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秘密视频:陈光诚一家遭严密软禁


陈光诚遭严密软禁视频截图

陈光诚遭严密软禁视频截图

*视频来自国内一位政府朋友*

一个总部设在美国的维权机构披露了中国知名维权律师陈光诚近况的视频。这是陈光诚自去年9月9日刑满出狱后,外界首次得知他被当局严密拘禁与世隔绝的艰难处境。

总部在美国的维权组织--对华援助协会2月10日公布了这段视频。该协会说,视频来自“中国国内一位不透露身份的政府朋友”。

*陈光诚从小监狱步入大监狱*

陈光诚一开始就在这份显然是秘密拍摄的视频中说,他“从小监狱走入大监狱已十来周了”,每天都有3组人马对他进行严密监控,不许他和妻子与孩子迈出家门一步。

陈光诚说:“每个组有22个人,总共有三个组,平常就有6-7辆车,加上几个人的专车,还有现在国保部门的两、三个人每天在这儿,所有现在有十几辆车,从村口、村外,一直到公路,然后我家周围一个组,外面一个组。对内是防止我走出家门,对外是防止外人来看望我。”

在视频中可以看到,山东临沂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站在家中,身穿深色外衣,戴着墨镜,直面摄像机,还可以看到监视人员在陈光诚家围墙上露出一张脸,在不停地张望。

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说,在围墙边堆得高高的玉米杆也挡不住监视:“我为了不让他们看到我们家院子,我把玉米栉放得很高,但是他们还是到了邻居家,放梯子朝我们家看,每天都是这个样子,一定要看到我们在家干什么。”

陈光诚说,当局为了阻止他与外界联系,对村民、邻居和他的亲属实行恐吓,称他是“卖国贼”、“反革命”,不让周围的任何人敢去帮助他。

*电话、手机被切断*

与此同时,当局还切断了陈光诚的手机信号,停了家中的电话:“刚回到家的时候,他们就安了一台干扰器,还有一台控制器,后来他们发现我还能打电话,就在我的东、西邻居家各安了一个手机屏蔽仪,使我们这里不能有一点手机信号。而且在我回来之前就把我所有的电话都停了,我觉得这是公然违反宪法的一种行为。”

陈光诚自出狱后与外界失联。记者、律师、支持他的民众、网友纷纷前往陈光诚家乡看望他,但他们不是遇到官员的阻拦,就是遇到身份不明的人挥舞棍棒的恫吓。

*全球关注陈光诚*

陈光诚的境遇引起了中国海内外的极大关注。在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上个月访美之前,美国国务卿克林顿在一次讲话中提到的几名中国维权人士中就有陈光诚。

今年40岁的陈光诚因幼年生病致盲,自学法律知识。他在2000年发起“残疾人维权项目”,帮助村民与残疾人维权。因为陈光诚揭露了当地政府在执行计划生育政策时采取各种非法强制手段而受到当局打压。2006年8月沂南县人民法院以“故意破坏财物罪”与“聚众扰乱交通罪”判处陈光诚四年零三个月有期徒刑。

*江天勇:这是非法拘禁*

曾经参与陈光诚辩护案的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对美国之音说,以前对陈光诚的判刑是一种不公正的枉法裁判,现在对陈光诚的软禁更是一种非法拘禁,因为他已经服完刑回家,没有任何理由对陈光诚及其家人采取这种严厉的监控。

江天勇律师说,当局对陈光诚的做法不仅非法,也不人道:“陈光诚从监狱出来后,长期以来他身患肠炎,他想去治病,也没有能够。他的妻子也没法出去,完全靠他70多岁的老母亲去买菜、买米、买面,来供应他们一家人的生活,从这一点来说,也是完全不人道的。”

*官员恫吓:说你有罪,你就有罪*

陈光诚在视频中谈到了这段视频披露后可能给他和家人带来的危险。他说,一名张姓官员曾经带着一拨人到他大哥家中说,现在就是要再找机会“治你们的罪,反正是一党执政,说你有罪,你就有罪”。

陈光诚说:“有7、8个人跑到我大哥家里公然说:‘现在我们就是要找事,就是要让你们受不了,就是要让你们反抗,然后好找机会治你,比如说,你前边两个罪不就是个例子吗?明明没有,就给你安上了,你能怎么办?你能说清楚吗? 都5年了你们不是还没说清楚嘛!陈光诚现在出来了,是不错,可是随时还可以进去。’”

陈光诚曾获多项国际人权奖项。他被评选为香港《亚洲周刊》的“2005年风云人物”、美国《时代周刊》2006年“塑造世界100人”;2007年陈光诚荣获被誉为亚洲诺贝尔和平奖的“麦格塞塞奖”。

==================================================

VOA国际新闻:陈光成在网络录像中抗议被拘禁

中国一名主要的活动人士陈光成在最近的英特网录像中抱怨说,他和妻子被拘禁在家中,并日夜受到监视。这一录像星期四出现在视频分享网站You Tube上,这是自从陈光成去年九月被释放以来 第一次提供了关于他的信息。

陈光成2006年入狱之前指责计划生育工作人员强迫几千名妇女在怀孕晚期作人工流产或者作绝育手术。长达一小时的录像是由美国人权组织‘援助中国’发布的。该网站说,他们从中国政府内一位匿名朋友那里得到了这份录像。

录像开始有很长一段显示一名看来象是安全人员的男子从一堆玉米杆后面向陈光成的屋子偷窥。然后,摄像机转向了这位盲人活动人士。

他对24小时受到监视表示不满,并说,他和他妻子不能离开这屋子,甚至不能出去买食品。他说,我走出了狭小的监狱,又走进了一个大监狱。

相关视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