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0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警惕埃及连锁 中国政府继续封堵视听


中国政府在警惕埃及动乱引发连锁反应的同时,继续走外交避重就轻、内政封锁视听的路线。

*定性“骚乱” 支持埃方维稳*

自从埃及发生连续反政府抗议事件以来,中国政府一直把事件定性为“骚乱”。

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2月10日就埃及局势回答记者提问时说,“中方理解并支持埃方为维护社会稳定和恢复正常秩序所作的努力,主张埃及的事情应由埃及自主决定,不应受到外来干涉。相信埃方有智慧、有能力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办法。”

美国《纽约时报》说,如果这一切发生在另外一个时代,中国领导人可能会听任人们对埃及抗议活动的讨论四处流传,然后等待它自行消亡;不过,“全球近年来对独裁的挑战和中国部分地区的暴动让中国政府不敢轻易放过这类讨论的声音”。

*官媒选择性“对症下药”*

山东的民权活动人士车宏年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国家媒体在报导埃及事件上“有选择地”针对自己的国情“对症下药”。

车宏年说:“中国媒体基本不报导埃及;即便报导也是埃及政府如何与反对者谈判,拒绝让步;至于抗议者要求穆巴拉克下台,彻底变革独裁体制、结束专制,媒体不谈,予以回避。”

车宏年说,虽然中国政府对震惊全球的埃及事件采取处变不惊的策略,刻意营造“静态”气氛,声东击西,但是中国庞大的网民群体却仍然得以了解埃及动乱的虚虚实实。多达两、三亿网上看客的“议论纷纷”构成巨大的传播力量。互联网上有跟贴说:“埃及人民要求结束专制。”

*贵阳严禁私传埃及消息*

与此同时,中国西南的贵州省有民间人权倡导者在贵阳市公共场所宣讲北非民主潮和传播印刷新闻,遭到当地公安人员以多种途径进行干扰和制止。

“人权研讨会”成员陈西对媒体说,警方连日来禁止相关人士发放关于埃及和突尼斯反政府抗争的传单;他们说现在属于非常时期,希望不让中国民众知道北非的情况。这显示中国政府与中东专制国家一样,担心这类反政府活动在国内引发连锁效应。

陈西对美国之音表示:“在中国大陆争取言论自由、争取话语权是非常艰难的;除了遭受警方的打压之外,在经济上也面临风险,警方随意对印刷品予以强行没收。总之我们是在艰难的情况下争取自己的权益。”

*另类“新闻人”艰辛促变革*

同为“人权研讨会”成员的人权捍卫人士、72岁的贵阳居民糜崇标说,他7号参加贵阳民权广场等地的“民权橱窗”活动、宣讲北非民主潮讯息时,遭到当地公安的暴力殴打,不过他愿意用生命换取政治改革和人民掌权的政府。糜崇标同时也是自制传单散发消息的另类“新闻人”。

他对美国之音说:“很多阿拉伯国家都对独裁统治不满,因此形成地区革命。这是共产党急须封锁的,他们怕得要死,不让老百姓知道。这样的事情我特别需要报导出去,让老百姓知道。”

糜崇标告诉美国之音,领取一千元退休工资的他两年前开始自费从事新闻传播,向老百姓传播被政府封锁的消息。他每周五个工作日从互联网下载被封锁的新闻,星期五下午大量复印,周末前往公共场所以每份一元人民币的价格进行销售。“个体起家”的他现在已经获得了近两百人的支持,他的“售卖”团队正遍布全市大街小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