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1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国财政部就国际经济政策和汇率政策问题向国会公布半年报告


华盛顿——美国财政部今天发布了“就国际经济政策和汇率政策问题向国会提交的半年报告”,美国财政部是按照《1988年综合贸易与竞争力法案》的第3004条和3005条的规定编写这一报告的。本报告的内容涵盖了2010年的国际经济形势和汇率形势。在与本报告存在相关性并且有现成文献和数据的前提下,涉及2011年1月的数据和事态发展也包含在本报告中。

去年6月人民币的汇率恢复了灵活性,在过去的几个月中,人民币对美元的双边实际汇率加速升值,在胡主席访问期间,中国承诺要加大扩大内需的力度,并要进一步增强汇率的灵活性。鉴于上述情况和中国所做出的承诺,财政部已经认定,在本报告所述期间,在涉及中国的方面,法案的第3004条所罗列的标准并没有得到满足。但是,财政部认为,迄今为止的进展是不够的,需要加快取得新的进展。财政部将继续密切关注人民币汇率升值的速度。

如需阅读本报告以及过去的报告,请访问以下网址:http://www.treasury.gov/resource-center/international/exchange-rate-policies/Pages/index.aspx.

=======================

摘要

《1988年综合贸易与竞争力法案》( 下称“法案” )要求财政部长每半年提供一次有关美国主要贸易伙伴的对外经济政策和汇率政策的报告。根据该法案第3004条,本报告必须考虑“是否各国出于以下目的而操纵本国货币与美元之间的汇率: 为了防止实际国际收支状况发生调整,或者为了在国际贸易中获取不公平的竞争优势。” 本报告所述期间为2010年。财政部已得出结论,在本报告所述期间,美国的任何主要贸易伙伴都没有达到本法案第3004条所罗列的标准。

美国经济在继续复苏,自2009年年中以来,美国经济已实现连续6个季度的增长,累积增长率为4.5%。在2010年期间,私营部门的企业的就业人数增加了130多万,失业率从9.9%下降到9.4%,但是,失业率仍然高得令人无法接受。以下因素为经济的复苏做出了贡献:《美国复苏与再投资法案》规定的财政刺激措施;《金融稳定计划》;与楼市相关的措施;美联储为放松银根和缓解金融状况所采取的措施。为了确保复苏是持续的,在12月,国会通过了《2010年有关减税、延长失业保险和增加就业岗位问题的法案》,奥巴马总统签署了此法案。联邦预算赤字从2009财年的1.4万亿美元(相当于GDP的9.9%)降至2010财年的1.3万亿美元(相当于GDP的8.9%),经济状况和金融状况的改善是导致预算赤字减少的部分原因。奥巴马政府致力于继续大幅减少赤字,致力于让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走上一条可持续的道路。

全球经济总体复苏的势头已大幅增强,但是,新兴市场经济体和发达经济体复苏的速度存在相当大的差异。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2010年的全球经济总量高于预期,全球总体增长率约为5%。这一结果明显高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原来的预测,在2009年年初,即危机最严重的时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曾预测全球经济2010年的增长率为1.9%,2010年年初的时候,该组织预测2010年全球增长率为3.9%。实际上,2010年新兴市场经济体的整体增长率为7%,它们对全球经济增量部分的贡献率为68%,而发达经济体的增长率为3%。德国、日本和美国的增长率高于原来的预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目前预测,2011年和2012年全球增长率都为4.5%。

2010年各国经济复苏的速度出现了分化,全球经济形势有以下若干个主要的特点:首先是人们对主权债务的担忧加剧,特别是对欧洲的主权债务,这导致欧洲有关国家的利率和息差上升。在4月和5月发生的希腊危机期间,投资者减少了自己的风险敞口,金融市场的波动幅度加大,资本流向避险货币和具备避险功能的国家和地区。后来,在临近2010年终的时候,即在爱尔兰发生危机期间,金融传染的严重程度不如希腊危机明显,但是,欧洲外围国家的主权债券收益率上升,并且目前仍处于高位。这些外围国家的经济状况给整个欧元区带来了重大的下行的风险,如果危机没有得到遏制,它们的负面影响会延伸到欧元区以外的国家和地区。

第二个重大的事件是,大宗商品的价格全年持续攀升,包括石油和石油以外的其他的大宗商品。造成价格上涨的因素包括:全球经济走强;天气状况差强人意;大宗商品的供应量没有跟进。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估计,2010年石油和其他大宗商品的价格上涨了20%-30%。由于粮食价格和作为原材料的大宗商品的价格上涨,再加之某些国家的闲置产能减少,大多数新兴市场经济体的通胀率都面临上行的压力,这迫使这些国家的政府收紧银根。发达经济体的通胀形势看起来相当平静,而日本政府在继续应对内需疲弱和通缩的问题。如果在全球经济增速提高和石油需求量增加的情况下,石油供应量没有相应地增长,那么,油价上涨将给复苏带来风险。

