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戴晴: 真如神-建立电讯联络 白区


说长征的故事,不得不补充一点基础常识。

在1980年代前,依据官方正史,长征的伟大胜利,领袖英明而外,仅见广大指战员在主义感召下无比的忠诚英勇。“拨乱反正”之后,再说长征,一连串电台、报务、破译、情报截取、“打着灯笼走夜路”、“玻璃杯里押宝”等等冒了出来。连“如果没有二局,长征能否到达陕北都很难说”这样的领袖语录都面世了。

笔者倾向于相信毛伟人曾如是说。但我们后世叩问历史的人,须一层一层深剥、再前后反复验证,才能看出深谋远虑之大枭究竟在玩什么。比如1970年代他还曾说过一句“二部三部,我该多信谁”——此说未见出版,但我们那时候过来的人都听说了,还旁观了一场这两家顶级绝密单位为争圣眷和资源的较劲。上一句里边的“二局”,后来发展为“总参三部”,职责依旧是侦听并处理国外电台的信号。今天当然想办法钻进对方硬盘了。

我们知道,电报最早在世界上出现是18世纪中期,也就是大家都熟悉的莫尔斯电码。到义和团奉旨攻打东交民巷的时候,中国在沿海地区已经有了商用无线电报——那时候陈独秀刚刚入东京参加“励志会”;毛泽东正在父亲督导之下学记账。无线电报这一阿物儿成为中共手中利器,已经是吃了蒋介石大亏的时候。

共产国际坚持对其中共支部实施直接领导。开头主要靠面对面开会,或者信使传递文件。通讯联络虽说届时已然进入中国革命,但主要为“联俄容共”的国民政府和国民军而设。到了1928夏天、到了遭清肃的中共只能到境外去召开的自己代表大会的时候,在上海建立国际直达中共的无线电通信,已是迫在眉睫。

从目前披露的资料看,开完六大回来,经请示并获得批准的周恩来即着手实施。但苏联那时节并没有如1950年代那样“整套设备援建”。1928年深秋,回到上海的周先生在他原先只有总务科、情报科和白刃见血打狗红队的中央特科,增设了“第四科”,即无线电通讯科。日后的外贸部长李强他们,开始到处寻摸零备件,动手攒机:以当时上海的条件,鼓弄出第一部“收发两用无线电台”,竟用了一年的时间。而此时,正统的国民政府、中统、军统和国民革命军,其无线电收发手段,无论建制、器材、技术、人员、培训……,都远在已成敌手的“赤匪”中共之上。

有趣的是,中共这边的无线电技术人才,相当一批出自对方,比如特科鼻祖钱壮飞就出身于中统无线电训练班;王铮毕业于南京军事交通技术学校;还有最后到了1980年代中期才弄清的军统重庆电讯总台里边,竟有一批从学员时候就潜伏下来的共党。

上海特科也开始了自己的培训:英文、无线电技术、报务与世界通用电码,手键抄收英文字母和数字……。这批人里,有直接涉及那封最为诡谲的“9月9日长征密电”的左路军电台台长宋侃夫;还有他上海训练班的同学、江青初抵延安时候的相好徐以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