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国“虎妈”之争凸显美中文化差异


《虎妈的战歌》封面

《虎妈的战歌》封面

自诩为“虎妈”的耶鲁大学华裔女教授蔡美儿(Amy Chua)因其所写的一本有关她是如何以她所谓“中国传统方式”严厉教育两个女儿的回忆录--《虎妈的战歌》(Battle Hymn of the Tiger Mother)而一夜之间成为一个备受争议的人物。连日来,有关“虎妈”蔡美儿的中式严厉教育子女方式的争议在美国不断发酵。两个多星期以来几乎每天都有媒体刊载文章对蔡美儿进行声讨。

*蔡美儿的“虎妈”原则*

在书中,蔡美儿对她的虎妈原则进行了一番描述,其中包括:不许在外过夜;不许和小朋友相约外出游玩;不许参加学校演出;不许抱怨没有参加学校演出;不许看电视和打电子游戏;不许自己选择参加哪些课外活动;所有功课必须拿A;除体育和戏剧课以外,其它科目必须全班第一;不能学习除钢琴和小提琴外的其它乐器;不能不弹钢琴或拉小提琴。

蔡美儿还比较了中国妈妈与西方妈妈的差异。她说,与西方妈妈不同的是,中国母亲认为(1)功课永远是第一位的;(2)A-是个坏成绩;(3)子女必须在数学上领先其他同学两年;(4)绝不能在公开场合赞扬你的孩子;(5)如果孩子和老师或者教练的意见不一致,你必须永远要站在老师或者教练的一边;(6)子女能够参加的唯一活动就是那些能够让他们最终可以拿到奖牌的活动,而奖牌则必须是金牌。
《虎妈的战歌》封面

《虎妈的战歌》封面

然而“虎妈”的虎威还远不止这些。有一次,全家人给蔡美儿庆祝生日,蔡美儿因为觉得女儿制作的贺卡不够精美而拒绝接受。她对女儿的批评也从来毫不留情。她曾经因为大女儿蔡思慧(Sophia)没有礼貌而骂她是“垃圾”(garbage)。为了逼她的二女儿蔡思珊(小名露露,Louisa)练好一支颇有难度的钢琴曲,她威胁要把露露的玩具一件一件地捐给慈善组织救世军(The Salvation Army)。

*美国主流社会对虎妈式教育难以接受*

华盛顿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的英语系教授莫琳.科里根(Maureen Corrigan)在美国公共广播电台(NPR)上发表了对该书的书评。科里根表示,大多数美国读者都难以接受蔡美儿的这种严苛的教育子女方式。她说,“我认为她(蔡美儿)的书的确触动了美国读者的神经,特别是家长。任何在教育子女方面发表激烈言论的书都会在美国社会引发强烈反应,特别是在中产阶级家长中。我认为,我们(美国人)都对自己在教育子女方面是否做得正确而感到非常焦虑。另外一个原因是她的很多言论让人觉得她非常严厉,非常残忍。特别是像我一样的人,从来没有想象过能够用另外一种方式去教育子女。我们从来没有想过用羞辱子女或者是用极其严格的方式来教育子女。”

长期从事美、中教育研究的俄勒冈大学(University of Oregon)教育学院副院长赵勇教授分析说,东西方对教育在文化上的不同认识是美国社会对蔡美儿教育子女方式持批评态度的一个主要原因。“我觉得这里面对孩子的认识(东西方)有所不同。孩子到底是有自己的想法、一个独立的人,还是一个父母的附属品。这是一个观点。西方教育的目的是让每个孩子都有可能发挥自己的潜力,成为一个自己真正追求的人。 ”赵勇说,“第二点我觉得西方认为孩子的少年时代没有中国的那种今天的苦是为了明天的甜那种意识。西方人觉得,一个幸福的童年比什么都重要,每天的生活都很重要。”
蔡美儿在2007年德克萨斯图书节

蔡美儿在2007年德克萨斯图书节

*学者质疑“虎妈”式教育模式*

赵勇认为,东西方对教育成功与否的评判标准也有很大不同。他说,中式教育的一大弊病是简单地把成绩作为判断教育是否成功的唯一标准,这也是美国社会和舆论不认同蔡美儿“虎妈”作风的一个因素。“他们(西方人)认为教育的价值,或者说一个人存在的价值不能以一个单一的标准来评判。因为蔡美儿提到的另一个,也是很多人还没有注意到的就是,她判断孩子成功的标准是非常单一的,比如拿好成绩啊,拉小提琴啊。这是一个简单的评判标准。而很多人认为个人的幸福感应该也算在(这个评判标准)之内。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教育心理学教授吉姆.斯蒂格勒(Jim Stigler)提出,美国人对教育的看法在于每个人都是特殊的,能力是有限的。西方的教育在于帮助孩子找到符合他们自身条件的发展道路,而不是强迫他们成为某一方面的特定人才。斯蒂格勒说:“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在任何领域取得成就。比如说,要想成为一个马拉松健将,你除了要经过多年的努力以外,还要有一个能够胜任马拉松的体魄。否则你没办法在奥运会上拿到金牌。而蔡美儿所描述的那种极端的教育方法就是每个人都有能力拿到金牌,你在没拿到金牌前绝不能停止努力。而美国的教育方法则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好任何事。所以我们的方法是,要对孩子友善一点,帮助他们找到他们能够取得成就的领域。”

*蔡美儿为自己辩护*

面对一片骂声,蔡美儿为自己辩护说,人们并没有完整地阅读她的书,从而没有真正理解她的本意。她在接受多家美国媒体采访时都表示,她的书只是讲述她在教育两个女儿上的一段心路历程,而不是教导人们如何教育子女。

蔡美儿说,如果人们阅读全书,就会发现她的教育法在她更为叛逆的二女儿身上并不成功。她最终选择了放弃,允许二女儿蔡思珊专注于她更喜欢的网球,而不是小提琴。不过,蔡美儿也表示,如果能再选择一次,她仍然会以中式的严厉方法教育子女,但会做出一些调整。此外,蔡美儿坚持认为,西方家长的教育方式对子女的不良行为过于纵容,而且没有为孩子更好地迎接未来挑战做好准备。

*“虎妈”之争凸显美对中国崛起之忧*

与此同时,一些媒体和学者开始了更深刻的反思。洛杉矶时报和时代周刊接连刊登评论文章认为,美国舆论和民众间弥漫的反“虎妈”情绪反映了美国人对美国在与中国等国家的竞争中越来越处于下风感到焦虑和不安,担心美国的孩子们没有做好准备,无法在全球经济竞争中生存。

安妮.墨菲.保罗(Annie Murphy Paul)在时代周刊的文章中写道,“尽管蔡美儿在美国出生、在美国长大,但她所宣扬的那种她所说的传统的‘中国教育子女方法’却深深地触及了一个全体美国人的痛处:我们对我们在和中国还有其它崛起大国的竞争中正处于劣势感到忧虑;我们担心我们的孩子们没有做好准备从而无法在全球经济竞争中得以生存。”

对此,《虎妈的战歌》书评的作者乔治城大学的科里根也有同感。她说:“或许蔡美儿触及到了美国文化中更深层的一根神经。我们对美国在世界上的地位感到担忧,我们对我们正落后于中国和印度等国家感到担忧。而且中国学生的成绩是如此之优秀让我们感到紧张。蔡美儿这样一本对中国式教育方法如此自信的书激起了一种范围更广的文化忧虑,那就是,人们担心美国的下一代将不会像中国孩子们那样成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