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对比新闻:历史学者揭遵义会议真相


遵义会议会址

遵义会议会址

中国历史学者高华在报刊发表文章,谈到了中国有关长征的一些事实和真相问题。高华说,中国一些老红军对长征的一些回忆,在编辑中被刻意删除,导致现在留下的一些是不完全的记忆和真相。

*高华:长征真相被删除*

南京大学历史教授高华在羊城晚报(12月4日)发表文章,题目是:红军长征记忆中有哪些真相被删除了?文章说:中国工农红军35年长征到达延安后,(36年)曾组织参加长征的军人写过一本书(从200篇稿件50万字中筛选编辑),由作家丁玲,成仿吾编辑,总政治部宣传部长徐梦秋统稿,朱德题写书名:红军长征记,又名:二万五千里。

高华说,美国记者斯诺写《西行漫记》(又名《红星照耀着中国》很多素材都源于此书。但是,这本书后来并没有原汁原味出版发行,总政治部1942年作为“党内参考资料”印发部分内容,给了部分“同志”,并希望他们“妥善保存”不得转借,不得翻印。

长征(1934.10-1935.)对中国共产党来说,其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从共产党1949年当政以来,长征一直是执政者用来教育人民的重要内容。用各种形式和题材表现长征的作品汗牛充栋,文革前创作的[长征组歌]是用声乐舞蹈形式赞美长征的最有名文艺作品。

中共一直教育民众:长征是战略转移,把共产党和红军根据地从江西瑞金转移到了西北延安;特别是贵州遵义会议(1935,1,15-17),确立了毛泽东在中共的领导地位,“挽救了革命,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是中国革命的第一大事。

*高华:被删除的文章文献价值高*

但是,根据红军长征记一书,很多事情并不是当局后来宣传的那样。高华说,“这本长征的回忆文本的文献价值最高,因为它最真实,最质朴,是迄今为止所有有关长征回忆的最初形态。”

高华说,直到1954年,中宣部才将此书更名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长征记》,在内部发行的党史资料上分三期发表。这次发表,删去了何涤宙的“遵义日记”等五篇文章。第二年,人民出版社出版了这本书,仅“收入54年版本的51篇文章,”仍然没有收入何涤宙这篇“遵义日记”。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一书作者高华说,在人们的认知、记忆和印象中,参加长征的同志每天冒着枪林弹雨,食不果腹,被迫吃草根、啃树皮,而遵义会议则是决定红军和革命前途命运的一个划时代的转折。

*遵义日记:红军在遵义下饭馆做皮衣*

但是,何涤宙的《遵义日记》,却“写了干部团(红军大学)的几个红军干部在1935年初进入遵义城后的十天里,经常去饭店点菜吃饭,而店主因生意太好,炒辣鸡的质量越做越差;作者还利用空闲时间,把组织分配的打土豪获得的一件皮袍送去裁缝店改做皮衣,被贪小利的裁缝偷工减料,生了一肚子气。对遵义会议,“反而没一字的描写。”

何涤宙的遵义日记详细写到他在遵义的十天,既没有去学校进行革命宣传,又写到红军干部和遵义学生打篮球比赛,跳舞联欢,处处真实可信。

*长征组歌:遵义会议放光辉*

遵义会议,是长征途中的红军高层在遵义一次会议,中共后来认为这次会议在中共历史上至关重要。参加了长征的肖华作词的长征组歌“遵义会议放光辉”这段唱道:

苗岭秀,旭日升,百鸟啼,报新春。
遵义会议放光辉,全党全军齐欢庆。
万众欢呼毛主席,马列路线指航程。
雄师刀坝告大捷,工农踊跃当红军。
英明领袖来掌舵,革命磅礴向前进。

*邓小平有无出席遵义会议?*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这样介绍遵义会议:这是一次政治局扩大会议,出席会议的有政治局委员和候补委员委员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陈云、张闻天(洛甫)、秦邦宪(博古)、刘少奇、王稼祥、邓发、何克全(凯丰),中央秘书长邓小平、红军总部和各军团负责人刘伯承、李富春、聂荣臻、彭德怀、杨尚昆、李卓然、林彪,共产国际军事顾问李德、翻译伍修权。

人民网是这样介绍的:政治局委员博古、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陈云、洛甫,政治局候补委员王稼祥、刘少奇、邓发、凯丰。红军总部和各军团负责人刘伯承、李富春、林彪、聂荣臻、彭德怀、杨尚昆、李卓然也参加了会议。“出席会议的还有中共中央秘书长邓小平,军事顾问李德和翻译伍修权。”

