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33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蒙古努力摆脱对中国的依赖


蒙古是个严重依赖自然资源出口的国家,绝大多数出口产品的目的地都是中国。但蒙古政府近来努力平衡对华贸易关系,积极寻求其他出口市场,摆脱对中国的依赖和中国的影响力。

蒙古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1月19号会见即将离任的中国驻蒙古大使余洪耀时说,中蒙两国在各个领域的合作都取得了成效。

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中国对蒙古的投资显著增加,蒙古70%的出口是对中国,中国继续是蒙古最大的贸易伙伴。

但蒙古是个严重依赖自然资源的国家,资源就是国家的生命线,只维系在一个出口市场上过于危险。

蒙古大呼拉尔(议会)日前因此批准修建一条1500公里长的东北向铁路,与俄罗斯跨西伯利亚铁路(Trans-Siberian Network)相连接,将蒙古南部丰富的自然资源运往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太平洋港口。

从去年10月开始,满载煤炭火车从蒙古首都乌兰巴托向东北行驶。整个行程全长4769公里,每次要开四天四夜。蒙古总理巴特包勒德(Sukhbaatar Batbold)说,“有机会前往俄罗斯东部的海港让我们欣慰”,“我们希望在蒙古合作伙伴中寻求利益平衡。”

*出口多元化*

美国蒙古研究中心(American Center of Mongolian Studies)主任克鲁泽科普夫(Charles Krusekopf)分析,蒙古南部煤炭和铜矿资源蕴藏丰富,大多是向南往中国运送,这条东北向铁路就是为了实现出口的多元化。

他说:“随着更多的煤炭和铜矿等资源得到开发,蒙古希望寻找其他市场。蒙古担心,如果只依赖中国市场,又通过中国出口的话,那么向南通往中国的铁路会让中国对蒙古自然资源控制过大。”

美国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研究员达明·马(Damien Ma)也认为,蒙古对中国长期持有戒备心理,担心受中国的控制。而且,前苏联虽然解体,但俄罗斯对蒙古的影响力不容低估。

他说:“蒙古国人一直担心经济上过于依赖中国。所以,实现最终用户的多元化,符合蒙古利益,因为中国现在是蒙古资源商品最大的买主,蒙古希望能向韩国、日本等其他市场出口。这同时体现俄罗斯对蒙古铁路的控制。俄罗斯历史上就控制着蒙古的铁路,所以蒙古铁路建设更倾向俄罗斯。”

英国金融时报说,这条新建铁路采用俄罗斯1.52米的轨距,而不是中国的窄轨标准。列车要想到中国,就必须在边境调整轮距,耗时费力。

*出口自由*

克鲁泽科普夫同时提醒,铁路虽然是通往西伯利亚,但相当长的一段是沿蒙中边境修建,有通往中国的潜力。

他说:“他们是修建一条横贯蒙古的东西向铁路,缩短通往俄罗斯远东海港的距离。但这条铁路还可能与中国其他港口相连接。现在的铁路可以达到中国,但只能通往天津港,所以蒙古方面考虑未来能够连通中国东北地区的港口。”

世界银行批评这条铁路得不偿失,因为通往俄罗斯的运费比中国高两倍。赞成人士却认为,这增加了蒙古的出口选择与自由。他们举例说,达赖喇嘛2002年访问蒙古后,中国采取报复措施,将中蒙铁路关闭了一天多,成千上万的旅客被迫滞留。

蒙古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1月20号接受每日世界财经报导(World Business Report)采访时就谈到了自己的体会。这位曾经就读哈佛大学的蒙古领导人说,蒙古夹在俄中两个大国之间,必须寻求关系平衡,同时寻找新的投资来源。

他说:“我们经常对中国和俄罗斯说,如果能增加第三方的投资,机会就会增加。这样一来,俄罗斯会受益,中国会受益,第三方也会受益。”

额勒贝格道尔吉说,很多美国公司就有兴趣对蒙古进行投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