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6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龚小夏: 专制、动乱、稳定


在美国政府明确地表示希望穆巴拉克离去之后,这位统治埃及的强人对美国ABC的记者说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他表示,自己在公众生活中已经过了六十二年,很希望离开。但是,“如果我今天辞职,就会出现混乱。”穆巴拉克还透露,他对奥巴马总统说:“你不了解埃及的文化,所以不清楚如果我现在就下台会出现什么情况。”他警告说,如果他一走了之,美国人担心的穆斯林极端分子就有可能夺取政权。

中国人听到这番话,大概都会感到有点耳熟。1989年的邓小平说过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话,而在过去二十多年中,这番话也被掌握着政权的中国共产党重复了无数回。每当有人提出政治社会改革的要求时,政府就会强调说,只有共产党能够维持中国社会的稳定。如果没有共产党,中国就会动乱,人民就会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其实,这种说法也算是古来有之。当年被人骂为“汉贼” 的曹操就说过:“设使国家无有孤,不知当有几人称帝,几人称王。”

可悲的是,无论是穆巴拉克还是邓小平还是曹操,他们说的话恐怕不见得错。那些长期被少数人把持政权的国家一旦出现了权力真空,动乱甚至流血和战争都不容易避免。在这个过程中,受害最深的必定是普通民众,亦即古人所说的“乱离人不如太平犬”。以这种乱离的前景来要挟国家与世界,拒绝民主化,拒绝改革,拒绝放手权力,是所有专制者的拿手好戏。而像埃及与中国这些具有重要历史与现实地位的国家里,这种要挟总是非常有效。想到整个中东地区的混乱,想到一个十三亿人口大国的动荡,整个世界都会感到不寒而栗。许多人宁可选择稳定的专制,而不希望出现无序的民主。

然而不幸的是,专制政权所能提供的太平永远是表面的、暂时的。没有安全阀门的高压政治最后结局,往往是被迫沉默的人民在愤怒中爆发。而由于社会缺乏有机的组织力量——比如能够发出各种不同声音的在野党以及独立媒体——,这样的爆发具有惊人的破坏力。在今天这种全球化的环境下,不仅本地的人民受害,而且世界各国都会遭受池鱼之殃。新的专制者在这种情况下又再次成为可能。

专制的悲剧成为专制的通行证,这真是现代的悲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