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4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伊斯兰政党中东动乱中重找位置


突尼斯和埃及的民众骚乱震撼了北非和中东各国政府,西方国家和很多人士都在观察伊斯兰运动各派在定于今年晚些时候举行的选举中如何重新调整各自的位置。很多伊斯兰政党目前被禁止。

*伊斯兰运动不是突埃动荡始作俑者*

埃及目前的动荡并不是由伊斯兰组织领导的,在突尼斯也不是。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是这个国家最大的反对派组织,该组织称他们会参加抗议,但是没有组织过示威活动。这些示威都是由年轻人发起的,他们对穷苦的生活水平和专制统治感到愤怒。不过,被禁止的穆斯林兄弟会和其它伊斯兰团体受到广泛的欢迎。

罗伯特.达宁是外交关系委员会中东和非洲问题研究项目的高级研究员,他说穆斯林兄弟会和该地区其他伊斯兰组织还会扩大他们的影响力。

他说:“这不是伊斯兰骚乱,不是穆斯林兄弟会策划的活动。事实上,埃及最近五年争议的问题一直是关于自由价值观和自由原则的,而你可以看到穆斯林兄弟会在利用这些话题,有关改革的自由话题。埃及令人不解的情况是,当自由派被边缘化的时候,自由派思想却在埃及政治中成了辩论中心。”

*穆巴拉克防止兄弟会获政治地位*

穆斯林兄弟会作为政党被禁止,并受到多次镇压。他们支持者在最近几次选举中只能以独立参选人的身份出现。

该组织一位名叫阿卜杜勒.弗图赫(译音)的领导人说,多年来像埃及总统穆巴拉克这样在该地区的长期统治者,一直都在试图防止伊斯兰组织获得政治地位。

他说,他们说服了埃及的精英和西方的盟友,称这些组织会通过跨境网络制造暴力,破坏中东的稳定。

他说:“这是错误的,因为世界范围的伊斯兰组织、伊斯兰运动都是现代的和平运动。西方政权,特别是美国政权都害怕伊斯兰组织,这很可悲。的确,伊斯兰运动中有个别极端主义分子,但是伊斯兰运动在全世界范围的主体是一个民族的、和平的、温和的运动。”

在问到穆斯林兄弟会在定于9月举行的选举中支持哪一名候选人时,弗图赫对美国之音说,重要的是今年的确会举行一场自由公平的选举。

*被禁党派拟参加突尼斯选举*

突尼斯在位20多年的总统本.阿里被赶下台后,今年也将举行选举。

突尼斯出生的马斯穆迪是美国伊斯兰和民主研究中心的创始人,他说,至关重要的是,被禁政党伊斯兰复兴运动要被允许参加选举。

他说:“这对突尼斯是一次考验,看它能不能弥合世俗政党和伊斯兰政党间的差距,找到一个可以让每个人都满意的折衷方案。我很乐观,因为我了解伊斯兰政党复兴运动是一个非常温和的政党,历来都是温和的。自从1981年成立以来他们都主张民主。”

复兴运动的领导人拉希德.加努希经过20多年的流亡生活,星期天回到了突尼斯。复兴运动也没有组织突尼斯的群众抗议活动,但是希望在今年大选中获得满意结果。

加努希说,他要把他的复兴运动正式注册为一个政党。他的支持者手持橄榄枝和可兰经前去欢迎他回国。

*世俗人士反对伊斯兰夺权*

一些世俗抗议人士也举行发起行动,高呼口号,反对伊斯兰夺取权力。伊斯兰运动问题专家都说,复兴运动的理念比穆斯林兄弟更加温和。

布伦伯格是美国冲突及防范中心的顾问,他说伊斯兰政党如果希望未来得到国内和国际的支持,就要显示出他们不是一股压迫势力。

他说:“如果你不向民众和所有有关人士展示,民主的结果是为了全体大众的自由,成为多数党或者得到比其它政党更多的支持不成为压迫他人的理由,那么你就只能引起政治精英的反弹,那些人可能转而反对伊斯兰运动,因为他们害怕他们赢得选举。因此必须明确地让每个人感到安全,感到权力过渡到民主制度后他们的基本自由会受到保护。”

最近几天抗议的浪潮也波及了阿尔及利亚,人民要求更换政府。

1992年初,阿尔及利亚第一轮选举后军政府不顾穆斯林基本教派的大获全胜而采取干预手段,宣布选举无效,从而导致长期内战,至今全国仍然实行紧急状态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