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学术期刊连年涨 美学生串联他国抗议


研究权利联盟创办人夏奇去年在麻省理工学院演讲

研究权利联盟创办人夏奇去年在麻省理工学院演讲

美国学术期刊价格每年上涨,令许多大学吃不消。最近有一个号称代表全球700万学生的团体,呼吁出版社开放网路版权,让所有学生都能免费使用网路版期刊文章。这个运动已在加拿大、印度等地获得回响。

研究权利联盟(Right to Research Coalition)去年10月开始了一个提倡开放存取出版(open-access publishing)的网站和博客,目的是串联世界各地的学生向期刊出版业施压。这个团体说,他们得到全球一共31个学生团体支持,加起来大约有700万学生。

不像教科书,学生通常不会注意期刊的价格,但部分价格的确是通过学费转嫁到学生身上。研究权利联盟创办人夏奇指出,图书馆员和教授推动开放存取运动多年,一直缺少学生的参与。直到2009年6月这个团体成立,学生终于有了汇整意见的渠道。

不少美国大学因负担不起而取消了上百种期刊,甚至还有教授直接向出版社反映,再不降价就要用不投稿的方式来抵制该期刊。夏奇批评:“即使在最富有国家、资金最充足的机构的图书馆都无法负担所有期刊。美国就有一所大学花了将近100万美元只为了得到96个期刊的存取权。”

*期刊涨价对发展中国家冲击尤其大*

事实上,发展中国家对期刊涨价的感受比欧美国家更明显。中国科学院国家科学图书馆去年9月发出了一封致国际出版业者的公开信,抨击这些出版商无故涨价是不负责任的作法。

这封信获得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复旦大学等20多个大学图书馆联署。信中说,国际期刊最近几年的涨幅明显超越物价指数,其中有几家出版商每年涨幅甚至高达20%,这对经济和研究水平相对落后的中国不公平。

有鉴于此,研究权利联盟一直积极拉拢国际性社团参与开放存取运动。这个组织在美国的成员包括美国医学生协会、美国学生协会、全国研究生协会,世界医学生联盟则是最新加入的国际学生团体。

夏奇说:“我们认为学生的教育不应该取决于图书馆经费。这些资讯对学生的教育至关重要。.......美国的情况已经是最好的了,世界其他地方的学生的期刊存取程度远远低得多。所以我们向国际拓展的动力就是我们想容纳来自全球所有学生的声音。”

研究权利联盟呼吁出版社免费提供网路版文章,让所有学生都能通过图书馆免费下载。夏奇指出,目前只有大约20%的期刊向公众开放存取权。

三一大学教授兼图书馆员格里夫斯

三一大学教授兼图书馆员格里夫斯

*期刊涨价影响研究和教学品质*

三一大学(Trinity University)教授格里夫斯身兼学校图书馆员。她说,许多大学图书馆因期刊涨价而减少购买学术书籍,严重影响研究和教学品质。

格里夫斯指出,期刊涨价趋势早在1980年代就开始。她长期支持开放存取运动,已经不只一次向出版社反映,都没有获得友善回应。

她说:“他们知道他们有绝佳的讨价还价地位。图书馆是订购和付钱的人,我们的顾客是教授,当教授说我们一定要有这个期刊时,出版社就是在教授里创造出一种需求,让图书馆无奈地就继续订阅哪些期刊、取消哪些期刊做出选择。”

批评开放存取运动的人士认为,开放网路版,会降低期刊质量。格里夫斯反驳说,期刊的质量不全然取决于价格,其他像是同行评审制度(peer review)也是维持期刊质量的重要因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