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应在国际经济当中承担更多责任


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正在瑞士的达沃斯(Davos)召开,来自各国的代表对中国抱有很大期望,但同时中国投资环境的改变也导致外资裹足不前甚至撤离。

第41届的世界经济论坛于26日到30日召开,来自100多个国家及地区的2500位代表与会。中国商务部长陈德铭率领历年来规模最大的代表团出席。

陈德铭27日在论坛中表示,2011年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10周年,中国将实现更加的开放。并且预估在今后五年内,中国的进口额度将增加一倍,而美国对中国的出口也将达到2000亿美元。

*中国是否愿意脱离新兴国家*

中国在去年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今年的经济成长率预估也有10%。与会代表对于中国寄有厚望,如全球最大广告公司WPP集团的执行长马丁.索雷尔(Martin Sorrell)便表示,中国如果真是强国,则并不适合“新兴国家”的名词。

中华经济研究院的研究员田君美认为,现在说中国脱离开发中国家的新兴经济体还太早了。

她说:“我不认为它可以脱离,而且中国它自己也不敢脱离,因为它自己的内部问题太多了,它还没有那个能耐。因为如果你是一个已开发国家,要承担的世界责任则应该要等同,要增加,但是它(中国)现在一直在规避,一直以它自己国内的问题来说,它们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你如果看它的人均收入,还是在一百多名。”

田君美分析,中国今日的经济快速成长,是依赖大量出口到已发展国家,但金融危机之后已发展国家为了本国就业问题,将工作留在本国,这是中国面临的困难。

台湾经济研究院第六所所长杨家彦认为,世界经济论坛与会代表提出这样的说法,是希望中国身为国际经济社会的重要成员,能够担负起更大更多的责任。

他说:“比如说,该做环保的要做环保,人民币不应该长期压的太低,应该要适度让人民币升值,还有相关的知识产权的保障。然后产业发展,也就是说它过去是把人民币压的特别低,让很多的经济资源集中在中国,所以中国变成世界最大的工厂,这部分的发展策略也应该要做调整。”

*中国排挤外资,美商撤出中国*

比利时商务部长樊尚.范.奎肯伯恩(Vincent van Quickenborne)在世界经济论坛上说,过度的国家干涉,也就是所谓的宏观调控,将造成中国经济无法持续成长,并且对外资产生排斥。

奎肯伯恩说:“特别是在能源产业、建筑业、交通业、电信业等领域,中国大国企都被保护着,因为趋势就是要将外国企业隔离开来,例如华为就获得300亿美元的政府补助。”他进一步说:“这个国家是封闭的。如果你想要在这些领域方面竞争,你完全没办法进入。”

与此同时,由于中国劳工的工资节节上涨,导致了一些外资企业撤离工厂,如生产摺叠椅和烤肉炉具的美可公司(Mcco Corporation),关闭在中国的工厂,转到墨西哥生产。而知名的皮件公司寇兹Coach,也将逐步减少对中国的投资,将生产线移到印度以及越南。

根据全球性的人力资源公司任仕达(Randstad Workmonitor)的研究,88%的中国劳工期望在2011年上调基本工资,此数据是全球最高。

中华经济研究院研究员田君美认为,中国身为WTO一员,是必须开放市场的,但就当前情势看来,中国宁愿牺牲外资,还是不会轻易开放。

她说:“每个国家在这种情况下,都希望中国市场开放它们能够进入,但是中国它自己不敢,也不愿意呀。那个外资如果不进来,去年还是900多亿嘛,现在中国要产业调整,它需要的是技术,相对其他国家,它认为它钱很多了。(如Coach等外商撤离)它觉得没有关系,因为它现在整个人口红利(Demographic Dividend)在可预见的未来是会减少的。”

台湾经济研究院第六所所长杨家彦认为,劳力密集的产业将渐渐从中国流失,转到其他新兴经济体,如有“新黄金代工三角洲”之称的越南、柬埔寨与老挝。而中国的经济政策将导致美中之间磨擦更甚。

他说:“(产业转型)一定会有一些阵痛。所以这是为什么我不太看好中美之间的关系,未来一定还有很多、很多的摩擦。因为中国没办法把人民币快速的调升,因为调升对它的产业冲击太大,可是偏偏美国又希望中国在人民币上面能够做比较大幅度的升值。”

资诚全球联盟组织PwC在世界经济论坛上,向与会的1201位企业执行长进行问卷调查,有高达39%的执行长认为未来经济成长最重要关键在中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