡锦涛访美之前美国舆论“转型”的背后,是社会各界对中国政府这些年来的作法、尤其是对中国政府继续在国内实行高压政治所感到的失望。鲍斯科说,美国人民对一个专制高压政府是不认同的。正因为如此,美国人民乐见台湾的民主转型,也乐见韩国抛开所谓的“亚洲价值观”,采纳民主政治制度,未来也会乐见中国向民主政治转型。
鲍斯科

鲍斯科

鲍斯科说:“正是因为这样,大家才会看到过去这一两个星期以来,美国各大报刊、包括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等等,都刊载了有关人权议题的社论,同时也看到我在基督教箴言报上发表的那篇评论,还有其他人撰写的评论,都突出了人权问题。这充分说明,美国人民确实关心这一话题。”

不过,胡锦涛访美之前,美国各大报刊刊登的署名文章中,也不是都以人权和民主为重心,前国务卿基辛格(Henry A. Kissinger)在华盛顿邮报上刊登的一篇署名文章就是其中之一。

*基辛格老调重弹?*

基辛格在1月14号出版的这篇评论中说:“在美中两国首脑即将举行峰会之际,双方在所面临的很多问题上都取得了进展,峰会后很可能达成某种积极的(联合)公报。然而,双方领导人同时都面对的局面是,各自国内的精英都在强调冲突、而非合作。”

基辛格在以“避免美中冷战”为题(Avoiding a US-China Cold War)的评论中写到:“美中两国都认为自己的国家价值既独特,同时也是其他国家和民众自然而然想要效仿的。”

基辛格说,如何让中美两国都怀有的这种凌驾于他国之上的想法互不矛盾,是中美关系中所面临的最严峻的挑战。

基辛格在文章中谈及中国民众大国崛起、重振中华雄风的愿望,但是丝毫没有提及很多中国民众对现行体制不满意、认为中国不实行民主,不要说什么“大国崛起”,实际面临的是政权到底是否能够维持下去的问题。

长期关注美中关系的学者鲍斯科说:“基辛格的这篇文章,和我刚刚说到的美国当前的主流舆论相比,属于是‘另类’。他说什么美国政府应当更加理解中国政府所面临的挑战、他们和我们在很多问题上都有着不同的看法、中国要考虑自己本身的利益、过去有被西方侵略的历史,等等。”

鲍斯科说,基辛格的这篇文章,并不让他感到奇怪,因为这是基辛格几十年来的论调了,而这种理论的存在,表明当前虽然美国舆论界似乎越来越“清醒”,但是,挑战依然存在。

*很多专家都开始反思*

鲍斯科说:“很多人,包括过去对中国政府持有‘包容’看法的那些专家们,现在都开始在反思,过去那些想法是不是错了?是不是被误导了?是不是过于轻信中国官方的说法、显得头脑简单了?眼下,似乎某种新的共识正在形成,但是还没有完全形成。还有像基辛格这样的,或者是其他一些人,他们的观点更接近中国政府的观点。”
克里女士

克里女士

美国学术和政策界另一位“反共”人士、2049项目研究所(Project 2049 Institute)的高级研究员凯丽.克里(Kelley Currie)女士对美国之音表示:“我们这些一贯以为人权议题应当占据政策的核心、牺牲原则换取不到任何好处的人,看到过去这些年的发展(印证了我们之前所说的)、看到公众舆论现在明显向更具有原则性的方向的转变,内心里感到一定程度的欣慰。”

*做中国人民的“诤友”*

与此同时,克里指出,“基辛格一派”一时半会儿估计是不会放弃他们的观点的,而且还会试图“卷土重来”。克里说,已经有一些文章说胡锦涛实际上是中共当中的“温和派”,美方应当尽量与之合作,否则面临的对手有可能是更加鹰派的军方代表人物。言下之意,美方应当和中国现政府采取合作的态度。
阿瑟.沃敦

阿瑟.沃敦

克里说:“由此可见,中国政府傲慢和不明智的表现,在很大程度导致了最近美方在政策上向着更加有原则的方向转变,但是仍然有一些很强的势力,继续主张美国应当延续过去20年来、重在眼前效益的对华政策。”

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的历史和国际关系教授阿瑟.沃敦(Arthur Waldron)表示,中国人民应当看到,美国学术和政策界所谓的“反共”人士所持的一个基本点是,废除一党专制、实现民主政治以后,中国将会有更加美好的未来,世界随之也会更加美好。他说:“我们不想做中国表面上的朋友,我们要做的,是中国人民的‘诤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