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拟就南海会谈 中越爱恨交加


越南驻华大使阮文诗日前向中国媒体透露,中越两国今年将就南中国海领土争议举行新一轮会谈,不过他没有就具体日期加以说明。有分析认为,中越关系长期亦敌亦友,目前更是牵动和制约中国的南海扩张。

*领土争议头痛 越方表示乐观*

阮文诗(Nguyen Van Tho)对媒体说,他对两国解决海洋领土问题“感到乐观”。

中国和越南以及另外几个他亚洲国家都声称对南中国海部分海域拥有主权,这一带可能蕴藏巨大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

《纽约时报》说,领土争议是中越外交关系中最头痛的问题之一,而且两国对解决问题的途径各怀心思:越南希望把其他国家也请上谈判桌进行多边谈判,中国则喜好进行双边会谈。美国去年年中出面干预,要求中国遵守它2002年与其他亚洲国家达成的行为宣言,这让中国出乎意外。

*投靠美国 越方大化利益*

日本三菱中国研究中心理事杨中美博士对美国之音表示,越南目前已占中沙群岛中的诸多岛屿,让它退出恐怕并非易事;它并且巧妙地靠上美国来平衡与中国的纠纷,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杨中美说:“中国自从提出南海核心利益以后,认为最大的障碍是越南和美国的联合。如果越南得到美国支持,实际上也间接获得俄罗斯武器支持。而且,越南作为东南亚一个中等军事强国,中国要在武力上取胜势必耗费很大的精力。”

*南海边界唯一“悬”机*

中国前驻越大使齐建国曾对“中国网”表示,中越领土边界问题曾经有三块,陆地边界、北部湾边界和南海问题。迄今为止,前两个问题已经依次解决,南海为唯一的“悬”机,中越之间“已无战争可能”。

齐建国说:“中越关系的未来发展前景看好。现在我认为中越关系就剩一个问题了,就是边界领土问题。双方现在也有谈判机制,当然解决主权争议需要很长时间,但是在解决过程当中也可以加强合作。”

*中国争取越南有先机*

旅日中国问题专家杨中美说,战争决非中国的选择,这不仅涉及力量比对,更将伤及中国与整个东南亚国家的关系以及损害中国和平崛起的战略构想。此外,对于越南这个与中国交往密切的邻国,中国占领有利的“争取”位置。

杨中美:“越南和中国在经济交往上非常密切,每年贸易额正在逐渐上升。两国的边境交易和人员交流相当活跃,甚至形成了越南边境的中国化。总之,基于越、中的共同利益,中国在与美国争夺越南时依靠的主要是经济牌和人员交流牌。”

杨中美说,越南在经济和文化上与中国互通,但是在军事上却背靠美国,以获取有利“地形”,因此它与中国的关系定位在妥协和竞争并举中。

*主权利益重大较量*

越南不久前就中国国家测绘局推出的在线地图“天地图”提出抗议,称天地图体现的内容“侵犯了”越南在南海的“主权”。越南外交部发言人阮芳娥说,天地图体现了中国南海九段线,“严重侵犯”越南对相关岛屿的“主权”,也侵犯越南和南海周边国家“大陆架和专属经济区的主权权和裁判权”。

杨中美博士说,越南、中国在领土问题上最可能的解决方式是共同开发;中国将给予越南多大的开发利益将成为一场重大较量,这也将牵动中国与美国之间的关系。 美国无法接受南海成为中国内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