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1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万延海: 在开放社会里保护个人政治安全


中国是中共一党专制国家,警察把政治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宗教异端人士送入监狱、劳教所,或实施严格监控,时常被限制人身自由等。警察监控人们的通讯、网络活动、身份信息,秘密警察渗透到政治或社会活跃人士中间。

中国民众通过个人或团体的方式,在境内境外,包括通过互联网,积极参与公民权利保护和推动民主化的工作。人们为保护自己或同伴的安全,防止团体被渗透,难免会用疑虑的眼光观察,担心受到特工人员的迫害。这种担心,在曾经受到迫害和伤害的人士中,更加明显。担心、怀疑,已经成为人们安全感的一部分、生活的一部分。

但是,维护人权,为民主战斗,人们必须面向大众,与陌生的大多数打交道,而无法知道人们的底细、也难以知道人们的底细。为民主战斗的人们,时常就生活在这种矛盾心情和对安全的焦虑之中。个人的心情被破坏,私人生活受到影响,有些人变得难以与人相处,甚至同仁们生出很多是非来。人们希望把那个危险的特工找出来。

但是,找出特工或告密者的努力是难以有结果,也是无意义的。我的理由如下:
1、 肯定不是一个或几个特工或告密者,找出一个或几个,依然无法获得安全或无法有安全感;
2、 一些维权者具有非凡的勇气,比如去天安门广场示威、公开发布邮件或手机短信呼吁结束中共一党专制、推特上发言大胆,身份和挑战性都是公开的,其根本无需考虑身边的特工或告密者,因为也无密可告。
3、 因为缺乏充分的信息,我们难以作出有意义的判断,但却足以破坏我们个人的心情和一起工作的环境。

维权人士、民主斗士们应该怎么做呢?我个人认为,维权人士和团体需要有一些基本的防范意识和防范能力,比如对他人隐私和身份的保密意识和制度、网络安全的能力、依照法律办事的意识、不说过头话以及不要被人吹捧后忘乎所以,但大可不必整天处于焦虑中。

维权与民主人士需要意识到,我们需要面对公众,也就是说,我们永远不可能知道奇怪的眼神来自哪里。我们一方面要意识到,我们生活和工作在一个有很多特工、监视或告密者的环境里,我们无法知道谁究竟是谁,也就是说,每个人都可能是我们担心的对象,但同时,我们应该有信心继续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因为这是自己的选择,需要勇气和信心去面对。

我们也需要心存善意,当政者并不是铁板一块、更不是完全的恶,而是一个复杂和不断变化的情况。我们需要用积极的态度去影响具体的政府工作人员,无论其身份公开或隐藏;我们需要认识和把握当政者的逻辑和游戏规则去为自己获得生存和发展的空间。

当然,特定团体,制定特定的安全制度,也是需要的,但这些制度不仅护卫自己,也可能限制自己,甚至会远离自己需要争取的大众。

无论我们是否心存善意,面对中共当局,维权人士个体或团体依然是弱小的,随时会遇到伤害。我们或许需要有专人或团体去研究保护维权人士的机制,提供维权人士保护自己的知识和条件。这将是一个长期的挑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