第三,流入新兴市场国家的资本在2010年呈现出旺盛的势头,特别是在下半年。导致流入新兴市场国家的资本增加的根本原因是这些经济体的走势向好,特别是相对于发达经济体而言,并且,对新兴市场国家的投资可以带来更高的收益率,特别是在发达经济体继续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情况下更是如此。现有的数据是不完整的,并且存在时滞的问题,尽管如此,现有的证据表明,流入新兴市场的资本的规模在2009年已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并且同样的速度一直持续到2010年年中。从9月底到11月的第一周,流入新兴市场的资本数量增加,主要是流向股市,然后,数量逐渐减少。到了12月,资本流入量恢复到的水平相当于过去的18个月时间里大部分时间的规模,也就是相当于危机发生前的几年时间里的规模。针对这一局面,有多个国家要么已经实施应对措施,要么正在酝酿要推出应对措施,这些应对措施指的是资本管制或者审慎措施。某些国家对资本流入设限,并为了维持僵硬的汇率对外汇市场进行干预,这导致资本转而流向那些实行资本账户开放和汇率政策更灵活的新兴市场国家,这迫使后者承担了调整所带来的大部分压力,并且导致其中的某些国家出现本国货币汇率高估的情况。

第四,本来全球衰退和全球贸易的急剧滑坡曾导致全球经常账户失衡的程度有所缩小,但是,全球经济的复苏已导致各国的对外失衡的程度再次温和扩大。如果大规模的对外失衡问题部分地卷土重来,这将给未来的全球增长带来风险,二十国集团的领导人认识到了这一风险,他们在首尔一致同意要设计一个框架,以进一步明确对哪些失衡需要采取纠正措施和预防措施。作为《首尔行动计划》的一部分,各国领导人一致认为,要增加汇率的灵活性,要实现市场化的汇率机制,在市场化的汇率机制下,汇率要反映深层次的经济基本面。二十国集团的领导人还一致同意,要避免让自己国家的汇率出现竞争性的贬值。

在汇率政策方面,本报告对10个经济体进行了评估,这些经济体占到美国对外贸易量的将近四分之三。在这些经济体中,许多经济体实行完全灵活的汇率。有若干经济体实行管理更严格的汇率,严格的程度在各国之间是不同的。本报告强调要加大汇率的灵活性,这主要是指中国,但也包括其他的经济体。

2010年6月,中国政府再次允许人民币汇率根据市场供需状况升值。自中国政府宣布这一政策以来,截止到1月27日,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已累积升值3.7%,按名义汇率计算,这一升幅相当于每年升值约6%。因为中国的通胀率大幅高于美国的通胀率(在2010年下半年,中国的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涨幅比美国高出5个百分点以上),所以,如果扣除通胀因素,按实际价格计算,人民币对美元的升值速度是更快的,如果这一速度持续下去,人民币升值幅度相当于每年超过10%。在人民币的使用方面,中国也正在放宽限制。这些改革将逐渐削弱那些有助于中国政府管理汇率水平的管制措施,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改革将提高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水平。

中国积累的外汇储备的规模在继续快速扩大(这意味着,有巨额资本从中国公众那里流向发达国家),人民币的实际有效汇率基本没有变化(特别是考虑到中国的可贸易的商品行业的生产率在快速提升),中国的经常账户顺差在扩大,所有这些情况表明,人民币的汇率仍然处于大幅低估的状态。无论是针对美元,还是针对中国其他主要贸易伙伴的汇率,允许人民币的名义汇率加快升值符合中国的利益。否则,中国将面临以下风险:通胀率加快上升;国内信贷过快扩张;房地产价格和股票价格面临上行压力,所有这些都会威胁未来的经济增长。中国的总体战略要求加强内需,由于中国的汇率政策试图限制人民币升值的速度,这也有悖于上述战略。并且,中国的渐进式汇率政策也加剧了某些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目前所面临的重大压力,这些经济体实行的汇率机制灵活性更大,并且它们的汇率已出现大幅升值。

在中国,许多人认识到,相对于世界经济的规模,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很大,中国不可能继续依赖外需来实现增长。他们也认识到,在中国为改变增长方式所做的工作中,汇率灵活性应该有一席之地。在胡主席于2011年1月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期间,在奥巴马总统和胡主席的联合声明中,中国承诺:“中国将继续坚持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转变经济发展方式。”

去年6月人民币的汇率恢复了灵活性,在过去的几个月中,人民币对美元的双边实际汇率加速升值,在胡主席访问期间,中国承诺要加大扩大内需的力度,并要进一步增强汇率的灵活性。鉴于上述情况和中国所做出的承诺,财政部已经认定,在本报告所述期间,在涉及中国的方面,法案的第3004条所罗列的标准并没有得到满足。但是,财政部认为,迄今为止的进展是不够的,需要加快取得新的进展。财政部将继续密切关注人民币汇率升值的速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