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北京外来民工状况亟待改善 (组图)


参加上海世博会建设的农民工(资料照片)

参加上海世博会建设的农民工(资料照片)

年关将至,随着外来务工人员春节返乡潮的到来和讨薪悲剧周而复始的爆发,农民工问题再次进入人们视野,引起社会的关注。

*在京民工生活值得关注*

每年这个时候,都有农民工讨薪事件发生。最新消息有:河北农民工刘德军因讨薪被拒,当着老板面喝下剧毒农药,13天后身亡;广东江门市农民工12人,围住老板的车讨要工资,反被老板撞伤;重庆大足县一包工头为了讨回工程劳务费,爬上高楼威胁下跳,被警方以扰乱秩序为由拘留7天。

记者在北京的采访中并没有碰到这类极端案例,但是,接受采访的农民工们在日常生活中所遇到的问题和困难,同样值得关注。

*收入水平逐年有所提高*

深圳农民工表演反映自己生活的舞蹈

深圳农民工表演反映自己生活的舞蹈

在北京市区一个大杂院里,记者见到老龙一家人。他和妻子,跟妻弟一家三口,合租了一间房,加上从广西来看他们的女儿,屋内一共住了六口人,晚上挤在两张上下铺的双人床上。每月一千元房租由两家分摊,各出500。

老龙说:“一开始,我是在破烂厂,捡破烂。头一天挣了一块钱,第二天挣了两块钱,慢慢地一天挣了五块钱,就慢慢地挣起来的。”

*无合同、无保险现象依然存在*

老龙说,他来自朱德的故乡四川南充,1987年就来北京打工了。24年来,他基本上就是靠“拾荒”---也就是捡破烂---养家糊口。多数情况下搞单干,现在有了单位,拿上了工资。

记者:“工资多少,现在一个月?”
老龙:“现在也是一千八九,两千块钱。晚上白加班,加班不给钱。”
记者:“有劳动合同吗?有三险吗?”
老龙:“没得,什么都没得。”

*物价攀升降低生活水平*

近几年,他把妻子接到北京跟他一起打拼。妻子在环卫部门工作,一直拿最低工资,每月960元,今年刚要涨到1160元。为了省钱,夫妻俩节衣缩食,每月吃饭只花五六百块钱。虽说有手机,可很少使用,每月花费不过三四元。

老龙承认 ,收入比以前多了不少。但是他说,由于物价上涨太多,实际生活并没觉得有提高。

“原先,这么大个油条,这么大个油饼,钱涨了好多倍,我的天哪。最难的是,我们现在就是买房子,差钱了。”

*北京挣钱只能回家乡花*

“春运”大潮中的农民工

“春运”大潮中的农民工

同样差钱的还有来自黑龙江五常市的傅先生。老傅在天安门广场做小买卖,妻子是保洁工,老两口跟小儿子一起住在前门附近一间低矮的小屋里。

他给记者算了笔账:他们一家三口一年挣三四万元没问题,可是房租每月600元,饭费每月一千四五百元,全年别的花费不算,也得两万多元。

当记者问他是否考虑在北京买房时,他和儿子回答说:“哎,我的天呐,不用寻思,连寻思都不寻思。// 也就是在北京挣钱,上我们那二级城市、三级城市去花去。在这边买不起房,消费太高了。在这边,租房子一个月挺贵,买米买面也是挺贵。应该是挣完钱就回去,不可能在北京呆着。”

*就医无法报销成心头病*

还有一件事儿让老傅感到挺闹心,那就是,医药费报销问题。他们的医保在老家五常,由于全国没有实现联网,他们看病只有回五常才能报销。

老傅说:“我还有高血压,打针,得回五常去打去。查出来,还有脑瘤,就是动脉瘤,手术得在北京,估计花六七万,准备来年做,过了春节做。糖尿病,一年也得两三千块钱。报不了,就得自付。这医保没用!”

老傅告诉记者,在新的一年里,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实现在哪里看病,在哪里报销。

*择偶问题困扰年轻民工*

农民工李建学

农民工李建学

相较于上辈人,新生代农民工李建学既有相同的问题,也有不同的烦恼。对他来说, 工作还可以,22岁就当上中铁六局的架桥队长,月工资1800元。他担心的是找对象问题。

记者:“谈对象,在这儿谈,容易吗?”
李建学:“不太容易。我们不太接触(女性)。施工工地,不是这个工地或者是施工现场的人,你不允许进入我们这个施工现场,对外来人员要求特别严格。”
记者:“你们队里面也没有女性?”
李建学:“没有,没有,全部男性。(只能)回家找,别人介绍。”

小李说,他的择偶标准很简单,只要真心对自己好,体谅自己的工作,就行了。

记者:“像你们外出打工的会成为村子里姑娘追求的对象吗?”
李建学:“应该不会吧,因为你工作场地不稳定,而且现在人们生活都比较现实,所以这可能是我们外来务工人员的面临最大的挑战和问题。”

*居住条件急需改善*

在北京当公交车司机的小张对自己的收入还算满意,但是对居住条件却大为不满。

小张:“收入还可以,一月两三千块钱。”
记者:“作为外来务工者,你们希望政府给你们解决的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小张:“住房。现在都是自己租房住。单位宿舍像一般都没有,特少!只能自己跟几个同事一块儿租房。一月二三百块钱吧,租平房,四五个人租。面积,那就没法说了,特别小,一人平均下来,就那一张床的地。”

*物价房价阻碍民工在京定居*

政府举办文艺晚会,慰问农民工

政府举办文艺晚会,慰问农民工

至于未来,一些农民工告诉记者,即便他们有心在北京定居,现实情况也未必允许。

李建学:“自己是想在城市落户,但是你要在城市落户的话,你要能抗得住城市生活的压力。但是,我还是觉得,我们现在整体的一些生活水平,挣得不太多,我觉得,还是自己回农村生活比较合适。”

中华全国总工会的调查显示,工资收入水平低、务工地房价居高不下,是阻碍农民工在务工地城市长期就业、生活的最大障碍。

*政治改革和社会公正受到关注*

谈到理想,来自五常市的小傅说:“理想,就是寻思自己开个店,做点买卖,也不可能是给人打一辈子工,自己当老板。现在是先攒钱阶段,先找个媳妇再说。”

不过,并非所有农民工都只关注自己的小家。在一个官方组织的招待农民工的娱乐活动中,记者看到一块让农民工表达自己心愿的贴板,上面有“祝中国早日政治改革”、“天下为公”等字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