中国百度百科、互动百科也都提到邓小平参加了遵义会议。但是,海外出版的一些相关书籍和会议,都没有提到邓小平。当时中共最高领导人王明在其回忆录中说:当时政治局有12位委员,有五位缺席(项英留在原中央苏区,任弼时在红二方面军,张国涛在川陕苏区,王明和康生在共产国际),出席会议的7个委员是:博古,周恩来,毛泽东,邓发,洛甫,陈云,朱德。(哈耶出版社2009年版51页)

博古的侄子秦福铨在其书《博古和毛泽东》中说,遵义会议第一天(35年1月15日),参加会议的政治局委员是6个:博古,周恩来,毛泽东,王稼祥,洛甫,陈云,(至于人民网和中共网上所说的朱德,刘少奇,秦福铨说他俩还有邓发和凯丰是政治局候补委员。)

第二天,中共高层决定改为扩大会议。秦福铨说,增加的人:刘伯承、李富春、林彪、聂荣臻、彭德怀、杨尚昆、李卓然。“参加会议的总人数19人,10人有表决权”。秦福铨的书,也没有提到邓小平。(大风出版社09年3月版,121页)

旅英作家张戎及哈利戴所着《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也提到了遵义会议,也没有提到邓小平。历史学者高华在其《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书中,提到了刘少奇、林彪、王稼祥、聂荣臻,也没有提到邓小平。中国学者何方在其著作《党史笔记---从遵义会议到延安整风》一书中,用很长的篇幅(两章)谈到了遵义会议,也没有提到邓小平。海外的维基百科也没有提到邓小平。

*毛泽东在遵义会议上成为最高领导人?*

至于毛泽东在遵义会议上,其组织上职务上得到哪些提升,也有不同说法。中国和海外有各种介绍说,毛泽东在这次会上被提升为政治局常委。(共产党网、人民网,百度百科,互动百科,维基百科,秦福铨书,高华书,何方书)。

*王明:毛篡改伪造历史*

但是,王明在其回忆录中说,毛泽东“力图篡夺红军总政治委员的职务和党中央总书记的职务”,但没有成功。秦福铨在其书中说,遵义会议前一年(34年1月)中共中央在江西瑞金召开了六届五中全会,选出政治局委员12人:博古、张闻天、周恩来、王稼祥、项英、王明、陈云、康生、任弼时、张国涛、毛泽东、顾作霖;政治局候补委员5人:刘少奇、朱德、关向应、邓发,凯丰,并成了书记处(政治局常委),由博古、周恩来、张闻天、项英四人组成。在这个会上,决定设立总书记(《博古和毛泽东》18、19页),博古担任这一职务。

*张戎:毛在会议上只是加入书记处*

张戎在其书中(开放出版社2006年9月版 120页)说,莫斯科1934年1月认可的中共书记处有7名成员,四名在长征途上:博古、周恩来、张闻天、陈云;另三名是留在苏区的项英、中共驻莫斯科代表团长王明、以及红四方面军首领张国涛。

张戎说,遵义会议上,毛泽东“当上了书记处书记”。高华也说,毛泽东在遵义会议后期改组中央机构阶段,进入了“中央常委会”(高书:83页)。何方在其书中(利文出版社05年版7页)说,毛泽东虽然是政治局委员,但是,地位仍然在四名中央书记(政治局常委)博古、张闻天、周恩来、项英之下,没有什么“实权”。何方说,在遵义会议后,“很长时期里召开和主持中央会议的是张闻天(洛甫)。”不过,何方也说,1936年6月,张闻天给共产国际报告长征抵达延安后的情况时说,中共当时常委是:张闻天、周恩来、博古、毛泽东。

*遵义会议让毛成了军事指挥三人团一员*

各种资料都显示,遵义会议之后,毛泽东只是同周恩来、朱德一道,组成了红军最高领导机构[三人团],成为最高军事指挥部中的一员,主要任务是帮助周恩来。政治局常委分工是:博古负责组织工作,张闻天负责宣传,周恩来管军事,毛泽东帮助周恩来管军事。

*毛成为事实最高领导人是何时?*

在政治上,毛泽东并没有因为遵义会议就当上了中共最高领导人。按照何方的书中所说,中共最高层,一直到了1938年,对外宣传排名时,毛泽东排在第一的位置才固定下来。

*王明:西行漫记没写毛的遵义会议说法*

王明在其书中说,中共“伪造遵义会议历史”,他说,斯诺(Edgar Snow)多次同张闻天、朱德、周恩来、博古、彭德怀及遵义会议的其它参加者谈过话,这些谈话记录也都经过他们本人的审查,并发表在《西行漫记》中。

王明说:“然而,在斯诺的书中,逐字逐句、从头到尾、无论读多少遍,都无法找到毛泽东后来所捏造、那种对遵义会议历史的论述的任何痕迹。”(53页)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