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5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建国史话(152):共和党对塔夫脱 一派支持一派反


美国第27任总统塔夫脱

美国第27任总统塔夫脱

对美国前总统西奥多.罗斯福来说,1910年6月18号是令人兴奋的一天,因为他在这天结束了在非洲和欧洲的长时间旅行回到美国。几十万人聚集到纽约,发表演说、组织乐队表演和游行,欢迎他归来。

罗斯福在卸任总统后三个星期开始出国旅行,这次返回美国,受到热情欢迎,可以说是给旅行划上了完美的句号。罗斯福这次旅行基本上很成功。在非洲,他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打猎,打了许多狮子、大象和其它野生动物。他把这些猎物都带回美国,捐赠给史密森国家博物馆。

在非洲的狩猎之行结束后,罗斯福和妻子伊迪思一起前往欧洲。他们在意大利与意大利国王和王后见面,去维也纳,拜会了奥匈帝国皇帝。在德国,他们见到了德国皇帝威廉二世。

威廉二世邀请罗斯福观礼德国军队的盛大阅兵式。他对罗斯福说:“你是第一位和我一起观看德军阅兵式的平民。”两人握手,照相。在照片的背后,威廉二世写道:“当我们握手时,我们撼动整个世界。”

罗斯福夫妇还见到了挪威、比利时和荷兰的国王和女王,以及瑞典和丹麦的王储。在英国,罗斯福作为美国官方代表出席了英王爱德华七世的葬礼。罗斯福还在牛津、索邦等几所大学发表了多场演讲。虽然他参加了这么多活动,但这并不妨碍他阅读来自美国的报纸和信件。他看到的消息让他不安。

罗斯福曾带领共和党取得巨大的成功。但现在,共和党似乎陷入了分裂。党内出现两派,一派是支持塔夫脱总统的保守派,另一派是反对塔夫脱的进步派。罗斯福当年费大力气把塔夫脱推上了总统宝座。塔夫脱这个总统才当了一年多一点,可在这段时间里,他几乎已经和支持罗斯福的进步派分子彻底决裂了。

决裂的原因是,进步派希望塔夫脱像罗斯福那样精力充沛、激情澎湃地领导国家,用社会进步的梦想激起人民的热情。罗斯福就是这样的人,但塔夫脱不是。他高大魁梧,动作缓慢,他拒绝对事情做出迅速的决定。塔夫脱以前当过法官,所以他做决定时以事实为依据,而不会搀入感情因素。

塔夫脱总统为实施罗斯福开创的改革措施做了很多工作,但他做事的方式让却人们觉得,他其实是想要扼杀这些改革项目。在罗斯福返美前不久,塔夫脱给他写了封信。信中说:“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运气不如其他总统好。但是我知道,我取得的成就远远少于他们。我一直努力执行你的政策,但我做事的方法没能让事情一帆风顺。”

几周后,罗斯福回到了美国。他在纽约对欢迎人群发表讲话说:“我随时准备、也愿意为解决美国的问题出力。美国如果要实现它的鸿图大志,就必须解决这些问题。”罗斯福还给塔夫脱回信说:“我会在两个月内不发表演讲,不说话,但是,在闭嘴的同时,我会保持开放的思想。”

塔夫脱总统邀请罗斯福到白宫看他。罗斯福说自己去不了,不过,他会晤了很多反对塔夫脱的进步派分子。后来,罗斯福在麻萨诸塞州的总统夏季度假地同塔夫脱见了面。这并不是一次愉快的会晤。两位老朋友变得关系紧张。

那时,罗斯福已经站到了进步派分子的一边。他认为,塔夫脱背叛了自己当初推行的很多政策。在沉默了一段时间后,他决定重新走入美国人民。他接受邀请,参加怀俄明州的一个庆祝活动。

罗斯福乘火车前往西部。沿途,他在许多小镇和城市停下,发表演说。他大谈党内团结,试图修复那些使共和党力量削弱的分歧。但是,他提出的政策是进步主义的,因而遭到保守派的拒绝。

塔夫脱总统不明白罗斯福的意图。他说:“要是我能了解罗斯福想要什么,我会去做。可是,他什么都不告诉我。我觉得很受伤。他没给我机会来解释我的立场,或者去了解他的立场。”

罗斯福本希望他的演说之行可以帮共和党候选人在1910年的国会选举中获胜。但是,他的努力似乎失败了。共和党在很多州被民主党击败。在此后的一年里,罗斯福一直保持沉默。快到1911年年底时,美国各政党开始为1912年的总统选举做准备。

罗斯福觉得塔夫脱肯定不会获得连任。塔夫脱变得太保守了,并且和工商界利益集团关系密切。罗斯福认为,人民需要的是一位进步派总统,是一个像他自己一样的人。为此,他开始公开反对塔夫脱的许多做法。比如,塔夫脱提议同加拿大、英国和法国签订贸易协定,罗斯福则对这些计划提出批评。

塔夫脱非常不安。他对一个朋友说:“我很难接受罗斯福的这些攻击。除了让我这个总统更难当以外,我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看着曾经深厚的友情像沙子做的绳子一样粉碎,我很难过。”

那时,塔夫脱已经清楚,罗斯福想代表共和党参加1912年总统选举。要在以前,他会为此而高兴,他会乐于离开白宫。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罗斯福已经变了。塔夫脱觉得,罗斯福提出的政策太极端,他觉得自己有责任反对罗斯福和进步派分子。为此,他要寻求连任。

塔夫脱相信自己能够获得共和党提名,参加总统竞选,因为当时还是有许多党内大佬支持他的。在共和党提名大会召开前四个月,一些进步派的共和党州长向罗斯福发出了竞选邀约。他们催罗斯福尽快宣布自己参选,他们说罗斯福是可以带领美国进入社会进步新时代的领袖。

塔夫脱严辞批评进步派人士,他说:“这些人试图捣毁自由和代议政府的神圣殿堂。”一名记者请罗斯福对这个说法做出回应。罗斯福只说:“我已经参加战斗。”这意味着罗斯福是候选人。双方的矛盾公开化,罗斯福准备上阵了。

罗斯福在竞选演说中大骂塔夫脱。他的声音因愤恨而颤抖。他说,塔夫脱受保守派政客摆布,是社会进步的绊脚石,而且背信弃义。

塔夫脱必须对此做出回应,他在一次演讲中说:“我为此而心碎。我在这里要面对一位多年的挚友,要回应他对我做出的诸多指责。我否认所有这些指责。我不想和罗斯福斗,可我别无选择。”

演讲结束后,一名记者四处寻找塔夫脱。他看到塔夫脱一个人坐着,头埋进双手中间,眼含泪水。他说:“罗斯福曾是我最亲密的朋友。”

XS
SM
MD
LG