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1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东动乱为中国敲响警钟(二)


一个月以来,从突尼斯到阿尔及利亚、再到也门、约旦和埃及,反政府示威风起云涌、此起彼伏。发生在西亚、北非的动荡给存在类似问题的中国敲响了警钟,引起了中国人的关注和思考。

*中东骚乱对中国具有启示作用*

分析人士认为,中东的骚乱对于中国有启示作用,因为导致那里反政府示威的诸多因素中国几乎都有。在中国,腐败横行已经成为百姓对执政党最不满意的问题之一;物价不断攀升,涨幅虽不如中东某些国家,但已令低收入人群叫苦不迭;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基尼系数超过警戒线,达到0.5,社会处于可能动乱的“危险”状态。

其实,如果单从经济增长的角度来看,骚乱国家的表现并不算太差,中国更是独领风骚。根据美国中央情报局提供的数字,2010年,埃及GDP增长5.30%,世界排名49。这几个国家中增长最慢的约旦,也达到3.40%, 高于美国、英国、法国、日本等老牌发达国家。中国则遥遥领先,高达10.30%,增长居世界第五。

*宪政改革滞后导致官场腐败盛行*

北京政治学者周舵认为,中东国家发生骚乱,国家宪政改革滞后是主要原因。他说,没有宪政对于政府权力的约束,肯定会出现腐败盛行、官员滥用权力的现象。从这个角度说,中东的事件对于中国“太有启发意义了”。

他说:“如果中共不尽快把宪政改革、法制推上轨道的话,将来五到十年之内,就是这个局面。在中国,如果说是某种极端主义势力上台的话,那就不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了,那就是‘新毛派’了、‘极左派’了。”

尽管在体制上中国跟这些国家有很大不同,但是往往被归为同类,都属于专制政权。根据《经济学人》杂志的2010年民主指数排名,在184个国家中,约旦排名第117位,在骚乱国家中还算是最靠前的,中国排在第136位,最差的也门则排第146位。

2010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排名也有同样情况。根据“记者无国界”组织的排名,在几个骚乱国家中,情况较好的约旦只排在第120位,最差的也门位居第170位。中国则名落也门之后,排第171位。

*中国若不改革将会失去可持续性*

北京历史学者章立凡认为,现在中国社会已经到了一个节点上了,不改革,将会失去可持续性。

他说:“原有的30多年的中国模式(的)发展已经走到尽头了。如果没有新的格局出来的话,按现有的这种格局苟延残喘下去,这社会是要撕裂了。现在,恐怕最大的问题还是一个利益的格局。就是说,现在社会没有一个公正的分配机制,没有一套从宪政角度能够对政府进行监督的机制,而这个是非常危险的。”

*改革惠及民生 暂无动乱之忧*

但是,这是否意味着,下一个“解放广场”就是天安门呢?美国《纽约客》杂志一篇文章的答案是否定的。文章作者在埃及和中国都生活过。他说,埃及是一个处于停滞状态的国家,无论其基础设施、经济还是领导层,30多年来均未有任何重大改善。而中国却经历了持续不断、令人目眩、甚至剧烈的变革。

文章说,中国改革成果的分配并不均等,少数人通过贪腐和非公平手段从中获益。但是同时,普通中国民众的生活也在持续改善,其速度之快足以使人们感到没有必要推翻现行制度。

北京大学教授商德文也认为,“茉莉花革命”至少目前不会在中国发生。他说:“老百姓闹呢,他主要是经济问题,吃饭穿衣这一方面。他能生活下去的话,谁起来造反呢?他不会起来造反的。中国目前经济可以发展,虽然是有些问题,它慢慢地改善。”

不过他认为,政治改革是必要的。他提到,最近一个名叫“延安儿女联谊会”的“红二代”组织向中共建言,要求十八大以后逐届推行全国党代表直选。

*权贵资本劫持改革旗帜*

1987年的中共十三大就提出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并拿出了一套构想。但是,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改革停摆了。

章立凡说:“现在来看,正是由于这套东西停摆,造成了权贵资本把改革的旗帜劫持,改革已经发生了异化。现在改革在老百姓的心目中已经变成了另一种名词,变成了一种‘掠夺’的代名词了。那这样,你这社会公正又从何实现?”

他提醒执政党,不要从反面接受中东抗议浪潮的教训,只知道镇压。他呼吁中共要懂得变通,知道妥协,弄清何为民主、何为共和。

*民众希望改革别再拖延*

在中国互联网上,人们也在讨论这个问题。西蒙周在博文中说,中国现在面临的问题都是体制性、结构性的。要解决这些矛盾,不能只靠嘴上说几句动听的话。

他说,在辞旧迎新之际,中国百姓们不想有埃及的动荡却想着自己的国家能稳定发展,更想新的一年自己能生活得畅快幸福,对执政党唯一的期望则是该改的改起来,别再拖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