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3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戴晴: 真如神-建立电讯联络 苏区


不知数月前“重走红军道”的“正司局级干部”们有没有人手配备一台iphone4或者黑莓 ——以模拟井冈山当时的电讯联络。其实朱、毛红四军那时候还真没“来电”,见识军用无线电通讯,要到蒋介石打完“中原大战”,将目光转向“中国当时最大的祸患”共产党。

1930年底,国军对苏区实施“第一次围剿”。嫡系中央军有器材兼有人才,无奈龙岗一战18师大败,极为稀罕的“半台机器”、“半部密码”落入红军之手,连被俘报务都立地成佛,参加了红军。10天之后,“经毛泽东、朱德正式批准,以(原中尉报务员)王铮等人为骨干,成立了红军的第一支无线电队”。

到后来,又有了第二次和第三次反围剿胜利,红军缴获多部无线电台。到周恩来他们陆续从上海潜入苏区的时候,“无线电队”里边专门执行侦听任务的侦察台,已经从总的通讯部门中分离出来——毛说的“军委二局”自此成立,专门执行无线电侦察。

1934年9月,“大搬迁”(长征)上路迫在眉睫,国际与苏区中央的无线电联络中断。

这“中断”,说得更确切些,是共产国际“中国支部”与莫斯科“总部”通过“上海临时中央”(以及以种种掩护身份留在上海的“鬼子”们)曾经有过的大、小两部电台的联络断了——不但器材,从留在上海的“书记”、联络、报务,时至1934年秋,几乎全部遭遇查获、逮捕、叛变。

之所以在这里使用“几乎”两字,是因为那时节国民党中统以它恩威并施的策略对付上海满坑满谷的匪党,的确“战果辉煌”。但是,志得意满的陈氏兄弟也并未收全功:一批机警、坚韧的理想者,在上海坚持活动直到1935年7月,直到中央红军过了雪山。这一小批人的故事,我们将在后边重点细讲。目的无它,只想细究,对此毛泽东为什么从来不说;只想细究,为什么在1937年拿下延安之后,刻意延揽刘少奇,发布“在前任领导之下”,“革命力量红区损失90%,白区损失100%”这一令柯庆施等人当场暴跳之说;以及此说,在他攀登权力高峰的征伐中,有过怎样的关键贡献。

这里先说电讯联络。苏区通过上海的联络断了,莫斯科与瑞金有没有直接的电讯联系呢?现在已知潘汉年说过,有虽有,可惜那台机器功率太小,只能断续收到“远方”发来的讯号而发不成功。于是,长征上路的时候,这台“废物”根本就没带上。可以说,自1934年10月下旬,踏上征途的中共中央与莫斯科完全断了联系,直到1936年8月——潘汉年带着新密码抵达延安。

与“远方”断了联系,一路逃命的中共中央,与各方面军、各军团、还有其他各根据地——鄂豫皖的张国焘、湘西的贺龙任弼时、赣东北的方志敏、留在原地的项英……陕北的刘志丹——有没有联系?他们之间有没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