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15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万延海: 在开放社会里维护社会稳定


2011年1月26日,卫生部颁布《卫生部关于建立卫生系统重大事项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机制的指导意见(试行)》,显示中国卫生工作步入维稳时代。近期的新鲜事还有北京社区民警驻区工作、北京举办局级干部“维稳班”、北京各街道和乡镇建立“综治维稳工作中心”、公安部大情报重点人物动态管控系统瞄准七类危险分子。

综观中国政府维稳工作,有下列特点:

1、 维稳绝对优先。在维稳名义下,不仅耗费大量财政资源,政法委和国保警察可以肆意妄为,比如近期禁止了大量学者、律师、民间组织工作人员和媒体人士出境,并把许多活跃人士软禁在家里或绑架到某个陌生的地方。
2、 全面政治动员,比如卫生工作建立社会稳定指标、警察入驻社区等。
3、 政治警察(国保)“勇猛”出世。国保警察对维权人士说的话“打死挖个坑埋了”可以反映这个部门残忍和无法无天的情况。国保警察遵循非友即敌的思维模式,有长期进行政治洗脑或思想改造的传统,是中共以阶级斗争为纲时代的产物。
4、 互联网和电子技术用于广泛的监控和跟踪,公安部把中国自上而下的公安系统变成一个全国性的扁平化指挥作战系统,全国上千万人被纳入维稳重点人动态管控系统,被严重标签化,被电子系统傻瓜般标签化、固定化。

但是,中国政府维稳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不仅注定失败,而且正在严重地伤害其自身。上述维稳系统,在一个封闭、社会成分单一、人民政治上效忠元首的社会,或许会获得阶段性成功,但无法在开放、多元、多彩和动态的社会里获得任何成功。

在开放多彩的社会里,用非白即黑、非友即敌的思维方式,中共政治警察一定会看花眼,不仅失去现实感,而且会发现更多的可疑对象或敌情。发现更多敌情,对统治者也是可怕的,那就是自我实现的预言,许多被当成敌人的人们最终会成为真正的敌人。电子化标签危险分子,输入黑名单,类似“傻瓜相机般”的处理政治问题,只能导致黑名单越来越大,最终导致中共统治的崩溃。

维稳至上,破坏了中国经济发展依赖的法制环境,当本土企业家失去安全感,当行政官员忙于政治斗争而不是国家治理,中国经济将迅速崩溃。

笔者以为,在开放社会里,中共当局需要放弃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走进现实中去,依照法律和国际准则,对日益活跃的人民有信心,探寻和人民共同治理国家的方式,才是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根本之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