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万延海: 联合国在中国做民主和人权项目


过去的10年,中国政府在人权议题打破沉默,“人权”写入宪法,中国政府也全面和联合国机构及他国政府进行人权对话和开展人权或民主合作项目。

联合国是一个成员国政府间的国际组织,但积极寻求和非政府组织的合作。秘书长潘基文在《我作为联合国秘书长所关注的优先事项》报告中表示:“面对当代各种紧迫的问题,我决心同会员国和民间社会一起努力,一步一步地,累积所取得的每一点成绩,向前推进。”

和多数西方民主国家政府一样,联合国机构致力于在中国推动人权和民主事业,但联合国机构主要通过中国政府开展人权和民主工作,比如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设立专门的公民社会工作人员,联合国开发署有民主和人权项目,但其项目必须得到中国政府的批准。

结果是,联合国机构在华的人权和民主项目,不仅不能用来帮助一线工作的民主和维权人士,而且被中国政府用于搪塞国际组织。而奉行接触政策的联合国机构,不仅不对中国恶劣的人权纪录表达谴责立场,而是把自己和专制政府建立的人权或民主合作项目看成一个不小的成绩。当联合国机构在国际上宣扬自己在华成绩时,无形中就成为专制中国政府的外交工具。
中国政府允许联合国在华支持一些关注人权和民主的大学项目或公民社会项目。如果大学项目旨在赔偿学者和学生的能力,公民社会项目旨在服务民众,本是很好的事情。但鉴于联合国在华通过中国政府审批,其工作人员通过中国外交部招聘,基本来自政府不同部门包括特殊部门,联合国人权和民主项目在中国就不仅只是花瓶。因为其项目严格的政治审查,联合国在中国民主人权项目不仅远离一线的人权民主工作,而且边缘化一线的人权民主工作,对人权民主工作产生巨大的杀伤力。
联合国项目成本也高,往往啥事情也没有做,几十万、几百万的钱就花掉了,但依然要开新闻发布会,联合国要人依然要莅临视察。

笔者以为,联合国作为一个政府间的合作机制,对公民社会开放,提倡人权准则和民主,是非常重要的平台,但联合国机构需要自重。联合国提供国际准则,监督成员国政府对各项准则的实施情况,对侵犯准则的情况,要提出批评和改善或改正的意见。联合国需要避免自己成为中国的项目办公室,更不要轻易地把自己变卖为中国政府的外交工具。联合国也应该节约一些。联合国和中国政府一起参与敏感的人权和民主项目,把自己的手弄脏了,就无法监督国际准则的实施了,说话也缺乏公信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